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玄幻魔法 > 杂牌天师录 > 木龙篇 第十二回 否极泰来豪杰目 屋台有梦夜飞花

木龙篇 第十二回 否极泰来豪杰目 屋台有梦夜飞花(1 / 1)

雨夜风波过后,岳馨瑶等人以为危机已经解除,均放松懈怠下来。

傍晚,岳馨瑶和敖杉逛完超市,正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往家里走。

草坪间的小路上,二人正谈笑风生,背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叫住了他们。

“敖杉,好巧啊!”

敖杉下意识的回头,便愣住了。手上的包裹也掉在了脚边,里头的东西滚落一地。

岳馨瑶看见敖杉如此大意,正打算数落他几句,却见敖杉原本满脸的笑容荡然无存,竟已面如土色。

她疑惑的回头看去,只见一个普通身材的中年男子,正看着敖杉微笑。中年男人相貌普通,两只眼睛眯起来就像是天边弯弯的月牙,但此刻却全然感受不到他的亲切之意,只是说不出的诡异森然。

“你让我……找的好苦啊。”中年男子的喉头动了两下。

岳馨瑶原来只道是世上并无气质绝佳之人,无非就是身材样貌优于常人。但今天,她总算领略到了,什么叫做逼人的气势!

那若隐若现围绕在中年男子周身的黑气,就仿佛就像是活的一般,蟒蛇般吐着信子,往外来回收纳。阴郁诡谲的感觉让岳馨瑶都分不清,是她眼花了,还是妖气实质化!

她将手搭在敖杉的手上,却发现他的背上已是冷汗涔涔,手掌冰凉刺骨。

“走……快走。”敖杉嗫嚅道。

他顾不得那些包裹,拉住岳馨瑶就走。

二人疾步快走,岳馨瑶不住回头。

“他是谁?怎么让你慌张成这样。”

敖杉颤抖的嘴唇苍白,没有回答她,只是拉着她便走,走着走着竟快步小跑起来。

“这到底是是怎么一回事?你快给我解释清楚。”岳馨瑶不解。她一把甩开了敖杉的手。

谁料敖杉索性一把大力搂住她,背到自己的背上,直接化作木龙飞了起来!

岳馨瑶来不及反应,只能牢牢的抓住敖杉脊背上的毛。她匍匐在敖杉的背上,明显的感受到他的身躯在不停的颤抖。

他在害怕,他在害怕什么?

敖杉飞的极快,穿梭在高楼大厦之间。情急之下,他都顾不上施展隐身法,好在夜幕极黑,并没有人关注到头顶的这一切。

一刻钟的功夫,敖杉的速度放缓了下来,最终落在了一个大楼的天台之上。

岳馨瑶质问道:“你先给我说清楚,他到底是谁,怎么让你害怕成这样?”

敖杉蹲伏在地上,喘着粗气:“他……他,他就是猞猁魔。”

“什么?”岳馨瑶如同晴天霹雳般,“他就是猞猁魔?”

敖杉的气息逐渐平息,站起身道:“没错,他就是我和你说的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大妖魔,离人于。我原本以为你真的将他摆平了。”敖杉摇头道,“我真是太傻了。他怎么可能会让你这种小丫头摆平呢,好在我们已经摆脱掉他了。”

岳馨瑶怒目道:“你管谁叫小丫头呢?不过话说回来,我从小到大,见过的妖精没有一百,也有几十。但从未见过妖气有如此之重的。”想到这里,岳馨瑶都有些后怕。

“果然是名副其实的大妖啊,气场果然惊人。”岳馨瑶咂舌道。

“啪啪啪。”

周围突然传来双手鼓掌的声音。

一阵黑风刮过,平台上兀地多出来三个人。

为首那人,正是猞猁魔离人于。

“小姑娘,承蒙您的夸奖,老夫深感荣幸。”

敖杉看见这突然冒出来的三人,啊的一声,退后了几步。

岳馨瑶定睛看去,离人于身边多出的二人,年纪比上他则要年轻许多。一个身形魁梧,满脸紫气。另一个则是面目白皙,不停地在把玩着自己的手指。

那满脸紫气的大汉名叫蒲东来,是川蜀一带有名的虎妖。而那面目白皙的年轻人名叫骅狐,顾名思义,是一只狐狸精。

骅狐道:“敖杉,这么长时间未见,没想到你的胆子变小了许多。竟然躲在一个女人的身后。”

岳馨瑶这才发觉,敖杉不自觉间已然站到自己的身后。自己就如同母亲保护孩子一般,挡在他的身前。敖杉咳嗽一声,尴尬地走回岳馨瑶身边。

岳馨瑶上前抱拳道:“各位,在下天师府岳馨瑶。敢问列为名号是?”

离人于见这小妮子单枪匹马的,竟然对自己全然不害怕。不禁觉得有趣,便道:“老夫离人于。”

“我叫蒲东来。”

“小生骅狐,敖杉,我看……这位小姐都比你有骨气的多。”

岳馨瑶正色道:“诸位,我不知道敖杉过去到底和你们之间有什么过节,今天看在我的面子上,能否静下心来谈一谈。”

离人于听完,哈哈大笑,道:“给你面子?你的面子值几个钱?”

岳馨瑶见他的脸阴沉下来,两只眼睛恶狠狠地盯着自己,一下子不知道如何说话了。

敖杉道:“我都和你们解释过了,那之前的事都是一场误会!”

“误会?”离人于骂道,“格老子的。你这狗日的龟儿子,偷看老子婆娘洗澡,偷看也就算了,还把这件事情捅了出去。外头还传言是你给老子戴了绿帽,你说我如何饶得了你?”

岳馨瑶闻言,汗颜道:“敖杉,你怎么能干出这种事……”

敖杉反驳道:“我说过了那真的是一场误会,我跑去那紫竹林饮水,谁能想到你……你的老婆在那里洗澡。至于别人是怎么知道的,是因为那天我和别人喝酒喝多了……”说到后来,他的底气也越来越不足,声音小了下去。

“哈麻批的……”离人于恨敖杉恨的牙痒痒,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蒲东来道:“今天,敖杉你是别想走了。”

岳馨瑶道:“你们别忘了,这里可是扬州。是我们……天师府的地盘。”

离人于一脚踩在地上,将地跺的粉碎。

“我看,今日有谁能够拦我!”

岳馨瑶道:“如此说来,我们是没得谈了?”

她摇摇头,右手悄悄伸进挎包。

“看招!天音雷暴符!”

三人听岳馨瑶口中喊出的名字,都以为是什么威力极猛的符咒。一时间,都伸手挡在了自己的脸前,却不料,岳馨瑶扔出的东西,只是几张在寻常不过的黄纸。

岳敖二人趁三人慌神的功夫,仓皇逃了出去。

一眨眼的功夫,二人就遁出了几百米远。

“还能不能再飞快点了,怎么这么慢?”岳馨瑶着急道。

“你要是还把龙珠还我,我复原了法力,自然要比现在快上许多。”

“蠢货,那东西哪能随便带在身上,我给放家里了!”

敖杉带着岳馨瑶飞驰,能明显感受到后面三人追击的步伐。

岳馨瑶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你将我放下,我去将他们引开,我们分散跑。”

敖杉急道:“不行,我不能丢下你。”

岳馨瑶道:“傻瓜,他们的目标是你,不是我。你如果不放我下来,今天我们两个,谁都逃脱不掉。”

岳馨瑶见敖杉无动于衷,骂道:“快啊!他奶奶的。”

事已至此,敖杉只能叹息道:“好吧……”他将岳馨瑶放下,二人分散跑开。

……

许久过后,离人于站在天台,对前来的骅狐道:“那小畜生呢?抓到没。”

骅狐道:“被他给跑了,不过……我们抓到了这个。”

蒲东来拎着在他手中胡乱挣扎的岳馨瑶,跳了下来。

“你们快放我下来!”

“扑通”一声,蒲东来将岳馨瑶扔在水泥地上。

“我靠,你说扔就扔啊,你也不对小娘子轻点。”骅狐责怪道。

蒲东来不理会他,向离人于问道:“老大,这小妞我们如何处置。”

离人于蹲了下来,用手托起了岳馨瑶的脸,问道:“小妹儿,我问你。敖杉他跑去哪了,你是他的什么人?”

岳馨瑶瞪他道:“我是他的什么人关你屁事?”

离人于道:“这小娃儿嘴还挺硬。依我看,这妹崽是敖杉的小相好,敖杉跑她那避难来了。”

“哈哈哈哈。”身边二人发出一阵嬉笑。

岳馨瑶越听越生气,“呸”的一声将口水吐在离人于的脸上。

“住嘴,你们别笑了!”

离人于抹去脸上的口水,闭目微笑。右手却捏紧拳头,不住颤抖。

身旁骅狐见状,连忙上前将手搭在离人于肩上,道:“大哥,你别跟一个小姑娘过不去,不至于。”

离人于细长的凤眼睁开,对岳馨瑶道:“小娃娃,我给你个机会。只要你能打赢我,我就放你走。”

岳馨瑶道:“好,这是你说的,说话要算数。”

“当然。”离人于微笑。

骅狐看到大哥这番表情,也不敢再说什么,只是垂手立在旁边。

二人分隔开来数米,站立相对。

岳馨瑶心想:天煞的,我捆妖绳怎么就偏偏在前几天用过了。如果我将它带来,今天这场仗恐怕是十拿九稳。

她将手伸进挎包里,暗道自己带来的符咒并不齐全。只是些常用的法咒。作为一名严格的天师,本可自行画符。可岳馨瑶偷懒偷惯了,只用些现成的符咒,并未学习画符的法门。

“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岳馨瑶从包里掏出几张符咒,打算这第一招先用烈火咒来探探敌人虚实。火线向离人于飞去,站在原地的离人于却只是一动不动。

“不动?那我就加猛一点。”岳馨瑶见离人于不为所动,就贯注了全部法力。

火势一下子就凶猛起来,比刚才要大上好多。火光遮住了岳馨瑶的满眼。

正当她自信的全力输出的时候,眼前的火帘被人一掌拨开。离人于的脸兀地出现在她的眼前。

那一瞬间就像慢动作一般,岳馨瑶看到离人于蹿过来定格的身形,和扬起的右手。

“诶?”

“噗!”

离人于的右掌穿透了岳馨瑶的身躯。

……

在黑暗中疾行的敖杉,突然停了下来。

“敖杉啊,敖杉。你是不是傻?人家可是离人于,要是岳馨瑶被他给抓到了,能放过她吗?”敖杉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心中懊悔道,“不行,我得赶快回去。”

他掉头奔回,心想,就算是死,也不能让岳馨瑶落入离人于的魔爪。

他循着岳馨瑶的气息,找寻着位置。他和岳馨瑶相处的日子良久,已然对她的气息熟悉。

突然,他的心头一凉。

那股气息似乎减弱了。

“哎呦,我草草草草草!”敖杉顾不得其他,只是拼了命的朝那边飞过去。

终于,他赶到了四人所在的天台,却见到倒在血泊中的岳馨瑶。他顾不得站在原地的三人,直接朝岳馨瑶扑了过去。

“岳馨瑶,你醒醒!”他拍着她的脸。

岳馨瑶紧闭的眼睛睁开,看见是敖杉,有气无力道:“不是叫你走了么……你怎么又回来了……嘶,好痛。”

敖杉目眦尽裂,朝离人于大喊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和这件事一点关系都没有!”

离人于淡淡道:“敖杉,我只是想告诉你。躲,是没有用的。你肆无忌惮地抱头鼠窜,对自己没事,但会连累到你身边的人。”

“你说的没错……”敖杉喃喃道,“我一直以为自己无拘无束,孑然于世上了无牵挂,但其实……回首看来,我只是个胆小如鼠的懦夫。我不想再躲了,这种漫无边际的日子,我过够了。”

他低下头,在岳馨瑶耳边道:“岳馨瑶,你知道么。和你们相处的这些日子里,虽然和平淡,但却让我很轻松,很快乐,谢谢你,岳馨瑶。”

敖杉站起身,正面面对离人于道:“狗日的离人于,老子和你拼了!”

敖杉两只手臂围暴涨,化作两条白色的巨蟒,张着血盆大口,朝离人于直扑过去。

“大哥!”蒲东来骅狐二人见状,几欲帮忙。

“你们两个别管。”离人于冷笑道,“今天就让我亲自送他下黄泉。”

“谁下黄泉还不一定呢!”敖杉怒吼。

“碰”的一声巨响,离人于双手扼住巨蟒的咽喉,竟将两条巨蟒硬生生的凭空给拦下来。

“给我死!”离人于一掌将左边那条巨蟒打开,右手将另一条巨蟒摁住,左手在它身上狠狠地打了一拳。

敖杉吃痛,连忙两只手缩回。

谁曾想,离人于奔来的速度比敖杉的两只手还快,双手还未收回,他已经跑到了敖杉跟前。

离人于伸出五指,运上全部气力,直往敖杉心房所在位置而去。谁料,手掌刚触碰到敖杉的胸口,眼前突然飞出无数片树叶。显然,右手打了个空。

“障眼法?”离人于疑惑的看了看自己的手。

敖杉蹲在不远处,大口大口的喘息。这记障眼法,耗费了他太多的法力。

“我看你躲到什么时候!”离人于突然出现在敖杉的背后。敖杉猝不及防,只能贴身和他肉搏。

但他岂是离人于的对手,只是对了一掌,整个人就被一股强大的气浪给掀开。

离人于正想乘胜追击,却突然发觉自己双脚却动弹不得。低头一看,发现这水泥地上,凭空冒出了几根树枝,将他的脚牢牢的缠了起来。原来是敖杉刚才蹲伏的时候,趁机设下了法术。

“敖杉啊敖杉,你本事不高,歪伎俩倒是很多。”离人于冷笑道,“不过,今天都到此为止了。”他双脚一使劲,便从树枝里挣脱开来。

“碧落黄泉!”

离人于手中黑雾如蒸腾的水汽般猛地落在地上,转而又化作数道利箭,围绕在自己身边倾泻着朝敖杉而去。

另一边,恍惚中的岳馨瑶在血泊里吃力的抬起头,看到敖杉正在与离人于缠斗。她一边大口喘息,一边用尽所有的力气在包里摸索。

最终,她的指间触碰到了那个东西,将它抽了出来。是一截朱红色的木头小管,上面镌刻着天师府等字样。她用力将它转开,对准天空,念动了法诀。

“嗖”的一声,小管里射出了一道东西,笔直地朝云端射去。璀璨夺目的烟火在夜空中绚丽的绽开,形成一个巨大的花朵的图案。

“什么情况?”骅狐和蒲东来疑惑地朝天上观看,就连离人于也驻足了下来,朝天上望去。

这一刻,扬州城所有在外头的天师府弟子,均听到响声,往天上看去,看到了这夜空中的图案。

一大排档处,座席中一人抬头观看。

“这是老天师给岳小姐的飞花令!”

“天师府门下弟子岳小姐有难,速去支援,刻不容缓!”

数十个身影在扬州城里,如同数条小流不断聚集,直往天台而来!

“大哥,收手吧!”骅狐焦急道,“有很多人朝这边过来了。”

离人于不理会,他现在的全部身心都放在敖杉身上。

蒲东来道:“三弟说的没错。我能感受到,有很多气正在往这里飞速过来。”

离人于站住了,他心想自己虽然法力强大,但双拳终究难敌四手。扬州天师府他早有听闻,门下高手如云,绝不是泛泛之徒。赶来的弟子数目众多,甚至还有高功弟子。如果仍留在这里,恐怕会有一些麻烦。况且此刻敖杉战意高涨,一时间还拿不下他。

想到这里,离人于冷冷道:“敖杉,算你小子今天走运。老子改天,再来找你!”

话说完,三人便不见了。

满身大汗的敖杉看见他们走了,终于支撑不住倒了下来,躺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

几道人影从别处跃至这里,发现了倒在地上的敖杉和血泊中昏迷的岳馨瑶。

一人吃惊道:“我靠,什么情况?”他连忙上前扶起岳馨瑶。

另一人质问敖杉:“你这混蛋,把岳小姐给怎么了?”

敖杉有气无力道:“我已经帮她简单的治疗过了,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了。伤她的人叫离人于,来自四川的妖精。这要是我干的,我还傻傻地留在这里等你们过来?”

那人听完,点了点头道:“有道理哦。”

扶住岳馨瑶那人道:“有道理个屁,他说啥你就信啥。你们几个先过来帮忙,小郑,你用下烟火咒,我看现在还没过去多久,你还原下刚才的情形。至于他,一齐带回天师府。”

最新小说: 秦臻萧泓宇 游仙观,一切从末法之末开始 斗罗:从千仞雪开始签到装逼 师姐,请自重啊 我加载了猎魔游戏系统 刚刚被贬,你告诉我这里是遮天? 人在异界不想成仙 修真从培养灵根开始 忍界短视频,从点赞开始! 武侠:从笑傲江湖开始坑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