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催情香(1 / 1)

天色已晚,月光照在了皇宫的宫殿中。殿中一片昏暗,只有几盏烛火在风中摇曳,微弱的灯光照在了床头。

桌上有一个金色的香炉,香炉中焚着一股奇特的,在密闭空间中香味更加浓烈。

沈玥曦在躺在了殿内的床上,随着腹部的痛感逐渐消失,她渐渐苏醒过来。

她睁开眼睛看着床头的烛火,心里一惊,自己的双眼不是已经被被毁了吗?为什么现在还能看得到?心中的疑问还未解决,她就感觉身体内传来了一阵阵燥热,逐渐侵蚀着她的意识。就在她快要晕过去时,门外传来了人的声音。

一个声音尖细的太监压低声音说道:“殿内的催情香点了吗?通知四皇子了吗?”

随后一个声音微小的婢女,颤抖着说道:“点……点了,四皇子应该在路上了!”

随后那个声音尖细的太监笑着说道:“别怕,等这是成了,四皇子重重有赏!”

听到那人说四皇子,沈玥曦清醒了一点,她借着月光和烛光看了看四周,突然发现这个地方她好像来过。在她十三岁那年去参加皇后娘娘的寿宴时曾被人下药,困在了皇宫的偏殿中,后来被路过的四皇子所救,两人发生了肌肤之亲。随后四皇子便承诺要负责,决定在她及笄之年向她提亲。那时候她初次遇到这种事,不敢与父母诉说,只得偷偷瞒下此事。

事情发生过后,四皇子对她呵护备至,极尽温柔,她也逐渐喜欢上了这个翩翩公子,最后更是为了他不顾名节,名声也因此一落千丈,最后以死相逼,不顾家人反对嫁给了他。

想到这些,再结合刚刚门外两人的谈话,沈玥曦觉得她可重生回到十三岁那年,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秦煜应该很快就会过来了,她必须在药效彻底发作之前离开这里,不然又会落入秦煜的圈套。

沈玥曦从床上爬了起来,她扶着桌子向窗口走去,然后翻出窗外,顺着小路往前走去。

她越走感觉身体越来越软,这样下去不行,她必须找一个安身之所来等药效过去,不然如果有人看到,那么她名节就不保了。

她到处看看了,便见前方几米出有一座黑漆漆的宫殿,她想这时候皇后娘娘的宴会应该已经散了,而前面的宫殿却没有灯光,想来是无人居住的空殿,所以她便急匆匆的朝前面的宫殿走去。

她推开殿门走了进去,看到殿内无人,那颗惴惴不安的心终于平静下来,身体内的药效发挥了作用,她感觉体内好热,很想将衣服脱了,但仅存的理智在一遍一遍的告诉她自己不行如果有人进来看到她衣不蔽体那么她所有名声完了,同样也会让将军府蒙羞。

就在她警告自己时,殿门被打开了,走进了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沈玥曦因为意识模糊并不能看清他的脸,只是能感觉到他走进屋内将烛火全都点上。

男子好像看到了她,向她走了过来。沈玥曦立刻从头上拔下一根银簪,抵在脖颈上威胁道:“我乃尚书府千金,你要是想趁人之危,我就死在你面前,明日我外祖父要是发现我死在这一定会让你陪葬的!我警告你最好别过来。”

秦湛看着突然出现在他殿内的女子,竟然还威胁自己,顿时觉得很可笑。看她面色潮红,全身是汗的情况,想来是被人下药了,而且还是最霸道的情绝杀。

所谓情绝杀,就是只要中了此药要么与人欢好,要么等着药效失效,不过这种药的药效很强,能坚持下来的都会遭到药的反噬,男的从此不举,女的则会失去做母亲的权利。

沈玥曦见那人没有在往前走,便稍微放下了心,她觉得自己的威胁起到了一定作用,但她还是不敢彻底放松,只能时刻关注着那个男子的行动。

身体中空虚之感越来越重,她的头脑也再一次不清醒起来。为了保持清醒沈玥曦只能将银簪便着腿上一划,纤细的腿上立刻出现了血痕,她的脑子也清醒了很多。腿上的疼痛对于她来说并不算什么,比起双腿被砍断,孩子被刨出,这点痛简直就是点鸡毛蒜皮的小伤。

对于沈玥曦的这一行为,秦湛感到十分惊讶,她一个女子,为了保持清醒不被伤害,竟然能够忍受这钻心之痛。他开始正眼观察沈玥曦。

秦湛看着沈玥璧的脸,她约莫十二三岁,肤如凝脂,眉目如画,是一个风采动人绝色佳人,她身着一袭淡蓝色长裙,腰不盈一握,美的无暇,像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虽然面色潮红,但也没令她的姿色减弱一分,反而有一种别样风情。果然如外人称赞那样“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

沈玥曦的腿上涔涔流着血,越流越多,到后面直接连手都抬不起来了,她渐渐晕了过去。

沈玥曦晕过去后,秦湛心中闪过一丝烦躁,他走过去将她扶了起来,随后从袖口中取出一粒黑色的药丸,放入沈玥璧的口中,并将她抱起,朝殿内的卧床走去。

她将沈玥曦放在床上,然后从书房的内阁中找出金疮药和棉布,他将沈玥曦受伤的小腿撒上金疮药,用棉布包裹起来。

裹好之后,又为沈玥曦盖上被子,自己睡在另一头软塌之上。

最新小说: 秦臻萧泓宇 游仙观,一切从末法之末开始 斗罗:从千仞雪开始签到装逼 师姐,请自重啊 我加载了猎魔游戏系统 刚刚被贬,你告诉我这里是遮天? 人在异界不想成仙 修真从培养灵根开始 忍界短视频,从点赞开始! 武侠:从笑傲江湖开始坑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