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不见州长(1 / 1)

“今日赶过来把姑娘叫住,是想要给你一样东西。”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怀中拿出来一个荷包。

“这其中有一样东西,姑娘如今莫要打开。”

“若是今后遇到了什么为难的事情,可以去任何地方,只要有云间铺子,就将这其中的东西给他们看,必然能够保下自己的性命。”

温如玉声音温润,人如其名。

许清秋闻言,略有些诧异。

她虽不知道为什么,却也大概知道,云间铺子应该是和温府有关系的。

关于云间铺子,不管是白云县还是云州,她都曾经看到过。

这种店铺就像是现实中的连锁店一样,只怕是很多地方都有。

她微微愣了愣,之后连忙点头道谢。

虽说心里面不太想要欠别人的人情,可奈何自己如今这个身份的确是生命垂危,说不定什么时候危险就找上门,那就完蛋了。

她也不是那种不懂事的人,在如今这种情况下,必须要保护自己的安全,所以若是能够得到一件保命符的话,她一定会收下。

与温如玉告别,许清秋正打算离开。

料想男人突然伸出手,拉住了许清秋的手腕。

“许姑娘,我不知道你曾经经历了什么,不过如今我们竟然找到你了,就希望你好好的。”

“若是你真的能够记起来,我也希望……”

“公子。”

他话还没说完,旁边的书童小声的说了一句。

许清秋眨巴眨巴眼睛,此时满脸疑惑。

温如玉立马不再说了。

“抱歉。”

他窘迫的看着许清秋,收回了自己的手。

许清秋微微点头,自然跟着晏明轩离开。

等上了马车之后,晏明轩的脸色看起来也不怎么对。

至于坐上马车之后就一直看着那个荷包的许清秋,好一会之后收回心思,侧身看向晏明轩时眨了眨眼睛。

“相公,你怎么了?”

她刚才心里面一直在惦记着自己的事情,倒是没怎么注意到晏明轩的情况。

“无碍。”

晏明轩垂眸,目光在看到那个荷包的时候眼眸微闪。

“这个荷包……”

他薄唇微启。

“这个荷包啊!”

许清秋试探的看了眼晏明轩,随后赶紧笑着说道,“那位公子先前在白云县那边与我有过一面之缘,只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见。”

“既然他愿意帮我,按照我如今这样的身份,身边怕是危险重重,若是能够护住我的话,我也不会拒绝的。”

她态度诚恳的说道,而且这种话说的也并无道理。

毕竟现在自己的危机重重,身边没有一套护身符的话,都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我能够保护好你。”

他目光笃定,说到这里的时候,整个人特别认真。

而许清秋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尤其是在对上晏明轩目光的时候,忍不住笑出了声。

她捂着嘴巴,一双眼睛里面满带着笑意,认真的看着晏明轩。

“我看相公这个样子,应该是吃醋了吧?”

“相公,你若是心里面不舒服的话,就直接和我说,要不然我可是不知道的。”

她得意洋洋地朝着外面看了过去。

“也是,我家相公这么厉害,定然能够保护我,哪里还需要其他的护身符呢?”

她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手中的荷包,“要不然我还是直接扔了吧?”

嘴上说着,装模作样的就要把手里的荷包扔出去。

“等等!”

不过还没来得及,手腕就被晏明轩给抓住了。

“不管怎么样?这个或许今后能救你一命,还是留着吧。”

晏明轩的神色沉重,说到这里的时候十分复杂。

许清秋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笑容也收回了。

她嘴巴微微动了动,似乎是想要说什么,但是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

“相公。”

好一会儿,她微微抬眸,对上了晏明轩的目光。

“其实从昨日我知道自己身份的时候就已经想了很多。”

“虽说关于我的身份,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是……不管怎么样?我如今的身份都十分危险,像之前发生的那件事情,今后很有可能会发生很多次。”

“所以……”

“要不你带着娘和奶奶,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大家都不知情,我也不可能因为我自己有危险所以捆绑着你,我……”

她话还没有说完,晏明轩便沉声说道,“若是你今日要和我说这些的话,那就没有必要了。”

晏明轩转头,认真的对上许清秋的目光。

“我既然如今已经娶了你,那我就会保护你一辈子,相信娘他们也是一样的说法。”

他说到这里之后就收回了目光,朝着马车外面看了过去。

看那个样子,好像是不太愿意和许清秋继续这个话题。

她当然也看的明明白白的,这会儿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但是并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了。

马车慢悠悠的,最后到了州长府上。

刚刚下车,沈玉就神情复杂的说道。

“昨日的事情我和我爹已经解决的差不多了,反正算是惩罚了白都那个人,但是有一个情况必须和你们说一下,州长想要见许姑娘。”

沈玉收到这里的时候,特别的认真。

“什么?”

许清秋闻言,又惊讶了。

她心里面有些苦涩,实在不明白自己这么多时间经历的这些事情,怎么一桩一件都不怎么容易呢?

刚刚在温府才得到消息州长可能对自己有威胁,如果这个时候见到的话,一定不是一件好事。

没有想到刚刚回来就得到了这个消息。

“我……不行!”

她咬牙。

沈玉闻言,有些疑惑。

“就是见一面而已,主要也是想了解一下你,毕竟这一次的事情和你也有关系。”

沈玉说的这里也特别的认真,“再说了,最开始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是要见面的,只不过是因为这一段时间州长比较忙碌,所以一直拖延了下去,再加上州长是一个特别好的人,所以你也不用担心这一些。”

沈玉说到这里的时候,特别的认真,还以为许清秋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所以不愿意见。

而许清秋如今的脸色有些苦涩。

“如果实在是没有其他理由的话,要不然还是见一面吧,毕竟昨天的事情,州长也帮我们说话了,这也是一份情面。”

沈玉又说了一句。

许清秋眨了眨眼睛,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拒绝。

就在这种时候,旁边的晏明轩突然走了出来。

“既然不愿意见,那就是不见了,其中有一些事情,一句两句说不清楚,沈公子,若是可以的话,就说她被昨日的事情给吓到了,生病了,就怕是这几日都见不了人了。”

晏明轩的声音低沉,说到这里的时候特别认真。

沈玉闻言,只觉得奇奇怪怪的。

毕竟这里面的事情她不清楚,所以也不是特别的理解。

“就是真的有什么事情见过面之后也是可以说的,或者……”

“温先生说的。”

许清秋咬牙说了一句。

果然,刚刚说完这句话之后,沈玉的表情就微微顿了顿,似乎是在听到温云浮之后,有些犹豫了起来。

毕竟温云浮这个人的身份在大家心里面,其实是还算是不错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足够的有信服力。

沈玉原本还想要说下去的那句话,顿时哽咽在了喉咙里。

他神情复杂的看了眼许清秋,猜到多半和她的身份有关系。

“既然如此,那你回去好好休息吧,这件事情我会和爹说清楚,不管怎么样?都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他目光笃定,随后嘱咐了几句之后也就匆匆离开了。

而许清秋侧身看了一眼晏明轩,神情复杂。

最新小说: 木叶:虚假的宇智波 御兽之从契约玄兵兽开始 开局龙蛋加入聊天群 我的精灵风靡全球 游历万界的永生者 斗破之易宝系统 从爱情公寓开始的影视世界 萌娘精灵宝可梦 我在原神玩聊天群 斗破之我居然是萧家老族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