第一章 刨腹取子(1 / 1)

景泰六年,景泰帝为庆祝沈贵妃喜得龙子,在乾陵宫宴请群臣。乾凌宫内一片华丽,金碧辉煌。这些大殿的内柱都是由多根红色巨柱支撑着,每个柱上都刻着一条回旋盘绕、栩栩如生的金龙,分外壮观。

在这座高大巍峨的宫殿不远处却是皇宫内最凄凉的冷宫。

冷宫外杂草丛生,树木枯萎,只有野猫在这儿乱叫,冷宫内的墙角处长满了蜘蛛网,老鼠在殿内乱窜。

殿内窗户纸已经破败不堪,冷风在殿内回旋,窗户旁有一张发霉的草席,草席上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定睛一看,你就会发现那是一个女人,她的肚子轻轻的隆起,双腿被砍断,长长的头发遮住了脸,她的四周散发出恶臭。

冷宫的门突然被打开,进来了一个身材臃肿的太监,他手里拿着灯,在殿内找过来找过去的,等他来到窗户边看到那个女人后便立刻回头喊:“贵妃娘娘,逆贼在这儿。”

那个臃肿的太监喊完后,门口又进来了几个高高大大的侍卫,他们抬着一个珠光宝气的女人走了进来,并将那个衣着华丽的女人轻轻落在了窗户旁。

只见那女人抬手捂了捂鼻子讥笑道:“姐姐,没想到你也有这天呀!我还以为你会一直高高在上呢!”

草席上的女人听到声音后立刻抬头向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然而什么也看不到。

衣着华丽的女人看到她朝这边看过来,便哈哈大笑起来:“姐姐,你还以为自己眼睛还没瞎吗?你也不看看你现在这副鬼样子,鬼见了都会怕。”

随着女人抬头,可以看到她的眼眶里没有眼球,只有空空荡荡的窝馅,她用手拉了拉头发说:“沈玥璧,我要见陛下,我要告诉他我没有与大楚私通,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

听到她这么说,沈玥璧从步撵上走了下来,她伸出脚踩在了女人被砍断的腿上,然后踩了踩:“沈玥曦,你不会以为陛下还会见你吧?也不会以为我命人将你双腿砍断陛下不知道吧?”

沈玥曦听后不相信的摇了摇头,然后伸手将沈玥璧么脚推开:“不可能!秦煜不会放弃我的,我祖父和舅舅,还有父亲都还在,他怎么敢这么做?”

沈玥璧让那太监将她的脚擦干净,然后伸手死死抓住她的头发,将嘴靠近沈玥曦的耳边:“姐姐,你可能还不知道吧,您的外祖父和舅舅在知道您与大楚私通后被抓便起兵谋反了,父亲嘛,那就更得和你说说了,父亲他大义灭亲镇压了镇国将军府谋反,已经官拜宰相,步步高升了。”

沈玥曦不相信,她的外祖父忠君爱国,即使她真的私通被抓,他不可能谋反。所以外祖父肯定是被人陷害的。

“我要见父亲,我要告诉他外祖父一家是被人陷害的,你快让父亲来见我。”沈玥曦急切的说道。

看着沈玥曦气急败坏的样子,沈玥璧的心中畅快淋漓:“姐姐,我该说你是天真呢?还是说你傻呢?实话跟你说吧,不只陛下不会见你,父亲也不会见你!他们可是做梦都想让你死呢!”

沈玥曦朝着沈玥璧的方向扑过去,抓住了沈玥曦的腿:“为什么会这样?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是他们的妻子和女儿,他们为什要陷害我?”

沈玥曦激动的拉扯着沈玥璧的腿,沈玥璧见她这不人不鬼的样子冷笑起来“哈哈哈!妻子和女儿?别说笑了!你的存在对于陛下来说就是侮辱,你整天高高在上,对他的决断指手画脚,你认为天子会让你在他的头上作威作福吗?更何况你还不守妇道,竟然和大楚的帝王眉来眼去,试问哪个男人忍受得住?至于父亲那更是怨恨你!你的母亲为了嫁给父亲,竟然用权利来威逼父亲,害的父亲只能与我母亲分开,嫁给父亲后她竟然还不许父亲纳妾,最后是生不出儿子才把我母亲纳入府中,害的我母亲受苦多年。

你的母亲和你一样下贱,成了亲还到处勾搭男人,父亲早就容不下,最后还是父亲送她一程,才让她滚出了我们的生活!”

沈玥曦听着沈玥璧信誓旦旦的声音知道了这一切都是真的。但她不想相信。回想起秦煜对她的点点滴滴,她到现在都觉得是满满的幸福,可现实还是打了她的脸。

安王秦煜是先皇的第四个皇子安王的母亲是辛者库奴婢,一朝受宠便怀上龙嗣,但君恩难测,怀孕后的她不久便被隆庆帝所弃。

先皇子嗣繁多,以六皇子秦沅最受先帝宠爱,秦沅出身高贵,母妃更是宠冠后宫的徐贵妃;除以之外太子秦梥品行端正,是皇后嫡子,血统纯正。

不管如果继位都轮不到出身低贱的四皇子,但奈何沈家嫡女沈玥曦对他一见钟情,不顾外祖父一家反对嫁给安王,并举全家之力相助安王,使安王在一众皇子中脱颖而出。

助他登上皇位后,又替他入楚为质,历经五年质子之苦后最终回到大齐,回到齐国之后,她终于迎来与秦煜恩爱的帝后生活,然而好景不长,后宫佳丽三千,秦煜对她也没了好感,后来还将她的妹妹迎回了宫中,好在她怀孕了,本以为能使秦煜回心转意,没想到她竟然被自己从小宠爱的妹妹算计,沦落到此她也总算看清了所有人的阴谋诡计。

“你和秦煜是什么时候搞到一起的?”沈玥曦渐渐冷静下来。

看着沈玥曦又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她怒火中烧:“姐姐,说笑了,我认识煜哥哥可在你之前,不然你以为煜哥哥怎么可能会和你认识,我又怎么能如愿以偿当上沈贵妃呢!”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沈玥曦想起了她和秦煜的相识相知,原来这一切都是设计好的。自己苦心经营的感情,从头到尾都是骗局。

“姐姐既然该知道都已经知道了,那妹妹也就将今天的来意告诉姐姐了,今天我是奉皇上之命来送你和你那孽子上路的!”沈玥璧笑着说道。

沈玥曦不可思议道“秦煜他连我们的孩子都不放过?”

沈玥璧走到步撵前坐下:“沈玥曦,你是在说梦话吗?陛下可是要我先把你肚子里的余虐弄死,在让你上路的哦!你应该听过刨腹取子吧,我们今天就让你试一试!”

沈玥曦想起来与沈玥璧同归于尽,但却爬也爬不起来,那个太监使劲的按着她,她听到了一声拔剑的声音,然后感受到腹部一阵剧痛。

沈玥璧将她的肚子用力刨开,里面一片血红,好像还有一个胎盘在里面,她对着一旁的人吩咐道:“把这东西拿出去喂狗”

一旁的侍卫心中害怕,但又不得不从,只得伸手在那血淋淋地方里拿出了那个胎盘,朝门外跑去。看着沈玥曦已经破败不堪的身体,她阴阴一笑:“沈玥曦最终还是我赢了,哈哈哈哈!”

沈玥曦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她感受自己的孩子在流逝,但是她却毫无还手之力。她好恨,她恨自己眼瞎,恨亲人的背叛,更恨秦煜的利用。

沈玥曦眼眸中充满杀意,她看着沈玥璧歇斯底里的喊道:“如果有来世我一定要让你们血债血偿!”

看着倒在血泊中的沈玥曦,沈玥璧心中的那股恨意被喜悦取代。从此以后没有人能够在压着她了,她再也不用被别人看不起了,啊哈哈哈!!!

最新小说: 秦臻萧泓宇 游仙观,一切从末法之末开始 斗罗:从千仞雪开始签到装逼 师姐,请自重啊 我加载了猎魔游戏系统 刚刚被贬,你告诉我这里是遮天? 人在异界不想成仙 修真从培养灵根开始 忍界短视频,从点赞开始! 武侠:从笑傲江湖开始坑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