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玄幻魔法 > 杂牌天师录 > 木龙篇 第七回尽有狂言容数子 每从来回厕诸公

木龙篇 第七回尽有狂言容数子 每从来回厕诸公(1 / 1)

夜晚,桐澜小区的1303灯火通明。

岳馨瑶,素尘,敖杉三人围着张桌子正在吃晚饭。

敖杉坐在两人的旁边,迟迟没有下筷。。

素尘道:“你别太拘谨,把这里就当做自己家。从今以后,我就是你大哥了。”

敖杉眼里闪过一丝冷峻,道:“不想挨揍的,就闭嘴。”

素尘捧着饭碗继续低头吃饭。敖杉不忍问道:“你作为墨妖,也吃人类的食物么。”

素尘道:“多多少少吃点,我靠吸食灵气也可以存活。但人类发明最好的东西就是美食,你尝过就知道了。特别是小姐她,做菜的手艺还是不错的。”

敖杉犹豫片刻,刚要动筷,却听到门铃一响。

岳馨瑶将门打开,看见一个穿着卫衣戴帽的男人站在门外,他将手插在口袋,头低的很低。

敖杉的鼻翼翕动了一下,皱了皱眉。

“妖气……”

“奔波儿灞?你怎么来了。”岳馨瑶手插着腰,看着眼前的这个卫衣男。

卫衣男抬起头,露出一张肥硕猥琐的脸,道:“岳小姐,嘿嘿。上次你答应我的事,还算数吧。”

岳馨瑶皱了皱眉,道:“怎么,我答应你什么了?”

卫衣男忙赔笑道:“您贵人多忘事,上次您答应我,只要我给你提供情报,我上回倒腾那东西的事……您就可以既往不咎。”

岳馨瑶沉吟道:“有吗?我想想……啊!我记起来了,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想让我既往不咎可以,得看看你说的东西,合不合我的胃口了。”

“一定一定。”他将头往里头探了探,“您家里没别人吧,说话合适吗?您到时候可别往外传是我说的,不然我可就没法混了。”

“说吧。”岳馨瑶有些不耐烦了。

卫衣男低语道:“最近扬州城来了一伙扒手团,十分猖獗。他们主要活动的范围我已经去打听过了,主要在城南地铁那块。您看,这情报够分量吧。”

“还行吧。”

“那我上回的事情……”卫衣男试探的问道。

“就先这样吧,老娘还要吃饭。”岳馨瑶心想:要不是老娘急着要成为正牌天师,我才懒得来管你们这些破事。

“诶,好嘞。”卫衣男喜道,“小的就先行告退。不打扰岳小姐您了。”

岳馨瑶合上门,慢慢走回餐桌坐下。

素尘见她沉默不语,问道:“小姐,发生什么事情了?”

岳馨瑶却笑了一声,道:“同志们,我们抓紧吃饭,明天准备干活。”

城南地铁七号线,位于扬州城的西南端。此地地处城里交界,人流量巨大。扒手团将作案地点放在这里,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决定。

快速飞驰的列车里,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正握着扶手,看着手机。随着广播的声音响起,列车到站。列车门打开,里头人群如鱼潮般涌出。每天的这一刻,中年男都会幻想自己是一个皇帝,被人簇拥着,往前挪去。

和人群分开后,中年男呼了口气,放松下来。他回头看了看身后拥挤着,想要上车的人群,正欲转身就走,却冷不防的被人撞了一下。

他定睛一看,撞他的是个戴着鸭舌帽的年轻男子,年轻男子抱歉的对他笑了笑,中年男子见这年轻人如此有礼貌,也对他还以笑意。

等他离开地铁站,走了几步,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糟了,我的钱包!”他连忙将手伸至自己的裤兜摸了摸。

还好,手机和钱包都在!他松了口气,看来那小子并不是一个小偷。头顶朗月当空,他继续往家中赶去。

列车里,之前那个鸭舌帽青年活动活动了自己的脖子,从兜里掏出了一叠百元大钞,开始细细数起来。

“这傻子,想必还没发现他的钱包已经空了,呵呵。”青年心中暗自偷笑,他已经在这块地盘呆了许久。能让他偷这么多回,但仍隐藏在阴影之下,不让被盗人察觉到自己是在这个地铁站丢东西的,全凭他的一个小伎俩。那就是不偷手机那些一丢就容易察觉的物品,而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拿走那些人们疏于防备的东西,要不是这回他故意撞了那个中年男戏耍他一下,可能中年男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钱包里的钱是在哪丢的。

这回,他又看中了等在列车们旁的那个中年妇女,他已经盯了她好几个站。那女人衣着简单,但手上的那个翡翠镯子却碧绿通透,一看就是价值不凡之物。

列车到达下一站,车门打开。此时正是那女人掉以轻心的时刻,青年目视着那女人离去。待他收回目光时,他的手腕上竟突然多出了一个东西,正是那女人之前戴着的镯子。

青年撸起袖子将它取了下来,微笑着开始把玩。

正当他将镯子放在灯光底下看的时候,一旁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这镯子不错啊,看着真漂亮。”

青年一怔,连忙把手一缩,将玉镯放回兜里。

身旁人道:“别紧张啊,我只是恰巧懂点这个罢了。您要不介意,我可以把您看看,估个价。”

青年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姑娘,一头栗色短头卷发,模样清纯可人,看上去似乎对人无害。就将玉镯又戴回手腕,将手伸了过去。

姑娘看了看这玉镯道:“种水是高冰种,具体是不是天然的,我现在也不好判断。不过看这色头很不错,接近满绿。的确是个难得的佳品,但要说很好也算不上,值个中六吧。”

“中六?那是多少。”青年男子皱了皱眉,表示不解。

姑娘哈哈一笑,解释道:“就是值个几十万。”

听到“价值几十万”这句话,青年男子紧皱的眉头一下舒缓开来。甚至昂扬喜悦之情跃然于脸上。几十万,这数目可不低,这一晚上的收入就够他之前忙活几个月的了。

“不过呢,您把玩把玩一段时间就得了,倒时候还得给人家送回去?”姑娘道。

“送回去?”青年的脸一下冷峻起来,“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东西本就是我的,送还给谁?”

姑娘努努嘴道:“就之前那个大婶啊,我看你盯她好久了。”

青年神色大变,寻常人不可能发现他的手脚。他已经意识到了什么,颤声道:“你都知道了?敢问你是……”他心中仍存侥幸,在对眼前这个女孩的身份做最后的确认。

女孩微笑,露出一口白牙。

“很不巧,在下天师府,岳馨瑶。”

青年听到天师府这三个字,整个人一下子就像掉入了冰窖。他两股战战,几欲逃走。但他的手腕此刻已被岳馨瑶抓的铁牢。

“我劝你别乱动,不然我等会对你就不是那么客气的了。”岳馨瑶冷声道。

青年虽然心中慌乱,但还是镇住了自己的手脚,道:“此地人多眼杂,就算你是捉妖人,你也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对我动手,你没有那个本事。”

“我劝你不要乱来,下一站就快要到了,你只需乖乖和我下车,我就不会为难你。”

列车在黑暗的通道里飞速行驶,人们都低头倾神于自己的手机。青年细小的眼睛转了转,发现没什么人在关注这里。

除了坐在他们对面的一个小女娃,正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自己。

如果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要是真和这女人回去,自己指不定会碰到什么更糟糕的事。

“呲溜”一声响,岳馨瑶原本紧握着的手一空。青年原来鼓鼓囊囊的衣服也瘪了进去。岳馨瑶大惊,连忙抓住青年的衣服一抖落,却发现里面已然没了人。

从衣服里滑落出一只锦毛耗子,落在地板上,头也不回的蹿进了人群里。

“妈妈,妈妈!”小萝莉伸手摇了摇身旁正在玩手机的母亲,“我看到有个哥哥变成了空气!”

一旁的母亲头也不抬,只是随口回道:“嘘!大白天的,别瞎说。”

岳馨瑶心中又惊又怒,这小子,居然选择在这么多人的眼皮底下化形!

今天我非得把它找出来,剥了它的皮不可!

岳馨瑶拎起挎包,开始沿着长廊寻找。

好在现在已过了上下班的高峰期,岳馨瑶一面从人群里走过,一面开法眼找寻。列车即将到站,她必须在列车到站前,将这只锦毛耗子给找出来。

法眼一开,眼前的景象一下子就辽阔起来。所有不相干的人,她都能将其排除在外。只需找到对应的灵气聚集物。

“找到了!”

那自以为是的锦毛耗子,缩在一个人脚边,自以为自己万事大吉。岂料在岳馨瑶的法眼里,他就如同万绿丛中一点红般那样明显。

“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岳馨瑶默念口诀,伸出两指,如箭般的向那老鼠一指。红光从指间射出,却中了老鼠旁边那人的脚踝。

“我靠,指歪了。”

那人哎呦一声大叫,脚踝又酸又麻,连忙俯身揉搓。锦毛耗子大惊,看见不远处的岳馨瑶,连忙拔足狂奔。岳馨瑶也立即追了上去。

众人看见车厢里突然蹿出来一只大耗子,不免失声惊叫,慌作一团。老鼠在人们的脚底下,跑来跑去,使得他们拥挤在一起,彻底挡住了岳馨瑶的路。

岳馨瑶看见这耗子精就要成功逃走,慌忙下,也顾不得那么多,开始朝奔窜的它乱指。

一时间,“哎呦”声,“我靠”声,充斥在车厢里。也不知是因为脚踝酸麻,还是被这乱蹿的大耗子给吓的。

终于,在好几回失误过后,岳馨瑶射中了那只锦毛耗子。耗子精“吱吱”叫了一声,竟又幻化回了人形,赤身裸体的暴露在车厢中央。

“嘿,大家快看嘿,裸男。”

“沃日,什么情况,这年头还有人玩裸奔?”

众人纷纷拿起手机,开始对眼前的这个裸男进行拍照。

“糟了,小姐,再这样下去,事情就容易闹大了。又得通知府里的人来给他们清除记忆。”素尘在包里对岳馨瑶传声道。

“我知道了。”岳馨瑶低声道,“我现在就速战速决。”

耗子精看见大家对自己拍照,一下子羞愧难当,捂住了自己身上的重要部位。突然,他看见岳馨瑶正满脸怒气的朝自己冲来,慌不择路下,竟然朝上一跃,将车厢上头冲出一个破洞,跃了出去。

“我去,这人什么情况,超人吗?快把他拍下来。”路人纷纷惊讶。

“这耗子精,找死是吧!”岳馨瑶心里真是无语到了极点。

“素尘,快使用障眼法!”她低喝道。

一股黑烟瞬间从她的拎包里喷薄涌出,充斥了整个车前。

“诶诶!什么东西,我怎么看不见了!”

众人都被黑雾笼罩,也不顾不得拿起手机拍照了。

岳馨瑶从车里一跃,也跃到了飞速行驶的车厢顶头。

那耗子精,正趴在地上,腥臭黄褐的尿液在他身下流出。敖杉则站在他的身前,表情淡然。

“跑啊,你小子有本事再跑啊!”岳馨瑶上前踢了他一脚。

这也不能怪他胆小,刚才从车里跃出后。本以为自己逃离了那疯女人的魔爪,一回头,冷不丁的看见隧道的上空盘旋着一个白色的巨大怪物,换做是谁,都会被吓尿的。

“我错了,不要杀我。我再也不逃了。”那人越变越小,变回了那只胖嘟嘟的锦毛耗子。

岳馨瑶将其拎起,道:“想饶命可以,带我去见你家主子。”

“嗯?”耗子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不见黄河心不死是吧。”岳馨瑶冷笑,“我说的主子,就是你们这帮小弟每月上贡的那个人。”

“不要啊,我要是带你们去见他,我会没命的。”耗子吱吱乱叫。

“那你要选择到时候再死,还是现在死呢?”

岳馨瑶眼中寒意顿生。

最新小说: 神级扮演之开局100块路费 全西游都慌了之我的徒弟都成圣了 道爷下山 破球之主 巫师:我带错了系统 龙归2008 斗罗:开局先霸占蓝银皇 崛起神祇时代 苦境:牧天诛邪 神级进化动物杀手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