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玄幻魔法 > 杂牌天师录 > 木龙篇 第九回四海青云疑神布 九州奇木未知情

木龙篇 第九回四海青云疑神布 九州奇木未知情(1 / 1)

东海,一望无际。碧波荡漾的海面上,成群的海鸥正在盘旋飞翔。突然,鸥群里的一只健壮的成年灰鸥迅猛的朝海面飞去,直扑它的目标物——一只浮在水面附近的黑鱼。

正当它的利爪快要接近黑鱼时,黑鱼突然从水中跃起,像是已然等待灰鸥许久。黑鱼甩动身体,尾巴正好击在灰鸥身上。灰鸥惨叫一声,羽毛纷飞,落在海里不动了。

黑鱼抖了抖身子,似乎是对不自量力的灰鸥发出嘲笑。它沉了下来,朝远处游去。

黑鱼穿过一片平缓的沙地,又穿过一片复杂的珊瑚群。最终来到了一片水域前,它的面前,若隐若现的有华光浮动,似乎是有一片屏障。

黑鱼的鼻尖触碰了屏障几下,最终穿了过去。

它继续游动,身边的水也开始变得更加蔚蓝幽深起来。不多时,黑鱼最终停了下来。此处,已是深海千丈,一座占地愈万丈的城池映入眼,一阵阵金光从城中闪出,煞是引人注目。一条条游鱼在海中徘徊。慢慢游近城中,水族妖类也是越来越多。

只看见一座百丈高的海底山峰耸立在一片平原之中,不同于其他海底山峰的漆黑,此山竟是光亮无比,仿佛山中藏着什么似的。待走近之后,又看见一座十几丈高的朱红色石门印入眼帘。黑鱼穿过石门,在它眼前,出现了一片连绵的水晶宫殿。

它落在一个宫殿的石阶上,化作了一个黑鬓男子。

“来者何人!”殿外,两名虾兵正在守候。

“我是来呈密函的,我有要事要禀告龟丞相。”黑鬓男子将卷轴奉上道。

“既是秘使,那就快快进去吧。”虾兵确认了下密函,给黑鬓男子让了路。

正行宫,一只巨大的海龟正在御水前行。它硕大的龟壳布满绿苔,花纹凹槽里的螺母不计其数。它到达目的地后,蹒跚的走进了宫中,只见宫口的石柱上,从右到左写着一副字联。

“龙吟声威万物下拜,上天下地唯我独尊!”

宫殿中央,背身抚手站着一个人。他身高约莫六尺,宽肩阔背,健壮魁梧。身着锦衣华袍,尽显帝王之相。青年听闻声响,转过身来。宫殿里明珠发出的隐隐华光照的他面容熠熠生辉,容貌虽然年轻,但两只眼睛却炯炯有神,甚至夺人。此人就是如今的东海领主,少龙王敖羽。

“禀告陛下,之前在那头在外作乱的妖龙……”龟丞相见敖羽脸上不悦,连忙改口道,“妖孽,已经找到。据称,近日他出没在扬州城附近。”

敖羽道:“这畜生我听闻许久,非我东海龙众,但却在外冒用我们东海的名头招生祸端,履干坏事。侮辱我们东海的清誉不说,还擅自盗用四海龙姓。”

龟丞相点头附和:“陛下,如今龙公仙逝,老龙王又不知所踪。现在北海,南海,西海龙王对你一人掌管东海这件事早已心生不满,虽然他们明面上不说,但暗地里已对我们东海地盘虎视眈眈。这是欺负我们东海没人啊。再加上那妖孽屡次在外作乱,其余三海龙族在背地里都不知道怎么取笑我们。”

龟丞相顿了顿,又道:“再容他在世上,恐怕多生祸端。我看,不如趁这次机会,将那妖孽擒来斩首示众,不仅可以还我们清白,还可以重复东海声威。”

敖羽道:“传令下去,缉拿那畜生归案。”

龟丞相点了点头,离开了正行宫。

……

另一边,岳馨瑶从床上醒来。

此时才是清晨,她却再也睡不着,只是望着天花板出神。

前些夜里捉拿猫妖失败后,她和素尘寻敖杉不到,只能先回到家中。

正当她想要发作骂些什么的时候,素尘却“嘘”了一声,指了指客厅的窗边。

敖杉已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回到了屋中,就坐在这黑暗里呆呆的凝望着月空。

月光照在他半边身子上,更显得他清幽与冷寂。岳馨瑶将这幕看在眼里,心里暗叹这感觉和敖杉之前给人的形象大不相同。三者就这样站在屋里,一片沉寂,谁都没有先开口打破这片沉默。素尘几次张嘴想说话,但看看岳馨瑶,又闭上嘴。

终于,敖杉先开口道:“你说,这个世界上,人死了,真的会上天堂和地狱吗?”

岳馨瑶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敖杉道:“我小时候,每当我睡不着了,我母亲就会给我讲故事。她懂得很多,给我也讲了很多。包括你们人类的故事,她说,人死后,终会下地狱或者上天堂。无论你去到哪里,在生命的终点,都会有一面镜子。那面镜子会告诉你所想问的一切问题的答案,包括你是谁,你这一生干过的所有事。在镜子面前你不能撒谎,你也没法撒谎。我母亲从小告诉我,我来自东海。从那时起,我从小的心愿就是长大后去东海。可当我真正站在东海的岸边,看着那片大海的时候,我只感到陌生,心里有个声音告诉我,我并不属于那里。”敖杉转过头,看着岳馨瑶,眼里有光闪烁,“你能不能告诉我,我是谁,我究竟属于哪里?”

岳馨瑶道:“其实吧,你妈说的也不一定对。人死后去不去地狱我不知道,但地府倒是有。再说你也不是人,也上不了天堂……”

敖杉喃喃道:“是啊,我连人都算不上……”

岳馨瑶道:“你也别想那么多。你是谁不是很清楚么,你是妖。具体是什么妖嘛,你问问你妈不就得了……话说你妈是什么品种?”

敖杉道:“我母亲是芙蓉花精,她在很久之前,就去世了……”

岳馨瑶连忙道歉道:“抱歉抱歉……”她转念一想,花精的寿命也不过区区一百五十年左右。岳馨瑶又问道:“那你父亲呢?”

敖杉看向远处,“从我记事起,我就没有见过我父亲。他在我心里,一直是个模糊的影像。每逢我向我母亲问起关于我父亲的事,她都绝口不提,只是道那人是个负心汉。最多的,只是告诉我我来自东海,以后我终将要回到那里。至于其他的,我也不知道了……”

敖杉突然转过头,向岳馨瑶伸手道:“你将龙珠还给我,放我走吧。”

“啊?怎么突然说这种话。”岳馨瑶退后一步,“我们可是约法三章过的,你帮我收服完剩下三只妖精,我自然就放你走,不然……哼哼。”

敖杉道:“那是之前。现在你放走了李斌,他定会将我在扬州的事情都散布出去。到时候我恐怕会连累到你们,所以我一定要离开。等风头过了,我再回来兑现我的诺言。”

岳馨瑶哼了一声,道:“不就是一只猫妖吗,他还能只手遮天不成。难得你会替我们着想,这样吧,我明天就回师门,叫师兄弟们帮忙找找,在那猫妖散布消息之前,把它给逮回来。记住咯,扬州城可是姐的地盘。”岳馨瑶用大拇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姐,罩定你了。”

敖杉看了看岳馨瑶,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行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洗洗睡吧。”岳馨瑶拍了拍敖杉的肩。

最新小说: 秦臻萧泓宇 游仙观,一切从末法之末开始 斗罗:从千仞雪开始签到装逼 师姐,请自重啊 我加载了猎魔游戏系统 刚刚被贬,你告诉我这里是遮天? 人在异界不想成仙 修真从培养灵根开始 忍界短视频,从点赞开始! 武侠:从笑傲江湖开始坑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