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玄幻魔法 > 杂牌天师录 > 木龙篇 第十六回乱花未能迷人眼 白发谷底绝逢生

木龙篇 第十六回乱花未能迷人眼 白发谷底绝逢生(1 / 1)

三人一直向西南而行,途中宁玦问过岳馨瑶为何直奔湖南,岳馨瑶回答,她几时曾听敖杉提起过,他的故乡百花谷坐落于湖南的某地,至于究竟是湖南那个地方,她便不知道了。

到了湖南后,岳馨瑶寻思,既然这个地方名叫百花谷,那么必然是属于青山绿水的地方,绝不可能是什么荒无人迹的穷山恶水,但祖国大好河山如此之多,草坡山林更是数不胜数,于是他们决定就先从一个偏远的乡下找起。可惜岳馨瑶没有考虑到的是,敖杉居住在百花谷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事了,沧海桑田,百花谷现在变成什么样,谁也不知道,可能都变成了城市都说不定。

三人乘着一辆破旧的长途大巴车来到了一个偏远的乡下,下车后,岳馨瑶活动活动了下身子,伸了个懒腰,道:“这乡下的环境果然就是好啊,远离了工厂和人烟,连空气都变得那么纯净。”她深深的吸了口气,让氧气充满了自己肺部。可惜现在敖杉不在,她就算是轻松之余,心里还是有些心悸。

宁玦看到岳馨瑶这个样子,心里很是清楚。别看她平日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其实有时候心比谁都细,只是她已习惯把感情藏在心里的最深处,不表达出来。

“现在的岳馨瑶,心里应该很难过吧……”宁玦想。

“喂,小姐,我们可不是来游山玩水的。”素尘在一旁道。

岳馨瑶白了他一眼,道:“用不着你提醒!”

三人沿着小路往山里走,沿途的风景一一收在眼底。三人穿过一片树林,发现了一座小山。他们行至小山的中央,在一条土路上,遇到了一队羊群。

一老叟拿着杆子一边吆喝着赶着羊群,一边嘴里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

宁玦看到赶羊的老叟,眼前一亮,道:“前面有人,我们上去问问路。”

岳馨瑶上前问道:“大爷,您这是去哪呀。”

老叟抬头,看见眼前是两个年轻人,没好气道:“还能去哪,当然是回家了。”

宁玦见他愁眉苦脸,口气又不温和,许是有什么心事,于是递上两根烟赔笑道:“大爷,看您好像不开心的样子,是发生了什么事了么。”

老叟拿了香烟,脸上表情缓和许多,叹道:“唉,老子的羊又丢了一只,这已经是今年来的第三只羊了。”

岳馨瑶道:“老爷子您消消气,您可知道,这里有没有一处地方,叫作百花谷?”

“百花谷?”老头的嘴角颤动了两下。

“怎么,您知道这地方?”宁玦道。

“岂能不知道,老子刚从那地方放羊回来。”

“真的?”岳馨瑶欣喜道。

老叟指了指身后的土路,道:“你们顺着这条路,一直走,就能看到一处草坡,翻过那座草坡,再往里面深入一点,那片深山,就是百花谷。不过……”老叟上下打量他们两眼,“话说你们两个去那种鬼地方做什么?”

宁玦道:“我们是县城里的来的大学生,打算去那里考察考察,写生生。”

老叟道:“原来是这样,不过我得告诉你们一件事。”

“什么?”

老叟的脸阴沉了下来,凑上前对二人小声道:“那地方,邪门的很。我小时候就听村里的老人说过,那里住着吃人的妖精。要不是那片草坡是方圆百里最肥美的水草地,鬼才愿意去那个地方。”

岳馨瑶闻言,心里喜道:准是这个地方没准了!

“好的,我们会留意的,谢谢您了。”

二人和老叟告别,还没走多远,老叟向他们喊道。

“如果看到了我的羊,就记的帮我赶回来!”

片刻后,素尘从岳馨瑶的挎包里飘了出来。

岳馨瑶嘴里哼道:“你这回,隐匿地倒是很快。”

三人顺着碎石铺杂的土路,往山下走去,看到了老头提到过的草坡。

果然正如老头所说,这里不愧是方圆百里最肥美的水草地。整片山坡就和一副油彩画似的,满眼的绿意盎然。可惜现在已经没有羊群了,不然,蓝天,白云,羊群,那将是一幅多么美好的景象。

“咦,你们看,那只是不是大爷丢掉的羊?”岳馨瑶指着远处惊呼道。

二人循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在一处草坡上,站着一只健壮的白色山羊。不过,令人有些匪夷所思的是,这山羊身上似乎还坐着一个小人。

三人很有默契,谁都没有发出声响,慢慢地朝那个地方摸了过去。他们看清了,那山羊的身上,确实坐着一个小孩。那小孩全身长得白白胖胖的,活脱脱就像从年画里走出来的一样。头上扎着一个冲天揪,身上裹着一个红色的肚兜。他两只手抓着山羊的两只角,正在和它使劲。

“他是谁?是老头的孙子吗?”岳馨瑶小声道。

“我没看错的话,那是一只人参娃娃。”素尘沉声道。

“人参娃娃?”岳馨瑶险些叫出声来。

“嘘,小点声!”素尘严峻道,“我还能看走眼么,那确实是一个人参娃娃。”

“我的天哪,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东西嘿。”岳馨瑶道,“怎么说,我们要上去抓住它么。”

素尘道:“抓的话也可以,让它带我们去百花谷。不过,人参娃娃可不好抓,我们必须要速战速决。”

说时迟那时快,三人蹭的一下就跃到了山羊身旁,将山羊给围了起来。人参娃娃看到这突如其来的三人,吓地“哇”的大叫一声。

它松开抓住山羊角的小手,正想要跳下山羊的身子,潜入到那泥土里去的时候,岳馨瑶却大喊一声:“棒槌!”

那人参娃娃便愣住不动了,只是自顾自的颤抖。

“嘿!”岳馨瑶喜道,“没想到传言居然是真的。”

相传,去山里挖人参的采参人但凡碰到野人参了,都得给它系上红绳,大喊一声棒槌。这样,成精了的人参才会乖乖呆在原地,不然,那长了腿的人参,便会偷偷的跑掉。

岳馨瑶上前,一把抓住人参娃娃的小揪,将它提了起来。

“说吧,你在这里偷人家山羊干什么?”

人参娃娃没想到这几个人居然能看到自己,在岳馨瑶的手里吱哇乱叫道:“我没有偷人家的山羊,我只是跟它玩一会而已。”

那脱离的人参娃娃掌控的山羊,居然对岳馨瑶他们咩咩叫了两声,像是在对他们表达感谢,感谢完后,就自己跑远了。

宁玦看到山羊是往他们来时的土路跑去,心里狐疑道:这山羊居然认识路,那既是如此,它岂会走丢呢?

岳馨瑶把玩着手中的人参娃娃,爱不释手。

素尘问它道:“小娃娃,我问你,你可知道百花谷么。”

“百花谷?”人参娃娃狡黠的眼珠转了转。

“对,百花谷。一百的百,鲜花的花。”岳馨瑶道。

“知道知道!我便是从那百花谷来的,你们既然要去,跟我走便是。”人参娃娃道。

岳馨瑶笑道:“我可不敢把你放下,我怕我一把你放下,你便钻入土中不见了。这样吧,我拎着你,你给我们指路便是。”

“好的好的!”

有了人参娃娃做向导,三人走的路要顺利了许多。这样他们一来可以省下许多力气,不必走许多弯路。二来,他们也可绕开些蚊虫多的地方。

最终,他们到达了目的地。此地位于两山之间,遮天蔽日的高山将日光挡得结结实实,但却留下来一小口,让阳光得以落在这片广袤的深林之上。其间,蕨类藤类植物丛生,树木在里头龙蟠虬结,根系扎的极深。

素尘站在这片茂林前,深深的吸了口气,脸上露出了阴晴不定的神情。

“好重的妖气啊……”

“别愣着了,快走吧。我带你们进去。”人参娃娃道。

众人走了一会,人参娃娃向岳馨瑶道:“既然我都带你们来到百花谷了,你现在总可以把我放下了吧。”

岳馨瑶心想也是,既然人家已经带他们寻到了百花谷,再把它抓着总归没有一个理由。于是她松开手,人参娃娃落到了地上。

人参娃娃猝不及防,摔了一屁股蹲。

“哎呦,你也不轻点!”

三人继续走,随着他们越走越深,周遭的气温也下降了许多。岳馨瑶心里不解,百花谷,百花谷。顾名思义,自然是个百花齐放,鸟语花香的地方。可她一路走来,却从未见到什么鲜花,多的只是各种树木和腐叶。她越走,心里越觉得有些不寒而栗。似乎这深林就像是一头野兽张开的血盆大口,静静地等待着猎物的上钩。

她见人参娃娃一路上,不知道嘴里自顾自地在念叨些什么,于是问道:“你说什么呢?”

人参娃娃抬起头,小脸上却露出了一番不忍的表情,道:“我是在讲,你们到时候,可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们自己。”

宁玦奇怪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人参娃娃道:“是你要我带你们去见姥姥的,你们很快就要见到了。”

岳馨瑶问道:“姥姥?什么姥姥,我之前怎么未听你讲起。”

人参娃娃道:“今天是姥姥开荤的日子。本来吧,姥姥叫我出去抓东西,我带回一头羊也就算了。可没想到今天,你们突然从半路中杀了出来,截走了那只羊。没办法,为了交差,我只能将你们带来了。”

岳馨瑶越听越觉得一头雾水,问道:“这里不是百花谷吗,你所说的姥姥到底是谁?”

人参娃娃道:“实话告诉你们吧,修道人。此地名为白发谷,并不是你口中所谓的百花谷。”

原来,那老叟“湖福”不分,将百花谷,听成了白发谷!

岳馨瑶道:“你既然知道我们是修道之人,你也应该知道我们的厉害。”

人参娃娃摇摇头,道:“没用的,你们的修为再高,也高不过姥姥。这里的两座高山,名叫黑山。姥姥就是这里的黑山树妖,她道行已过千年,你们就等死吧!”

素尘惊道:“靠,这兔崽子是骗我们过来,那我们当祭品了!”

岳馨瑶反应过来,伸手就想要去抓住那人参娃娃。可人参娃娃反应更为迅速,一下就蹦出了数米远,扎进了土里。

“来不及了,姥姥已经来了!”它在土里冒出了个头,大叫道。

果不其然,岳馨瑶能感受到,一股极为强大的气,正在朝这里飞速的逼近!

宁玦低声道:“你们看周围。”

不知何时,周围突然聚集了数不清的林中精怪,站在树干上虎视眈眈,都齐刷刷地盯着岳馨瑶三人。

岳馨瑶急道:“怎么办,我们还走得了吗?”

宁玦沉声道:“恐怕是走不了了,你看,我们来时的路,还在吗?”

岳馨瑶才发现,他们来时的方向,此刻已变成了茂密的树林。之前那条林间小路,已经根本不存在了!敢情这条路,是故意引着他们上钩的!

“轰!”

那股强大的气息已经来到了此地,岳馨瑶甚至能明显感受到,就在他们的身后。她缓缓转过头,看见了悬在半空中的一个诡异的东西,那东西上面长满了荆刺,全身呈暗紫色,那便是黑山树妖的舌头!

携卷着猛烈的罡风,那舌头朝岳馨瑶众人快速的袭来。素尘右臂一横,变出一堵黑色雾墙,挡在岳宁二人的跟前掩护他们,左手化出数柄墨剑,扎在那巨大的舌头上。

“靠,居然扎不进。”素尘万万没想到,就仅仅只是舌头,就如此坚硬。

黑雾中蹿出一个矫健的身影,宁玦内运真气,使出一记百花掌,打在那黑山树妖的舌头上。一声响后,舌头居然只是震了几下,紧接着一撞,就将宁玦弹了出去。

“这死人参精,老娘要是能活着出去,你可千万别被我逮到!”岳馨瑶心里大骂。她拿出两张黄符,快速的空中划动,嘴里念念有词。两道火线,便从她手中喷了出来。

火线碰到那舌头,舌头竟然“嘶”的缩了一下。宁玦喜道:“岳馨瑶,继续用火系法咒,那妖精怕火。”

这深藏黑山老林里的植物精怪,自然畏光怯火。舌头此时如同一条游走在猎物四周的蟒蛇,躲避着火线,不敢贸然发起进攻。

岳馨瑶刚要继续使用烈火咒,却突然觉得双手沉重。她低头一看,周遭的林中精怪小鬼,有的抱住了她的腿,有的攀上了她的手臂,阻止她施咒。

宁玦一掌震开她身上的精怪小鬼,道:“这些小鬼们交给我,我去引开他们。你快些使用高阶的符咒,我看这烈火咒也奈何不了那树妖。等她反应过来,一记反扑,我们都得玩完。”

素尘此时正在与舌头游走缠斗,给岳馨瑶提供了时间。岳馨瑶双手持符,努力让心境气定神闲下来。她闭上眼,感受周身元气涌动,集结于手掌中心,直到黑暗里出现了一个圆形的亮光。

“来了!”

岳馨瑶成功使出了高阶符咒,雷法。白昼般的电光在她手中汇聚成一个球,电弧不断围绕着小球浮动,这便是掌心雷。

“素尘,快让开!”岳馨瑶叫道。

素尘见岳馨瑶手中电光凝聚,急忙或作一股烟,闪到一边。岳馨瑶对准那黑山树妖的舌头,正要发动,电光火石之间,小腹却突然传来一阵剧痛,刚刚愈合的伤口,因为过于紧绷,又给裂开了。

可电光已经射了出去,并没有击到那黑山树妖的舌头上,而是劈到了舌头一旁的大树上。“咔嚓”一声,大树就被雷光从中间劈成两半,冒出一阵黑烟。

“可恶,偏偏在这时候。”岳馨瑶心里暗道。

宁玦那边,周围的小鬼越聚越多,无论他怎么将他们震开,仍会有无数的精怪重新又扑上来,就像是不怕死那样。僵持的时间一长,宁玦愈发觉得头昏脑涨,手脚也绵绵的提不起力来。这些精怪小鬼,缠在宁玦身上,居然在不断汲食着宁玦的灵力。

“嘻嘻嘻嘻……”精怪小鬼们簇拥着宁玦,最终,宁玦双脚一软,跪下身来。

“宁玦!”岳馨瑶大叫道,可她现在和素尘正忙着和树妖交战,根本没有功夫分出神来对付小鬼他们。

岳馨瑶手中雷法不停,但奈何树妖舌头行动迅速,根本劈不中她。

宁玦最终抵抗不住,倒在地上,意识逐渐陷入模糊,被众精怪围着,朝丛林深处拖去。

“怎么办,小姐,宁公子快被拖走了。”素尘叫道。

“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岳馨瑶心急如焚,高频率的雷法已经透支了她的身体,她也快坚持不住了,莫非他们真的要命丧于此!

就在这时,“刺啦”的一声,那颗先前被岳馨瑶用雷法劈断的大树,突然燃了起来。火苗带动周遭的灌木,火势一下子就蔓延开来。

大火一发不可收拾,熊熊的烈火围住了众人,冒出滚滚黑烟。

“哇,着火啦!快,快救火!”原本正在拖行宁玦的小鬼们,看到森林里着起火来,都放下手中的宁玦,一股脑地跑去救火。

连黑山树妖的舌头,也无暇对付岳馨瑶他们,也忙着扑灭这场大火。

“快,趁现在!”岳馨瑶朝素尘大喊。

素尘化作一道黑烟,裹住不省人事的宁玦,跟着在前面带路的岳馨瑶,疯狂的跑了出去。

众人顾不得森林里的什么积水,障碍。只是发足狂奔,深恐后面的黑山树妖追上来。终于,他们居然跑出了这白发谷。

三人也不敢在这里歇息,仍旧脚步不停地往原路走,直到远离了这处草坡,他们才敢停下来歇息。

“我的天……”岳馨瑶上气不接下去,胸口剧烈的起伏。宁玦此时也恢复了意识,醒了过来。

二人互相看了一眼,彼此原本进去前整洁的衣服,现在已经变得脏不拉几,黑不溜秋,沾满泥泞。

“哈哈哈哈。”三人死里逃生,却无言以表,只是大笑。

……

几日后,二人站在一风景区收费门口,外面大字写着:“国家五A级百花谷自然森林公园。”

原来这真正的百花谷,已经被开发成了一个旅游胜地。岳馨瑶看着眼前络绎不绝的游客,道:“你既然知道百花谷是在福兰,你怎么不早说,害得我们去错了地方,小命都差点丢了。”

宁玦挠挠头,道:“我是在网上查的,之前也不敢肯定。但在去湖南的路上,我看你意志那么坚定,我就当是你心里清楚那地方所在,我怎敢多言。”

岳馨瑶叹了口气,自知理亏,也不再说什么。

她拍拍腰间的挎包,和宁玦走了进去。

此地虽然灵力波动甚足,但已无丝毫妖气。看来,原本居住在这里的妖精,都已经搬走了。

岳馨瑶道:“那敖杉要是知道,现在他如果要回自己老家看看,还得买票,也不知道会怎么想。”

素尘此时也从挎包里出来,化作了一个人类的样子。

三人从百花谷森林公园出来,岳馨瑶对二人道:“你们两个就先回去吧,我打算去拜访我的一些老朋友。”

“可是……”素尘正想要说些什么,宁玦一把拉住了他的手,道:“就让她自己去吧,你就放心好了。有些事,我们跟着不方便。”

“那小姐,你多保重啊。”素尘泪眼婆娑,抱了抱岳馨瑶。

“瞧你那不争气的样子,我又不是去送死,哭什么哭!”岳馨瑶笑骂道。

众人挥手告别。

最新小说: 神级扮演之开局100块路费 全西游都慌了之我的徒弟都成圣了 道爷下山 破球之主 巫师:我带错了系统 龙归2008 斗罗:开局先霸占蓝银皇 崛起神祇时代 苦境:牧天诛邪 神级进化动物杀手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