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都市言情 > 镇守魔窟:我被校花直播了 > 第26章 天变,魔窟乱,魔物生

第26章 天变,魔窟乱,魔物生(1 / 1)

镇魔令!

一个身穿白衣,一半仙气,一半魔气的男子,从镇魔令中走出。

诗仙太白。

“你是谁?”

雷鬼如临大敌,身上雷霆窜动,凝出一道道雷龙来,发出滋滋声响。

魔奴与猩火也是做好出手的准备。

阎家三人,先是眉头大皱,随后直接身形爆退,朝着林夕他们逃逸的方向跑去。

他们不识视线太白,但是他们知道镇魔令!

在阎家的祖籍上有记载,那是他们摩罗之主独有的魔奴。

“后人,你竟不识我诗仙?”李白魔瞳中现出一抹冷光。

后人竟不识他诗仙太白!

这让他身上魔气压过了仙气,一剑落下,漆黑的凤凰冲天而出,化作一柄魔剑,朝着三个异人横斩而来。

“雷龙盾!”

“魔牌!”

“火盾!”

雷鬼三人不敢大意,瞬间竖起最强防御。

然而,面对这一剑,一切都是枉然。

嗤!

三人直接刹那湮灭,化作三道魔魂,被诗仙太白收入镇魔令中。

“若不是魔主有令留活口,你们三人,当千刀万剐!”

话落,魂入镇魔令,慢悠悠的朝着远处飘荡而去。

好不容易出来,他自然要去找些酒喝再回去。

……

“面具杀手团出手了?”千机岛阎秋直接捏碎了手中的茶杯,“难道你们没有通知过老七,林夕是主上之女吗?”

“现存的十三摩罗,我们都通知过了,尤其是七爷那边,我们派去了三波弟子,但是现在为止,没有一人回来!”阎秋的儿子阎一刀说道。

“你的意思是,老七背叛了主上?这绝不可能!”阎秋再次动怒,“十三摩罗中,说谁背叛主上我都信,唯独老七我不信!他们七杀殿对主上的忠诚不在我之下,而且有镇魔令的束缚,他们更不可能有叛逆之心!”

“一刀,你亲自走一趟,我要知道七杀殿那边的情况!”

阎秋命令落下,随后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文才,思凡娱乐当年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电话中传出林文才的声音:“八九不离十,幕后的人的确是司马家,但我怀疑,司马家的背后还有其他人在暗中动手脚!”

“我要的不是怀疑,我要的是确凿的证据!还有,你可查到主母现在的情况?”阎秋冷声说道。

“毫无音讯。”林文才只说了四个字。

“继续查。”阎秋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司马家!哼,一个黑暗中的老鼠,也敢算计吾主!”

呢喃着,阎秋走出了门外,坐上备好的直升飞机,离开了千机岛。

……

“该死!中计了!”

看着满地尸体,负责拦住面具杀手团的三个阎家弟子,顿时大骂一声。

十名阎家一等一的护卫,竟然全部身死,都是被一刀毙命!

庆幸的是,这里面并没有林夕和王月儿的尸体。

“追!”

三人再追,直到查看了整个停车场,与包围整座大厦的护卫们汇合,都没再见任何一个其他的活人,更没有看到林夕和王月儿。

仿佛两人,直接消失了一样。

而在林凡这边,正在喝茶的他,似有所感,抬手间,一副画卷现在眼前。

画卷的落款,唐寅。

王月儿和林夕从画中悬浮出来,被林凡放在了沙发上。

两人已经昏迷了。

“那边什么情况?”林凡探查一番,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有些惊吓过度,睡一觉就好。

“有两只魔魂出手,实力不在我之下。”镇魔令中传出唐寅的声音。

“那些老东西,果然是耐不住性子了吗?”林凡轻声一笑,也不愤怒,兀自喝着茶,“太白呢?”

“应该是去找酒喝了。”唐寅没好气的说道。

他也想喝酒!

若不是要先把魔帝之女送回来,他也去找酒喝了。

“另一个呢?离开的时候有没有说什么?”林凡再次问道。

“奥,那个狗鼻子啊,说是闻到了一些熟悉的味道,就走了。”唐寅回答。

“好了,你可以去休息了。”林凡摆摆手下了个命令。

“好嘞!”唐寅突然有些兴奋的说道,然后画前出现一枚镇魔令,眼看着就要将画连魔影一起收进去。

却被林凡制止,“画留下,就当你这次失手的代价吧。”

“魔主,我已经千年没有画过一幅画了,这一幅,您不能没收啊!”唐寅瞬间就要哭了。

他一个画痴,千年不让他动笔作画,这和杀了他没什么区别!

“为你好。”林凡也没多说废话,一掌拍过去,唐寅进了镇魔令,这副画留了下来。

再手一挥,画上魔气瞬间驱散,画的真容落在眼前。

落款仍旧是唐寅。

但这画,墨迹未干。

这小子,居然还能抽空画出一幅画来!

“当了千年的魔,受了千年的罪,居然还不知道自己的魔心是什么?”

“就这一张画,你至少要再受百年的罪!”

执念成魔!

一切皆是原罪!

林凡继续喝茶,等着林夕两人醒来。

但当他看到林夕那凝皱的眉头时,心中突然有了些不忍。

“虽然很不想让你接触异人的事情,但是没办法,在我出世的时候,这个世界的天就要变了,早一点接触,对你也是些好事。”

林凡无奈叹息一声,便继续喝茶。

上次入世,魔窟乱,魔物生,这次也不例外。

天变虽迟但到。

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主上,阎家有罪!我把小主弄丢了!”阎秋声音中带着哭腔。

很难想象,一个几百岁的老头子哭,是什么样子。

“他在我这里,没什么事情的话,挂了吧。”

林凡说完,便挂了电话。

他就没指望阎家能护住女儿。

没有修炼魔典的摩罗,不过是强一点的普通人罢了,根本不可能和魔物相比。

林文才的别墅,空旷的私人飞机场上。

阎秋挂断电话,抹干净眼泪,顿时高兴的像个孩子一样,“谢天谢地,小主没事!”

随后话锋骤冷,“林文才,我不管你顶受多大的压力,司马家的老贼,今日必须活捉!”

“明天我来开宴,为小主赔罪,到时候,这个司马老贼必须要当面给小主叩头认罪!”

“这件事你若做不好,你应该知道后果!”

“当年你们茅山办事不利,没能成为主上的麾下摩罗,这次你若再办不好,那你们茅山,便不会再受到我们阎家任何的支持!”

“懂了吗!”

最新小说: 钓鱼:我盘哭了老板 龙腾西洋 女总裁的最强狂兵 我的女神白月光 团宠三岁半:小奶包又萌又飒 重生我真没想当暖男 吕布的人生模拟器 开局就是巨星 错嫁成婚:总裁的私宠甜妻秦舒褚临沉 十块钱挑战求生节目被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