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玄幻魔法 > 杂牌天师录 > 木龙篇 第十七回 西望长安迁客去 江城五月落梅花

木龙篇 第十七回 西望长安迁客去 江城五月落梅花(1 / 1)

“几多思绪忆当年,难忘在西安。四月牡丹妍,溪泉径深攀骊山。幺篇换头,碑林漫步,登临雁塔,兵俑叹奇观。幽赏醉心田,一别古城何日还?”岳馨瑶口中喃喃,“两年过去,我又回来了。”

立交桥下,岳馨瑶站在岸边,眼前汹涌的江水滚滚流去,卷起涛涛浪花。

渭河,黄河最大的支流。发源于甘肃渭源县与鼠山,有东西走向的秦岭横亘,一分为二,西入黄土沟壑,东注关中平原。

岳馨瑶拾起脚边的石子,注入灵力,漫不经心地一颗一颗往河里丢。

“咚。”

“咚。”

“咚。”

水波在河里荡漾开来,从岸边一圈圈地朝河中心荡去。

“噗”的一声,水里突然冒出来一个黑不溜秋的鱼头,看见岸边站着的岳馨瑶,朝她大喝道:“何人?扰我渭河水界宁静。”

岳馨瑶掂了掂手中的石子,道:“速速通报孔祈正,就说是我来了。”

那鱼头生气道:“你是什么东西,居然敢直呼我们大王的名字!”

“嗖”的一声,岳馨瑶手中石子打在那鱼精头上。

“姑奶奶叫岳馨瑶,快去!”

鱼头隐没入水不见了,许久,水里又冒出个东西来,但这会不是什么黑不溜秋的鱼头,而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

小娃娃从水里浮出,往岸边游了过来,朝岳馨瑶跑来。他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嘴里喊道:“干妈!”

“诶!宝贝儿子,两年不见,胖了许多。”岳馨瑶一把将胖娃娃抱起,勾了勾他的鼻子。

“你老爹呢,居然不出来见我。”

胖娃娃道:“老爹听说是你来了,知道你下不了水。于是叫我带这么个东西上来。”

他那只胖乎乎的小手在身上摸索,摸出一个剔透的水晶球出来。尽管现在是白天,那水晶球仍淡淡的冒着蓝莹莹的光,一看就不是凡物。

“你只要将它含进嘴里,你就可以在水底自主的呼吸。”

岳馨瑶接过那珠子,道:“这么神奇么,此等宝物,你爹就这么让你带出来,不怕你给它弄丢了?”

胖娃娃道:“这种东西对你们来说,是件宝物。对我们又有何用。”

岳馨瑶点头寻思道:“也是。”

她将珠子放入口中,才发觉此物的神妙之处。原本岳馨瑶还顾虑嘴里多个珠子,会不会呼吸不便,谁料那珠子一放入口中,就化作一股凝浆,隐入腔中不见了。紧接着,一股沁人心脾的感觉遍布全身,连自己的七窍都明朗了许多,她甚至感觉自己之前看待事物的角度都是混沌的。

她跟着胖娃娃下水,她的身体触碰到水,竟然不会将她的身体打湿。似乎有一道柔和的光遍布岳馨瑶的全身,能让她在水中自主的呼吸,甚至都不会觉得寒冷。

“这真是个神物啊。”岳馨瑶心里赞叹。

胖娃娃在水里带着她越走越深,穿过一片灵域,便到了那渭河大王孔祈正所在的洞府。宫殿典雅朴素,孔祈正十分迷恋中式园林建筑,于是在周边种有水类植物。这座洞府虽然比不上东海水晶宫那般恢弘磅礴,但也十分别致美观。

两人继续往里面走,看到了站在庭院门口的孔祈正。孔祈正年纪看上去约莫人类四十几岁的样子,皮肤黝黑,身材魁梧。而他旁边毕恭毕敬站着的,正是这里的新晋侍卫,刚才那个鱼头。

岳馨瑶道:“我说老孔啊,你这不太给力啊。两年不见,对我的态度都有所下降了。”

孔祈正拱手赔笑道:“岳小姐大驾光临,在下有失远迎。所以特派小儿携避水珠一枚前来迎接岳小姐。”

胖头鱼看看孔祈正,又看看岳馨瑶,心里不解大王为什么对这女子的态度如此恭敬。

岳馨瑶看到胖头鱼这幅表情,道:“喂,你是新来的吧。你是不知道我和你家老孔的渊源,要不是我……”

孔祈正连忙咳嗽两声,道:“岳小姐,我们不妨里头说话。”

“行。”三人就走了进去,留胖头鱼在外守候。

孔祈正吩咐外头人:“来人,上茶。”

岳馨瑶伸手一摆,道:“这些繁琐的礼仪就不用了,我是个爽快人。我此番前来,是有要事相求。”

孔祈正向胖娃娃道:“我们之间要谈些事情,你到别处去玩去。”

胖娃娃一蹦一跳地跑出房间,嘴里唱道:“大人讲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许听。”

岳馨瑶看着胖娃娃走远,脑海里陷入了回忆。

“没想到,时间一眨眼就两年过去了。能看到孔麟儿茁壮成长,我这个当干妈的也是无比高兴。”

孔祈正道:“那回真的是要好好感谢岳小姐。”

岳馨瑶心想:老娘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她正色道:“我来找你,是想让你帮我一起去东海……”

孔祈正道:“去东海救一个叫敖杉的人是吧。”

岳馨瑶讶异道:“你知道了?”

孔祈正笑了一声,道:“这件事情,在妖界都传开了。但是,我倒并不知道这敖杉和岳小姐其中竟然有关联。”

岳馨瑶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索性就开门见山。你拿上你那把银鳞大刀,六月十八和我去东海救人。”

孔祈正神情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沉声道:“东海劫法场的事,恐怕在下恕难从命。”

“为什么?”岳馨瑶不解,“我看你这渭河大王当得,统率水域之广,也不见得比那东海少主要差!”

孔祈正道:“承蒙岳小姐夸奖,的确,我是统领这渭河一带。但内河流域怎能和那无边无际的东海相比。在下只是一个小小的鱼精,更何况……”

“更何况你现在家庭圆满,事业有成。怎么可能冒着葬送掉这些美好的风险,和我岳馨瑶前去法场救人。”岳馨瑶替孔祈正将这些话一并说了。

孔祈正道:“岳小姐果然是料事如神,可谓是生我者,父母也。知我者,岳……”

“岳个屁!”岳馨瑶怒道,“孔祈正,你可别忘了。你好不容易才有这么一个儿子,当年他私自跑出去游玩,行至扬州水域一带被渔人逮去。要是没有我当年碰巧在鱼摊将他用重金买下来,你恐怕就没有你这个宝贝儿子了!”

这就是孔祈正最头疼的地方,似乎翻阅陈年旧账是天下所有女人的通病,他渭河大王能管理解决渭河内所有问题,但每当和媳妇发生争论时,媳妇就会拿过去的事情说事。他媳妇如此,岳馨瑶亦是如此。

“这里面的大恩大德,我自然是难以言谢。这样吧,我派人打听过,东海少龙王处置敖杉的缘由,其中一点就是关于敖杉慌称自己是东海龙裔一说。至于他到底是不是东海龙裔,身世之谜我可以帮岳小姐去查,保证在六月十八那日到达法场给与答案。”

岳馨瑶一听,孔祈正这回倒是说到了她的心坎里了。她自己势单力薄,上回查询敖杉的身世也是无疾而终。但孔祈正和她不同,人家是货真价实的渭河大王,掌管黄河支流一带。他要是派人沿岸去查,总能查到一些消息。

事到如今,岳馨瑶只能点点头。“我这回来了,走的时候眼看没能带点什么。你这珠子我很喜欢,不如让我带走得了。”

“诶诶诶!”孔祈正忙摆手,“这可不行。这珠子是我费尽心力才得以寻到的,你要带的话,可以带些别的。我这里恰好有一批品质不错的珍珠,你可以拿一些走。”

“ok!”岳馨瑶也不含糊。

半晌,岳馨瑶拿着满满一包的珍珠,和孔祈正挥手道别。孔麟儿则送岳馨瑶上去。

“这妮子……”孔祈正心里暗叹,“让她做麟儿的干妈,也不知是福还是祸……”他转身又想,如果是当年一无所有,但又一腔热血的自己,会不会和岳馨瑶一起去东海劫法场救人呢?

岸边,孔麟儿用胖乎乎的小手抱了抱岳馨瑶,道:“干妈,你这就走了?不留下来多住几天,我还想和你出去玩呢。”

岳馨瑶蹲下摸了摸孔麟儿的头,柔声道:“孔麟儿乖,干妈这段时间有一件要紧的事情等着我去办,等我将事情办妥了,我到时候来你们这住上十天半个月的。”

“一言为定。”孔麟儿伸出手指。

“一言为定,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最新小说: 秦臻萧泓宇 游仙观,一切从末法之末开始 斗罗:从千仞雪开始签到装逼 师姐,请自重啊 我加载了猎魔游戏系统 刚刚被贬,你告诉我这里是遮天? 人在异界不想成仙 修真从培养灵根开始 忍界短视频,从点赞开始! 武侠:从笑傲江湖开始坑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