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玄幻魔法 > 杂牌天师录 > 木龙篇 第四回 肉体凡躯难敌手 三星耀月震元心

木龙篇 第四回 肉体凡躯难敌手 三星耀月震元心(1 / 1)

“怎么样,你好些了吗?”宁玦将岳馨瑶从地上搀扶起来,眼里尽是关切之色。

岳馨瑶干咳几下,气息渐稳,道:“你…你…你怎么来了。定是外公和你说的吧,想不到你居然跟踪我。”岳馨瑶虽然脸上不悦,嘴里尽是对宁玦的责怪,但内心却十分欣喜。这木龙是她对付过所有的妖精里最为棘手的,要不是宁玦来的及时,不然自己恐遭变数。

宁玦道:“是二爷嘱咐我,你这几日可能会有所动作。他怕你又和上次一样,惹出祸端,才吩咐我来看住你。”

宁玦身为刑门弟子,自幼与岳馨瑶一齐玩耍长大。但性格与岳馨瑶骄纵蛮横的脾气既然相反,甚是温润老成。再加上他比岳馨瑶又大上几岁,平日里自当以兄长身份来相待。

木龙见这二人在此喁喁私语,全然不把他放在眼里。心中怒意大生,上前吼道:“喂!你们两个,话说够了没!等会我把你们送到黄泉路下,自然有花不完的时间来说!”

宁玦不理会他,朝岳馨瑶问道:“这妖精是什么来头,竟然能将你们逼成这样。”

岳馨瑶摇头道:“我不知道。别看他现在这幅模样,发起狂来,可真当时吓人的很。”

宁玦道:“那万一,我也打不过他怎么办?”

岳馨瑶低声道:“不会不会。我已经将外公的法宝偷了出来。只要我能将法阵打开,收服这只妖精,相信就易如反掌。但是,我还需要你帮我做件事。”

宁玦问:“什么事?”

岳馨瑶道:“灵宝的摆阵需要时间,你只需要帮我拖住他一会即可。”

宁玦皱眉道:“你不是说你拿的是老天师的法宝么,既然是法宝,直接使用即可,你为什么还需要时间。”

岳馨瑶道:“我这回拿的灵宝,只是作为功法的辅助物。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灵宝,我需要摆阵来激发它们的功效。”

宁玦的眉头渐渐舒缓开来,道:“好吧,我暂且去试试。”说完,从缓坡一跃而下,朝木龙走去。

木龙见宁玦一步步朝自己逼来,步履矫健,脚底生风,恐是个身手不凡的高手,不由得谨慎小心起来。

“请!”宁玦左手背后,伸出右掌,作出战斗的邀约。

“你们一个个简直有病,打个架还摆什么姿势。”木龙骂道。

谁料木龙话音刚落,刷的一声,宁玦的身影就在原地消失。再看时,木龙眼前已然出现一个手掌,朝他脸上袭来。

一眨眼的功夫,宁玦已逼至木龙跟前!

这宁玦平日看起来温和尔雅,衣袖清风。可打起架来,却一点都不含糊。木龙见他身手如此迅速,大不敢马虎。很快,二人便纠缠在一起。

木龙已发现,眼前这个少年的功法明显与刚才的小妮子不同。小妮子擅用符咒,虽然威力甚猛,但工夫颇繁,自己倒好对付。但这少年修更像是一个武者,一拳一式,如同狂风暴雨般,密不透风,有些压的他喘不过气来。好在自己力气蛮大,肉身刚猛,逐渐的,少年已落下风。

宁玦修习的掌法名为百花掌,一招掌心炽红莲,可攻可守,刚猛无比,在同辈里已少有敌手,可今朝却碰到同样顽硬的木龙。尽管木龙出招毫无章法可言,但仅凭天生的一身蛮力,宁玦也讨不到好。

两人的身影在林里快速的闪烁,所到之处,草木飞折。

岳馨瑶趁二人缠斗之际,连忙在地上开始铺设法阵。她所要施展的法阵名为三星耀月降妖阵,是天师府沿传下来的一套古法。所需法器为三个编钟。她自己没有好的,只能从外公那偷来他平时所用的。她从包里一一拿出三口青铜编钟,摆放作三角式。上钟为日,下面两个分别为月和星。最后只需用朱砂在草地上围绕它们画完法印,法阵即可完成。

“糟糕,我忘带朱砂了!”岳馨瑶一拍脑袋。

可现在哪里还容她跑回去拿朱砂,情急之下,她只能咬破自己的手指,用自己的血来画出法印。手指的血量微少,岳馨瑶咬完右手,咬左手,才将法阵画完。

“怎么样啊小姐!宁公子那边已经快撑不住了!”素尘在水里大叫,他已经看到宁玦好几次都被木龙击飞出去了。

“好了好了,莫催!”岳馨瑶站起身,怒目圆睁,朝木龙大喝道,“妖怪,看看这是什么!”

正酣畅在激战中的木龙,闻言停了下来。望向岳馨瑶处,只见她手指轻捻,催动法力,三个闪着奇异光芒的暗绿色物体,从草地上飞了起来!

三星耀月法阵自完成起,法器便可自动追踪在场的妖怪。只见那三口幻化巨大的编钟,径直地朝素尘飞去!

“飞错了,这边!”岳馨瑶直指木龙。

“什么故弄玄虚的东西?”木龙见三口编钟向自己飞来,竟也不躲避。三口编钟飞在木龙头顶,组成一个轻纱般的屏障,将他的周围笼罩起来。

“当!”

只听第一声震耳欲聋的钟响,木龙竟然抱头道:“啊!”脸上尽显痛苦之色。

“当!”“当!”“当!”

钟声不绝如缕,木龙在屏障里捂着自己的脑袋不停的嘶吼,翻滚。

当青铜钟响出第四下时,木龙竟然变回了原形!在屏障里撞击翻飞,可骤然增大的身躯,也没能突破掉青铜钟的屏障,屏障随着木龙的变大,自己也跟着变大。

最终,木龙耗尽身体的力气。像一滩烂泥瘫软在地上,岳馨瑶见它已然没有反抗的余地,顺手多“当”了几下,才将法阵给收了回去。

随着木龙的倒下,困住素尘的水球也随之瓦解,水珠都溅落在草地上。宁玦拍拍衣襟上的尘土从树林里走出,显得有些狼狈。

这下,三人才有机会靠近,看看这个“怪物”真正的模样。只见它趴伏在地上,身体大汗淋漓,脊背上的毛发都被汗水给沾湿。说是龙,倒也不像龙。硕大的脑袋就像一块被水泡发的白色木头,看起来甚是滑稽。只有加上它修长的蛇身,才是初具龙象。

虽然眼前的木龙看似已经脱力疲惫,但岳馨瑶仍是不敢掉以轻心,紧紧捏着黄符,以防它借机反扑。

“喂,你叫什么名字?”岳馨瑶问。

趴在地上的木龙,有气无力的看她一眼,道:“老子叫敖杉。”

“敖杉?”岳馨瑶笑道,“你这厮也真是有趣,长得像龙,就真以为自己是条龙了?竟然还用上了四海龙族的姓氏。”

敖杉道:“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这名字就是我娘给我取的,我从小就叫这个名!”

“大言不惭。”岳馨瑶冷笑道,“那你说说,你娘是谁,为什么要给你取这么一个名字。”

敖杉回道:“关你屁事!”

岳馨瑶道:“得得得!嘴硬是吧,我们待会带你回天师府,看你到时候还说不说。”

敖杉道:“不用带回去了,就在这里罢!早听闻你们人类修道者道貌岸然,心狠手辣,不知残害了多少妖族同胞,今天算我技不如人,算是栽在你们手上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三人闻言,相视一笑。

宁玦笑道:“你这妖怪,倒是有骨气的很。不过,你恐怕是误解我们天师府了,我们天师府的人,可从来不会滥杀无辜。”

“道貌岸然,衣冠禽兽……”敖杉显然是不相信宁玦所说,仍旧对这三人骂道。什么“乌龟王八”“男盗女娼”,只要是自己自幼听到过的,也不管适不适用,全部给骂了出来。

岳馨瑶不去理会敖杉那些污言秽语,巡视地上,却突然发现离木龙嘴边附近的草地上,躺着一颗不大不小的圆珠。

“咦?这是什么。”她俯身从地上将圆珠捡起,竟还携带着一些腥臭的涎水。圆珠呈青黄色,冒着许许的华光。,表面还粘着许多的黏液,让岳馨瑶忍不住皱眉。

“放下它!这是我的龙珠!”敖杉看清岳馨瑶手中之物,惊慌叫道。“定是刚才钟响的时候,把它给震了出来。”敖杉心中暗叫糟糕。

“这是你的龙珠?”岳馨瑶歪头看向敖杉,脸上写满了不解之色,“是木珠吧!你真是猪鼻插葱扮大象,扮上瘾了,还龙珠!哈哈哈哈。”

“不过……”岳馨瑶又道,“不管它是什么东西,我先替你收下保管了。”说完,她皱眉将木珠擦了擦,嫌弃的将它放进了自己的包里。

“不,将它还给我罢!我可万万不能离开此地!”敖杉哀求道。眼前三人不知,这珠子可是蕴含了他七分的法力。

宁玦听他央求自己不要带他离开这里,深感好奇。可一问敖杉原因为何,敖杉却又支支吾吾的不肯诉说原因,只是一味的重复归还龙珠的话。

“好了!”岳馨瑶对敖杉的话不作理会,只是拍拍挎包,开心道,“今日可谓是大功圆满,咱们打完收工!”

最新小说: 秦臻萧泓宇 游仙观,一切从末法之末开始 斗罗:从千仞雪开始签到装逼 师姐,请自重啊 我加载了猎魔游戏系统 刚刚被贬,你告诉我这里是遮天? 人在异界不想成仙 修真从培养灵根开始 忍界短视频,从点赞开始! 武侠:从笑傲江湖开始坑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