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玄幻魔法 > 杂牌天师录 > 木龙篇 第十八回临安府下五豪聚 醉酒相约松兰冈

木龙篇 第十八回临安府下五豪聚 醉酒相约松兰冈(1 / 1)

岳馨瑶离开西安,一路又向东行,直奔浙江杭州。杭州古称临安,五代时期吴越王钱缪在此建立都城。

难得来次杭州,岳馨瑶却顾不得欣赏美景,只是在道路上疾行,走到一处酒楼楼下等待,内心焦急如焚。

“这个孙大屁,只发给我一个在这里等的消息,就再没了讯息。”孙大屁大名孙伯亢,大屁是岳馨瑶给他取的外号,因为他长了一个红彤彤的屁股。

“怎么还不来。”岳馨瑶身边不断有人进出酒楼,她踮起脚,往前门经过的人流里张望。

突然,“嗖”的一声,一个枣核就朝岳馨瑶的脸直飞过来。岳馨瑶反应迅速,扭头躲过了枣核。紧接着,从台阶下突然蹿出来一个身影,一拳就向岳馨瑶打来。

一瞬间的功夫,两人就交手了几招。

“别闹了!再闹我可对你不客气了。”岳馨瑶嘴里喝道,此时街上已经有些人驻足,在朝这里观看。

“哈哈哈哈。”那人大笑道,“许久未见,岳女侠的功夫可是比之前又精进不少啊。”眼前这人,穿着黑色卫衣,身材不高,但却虎背熊腰,模样异常精悍。圆圆的寸头配上他那一张大马脸,赤红的肤色让他看起来活像一个猴孙。此人正是孙大屁孙伯亢。

“他们人呢,我都在这等多久了。”岳馨瑶皱眉道。

孙伯亢见岳馨瑶真的有些生气了,忙安抚道:“您放心,他们哥几个紧接着就到,咱们先上这酒楼喝酒去。”

过了一会,桌上四人站起来一起举杯,朝岳馨瑶敬酒道:“岳女侠请!”

“各位请!别站着了,请坐,请坐。”

众人随即一饮而尽。

坐下后,孙伯亢朝岳馨瑶问道:“事情我都懂了,我倒是有个问题想问问。”

“说。”

“这敖杉……到底是你什么人?”

老二仇折林和老三石子盟相视一笑,他们心里已经知道大哥这是在为谁而问。

岳馨瑶道:“他……是我一个朋友,算是至交好友的那种吧。”

孙伯亢一听,“噌”的一声站起来,又举起酒杯道:“既然是岳小姐的朋友,那就是我们江南五豪的朋友!救敖杉这件事,我们江南五豪绝对义不容辞。不过……”他脸上又面露难色。

岳馨瑶问道:“不过什么?”

孙伯亢努努嘴道:“不过这件事我一个人说了不算,我们现在很多事情都得听小五的。”

“小五……”一提到这个名字,岳馨瑶的脸也变红了。说到这小五柳卿来,他和岳馨瑶的关系可不一般。简单来说,他就是岳馨瑶的一个追求者。当年岳馨瑶十六岁正值花季,南下杭州,和江南五豪相遇,柳卿来就为她独有的魅力所倾倒。

“那他柳卿来人呢?”岳馨瑶问道,“怎么没见他来。”

仇折林嘿嘿一笑,道:“他听说您岳大小姐来杭州了,上次追求失败的他,不敢跑来见您呢,可能现在不知偷偷躲在哪个地方,捯饬捯饬一下再来见你吧。”

“二哥,你又在瞎说什么呢!是不是又在说我坏话了。”仇哲林话音刚落,门口便传来一个声音。

孙伯亢笑道:“哟,说曹操,曹操就到。”

门外,走进来一个气宇不凡的年轻人。他一袭白衣,面容华美。就凭这副俊秀的外表,不知入了多少怀春少女的夜梦。

石子盟笑道:“我说小五子,现在怎么敢过来了,捯饬完啦!”

柳卿来皱眉道:“三哥,怎么连你也来调侃我。”柳卿来脸上泛起一抹红晕,煞是好看。他眼角低垂,不敢正视岳馨瑶。

孙伯亢站起来打圆场道:“你看你,来的这么迟。来,把这杯酒干了,给岳小姐赔个不是。”

柳卿来接过酒,朝岳馨瑶道:“岳小姐,我来晚了,给您赔个不是。”

岳馨瑶也连忙站起来,端起酒杯支吾道:“没……没事。我们也才刚到。”

仇折林打趣道:“不对啊,交杯酒不应该这么喝,交杯酒应该这么喝,是不是?”他拉住一旁的石子盟,摆出喝交杯酒的姿势。

“二哥!”柳卿来瞪了他一眼,显然是有些生气了。

“好好好,我不说,我不说便是了。”

柳卿来入座后,孙伯亢开口道:“小五子,岳小姐这回来,是有要事求咱们。我想问问,你的意见如何。”

柳卿来道:“这里一向都是你说了算的,我依你便是。怎么今天反倒问起我来。”

孙伯亢嘿嘿一笑,道:“因为这件事,和你有莫大的关系。”

柳卿来好奇了,问道:“哦?你到是说来听听。”

孙伯亢咳嗽两声,正色道:“岳小姐这回来啊,是想拜托我们,去东海救她一个小相好。”

“什么!”柳卿来虽然表面上一直装作不在意,但手上的筷子却掉在了桌上。

孙伯亢道:“你反应这么激动作甚,不信?不信你自己问岳馨瑶,是不是这么一回事。”

柳卿来咽了口口水,向岳馨瑶颤抖地问道:“大……大哥说的,可是真的?”

岳馨瑶白了孙伯亢一眼,道:“你可别听你大哥孙大屁乱讲,天天满嘴跑火车的。敖杉就是我一普通朋友,没有别的关系。”

“那……那就好。”柳卿来心里如释重负。

石子盟模仿着柳卿来讲话:“大……大哥,哈哈哈哈。小五子,你不会是现在还对人家岳小姐,有什么想法呐?”

柳卿来怒道:“瞧你说的,没有的事。”

孙伯亢道:“既然说起这件事,我就顺嘴提一句。当年,岳小姐用自己还未成年的理由,拒绝了我家小五子,现如今岳小姐已经成年了吧,我看你是不是考虑下我家小五子。”

岳馨瑶道:“孙大屁,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

孙伯亢忙摆手道:“好好好,我不说了。”他可不敢惹怒了这个大小姐。

他转头继而对柳卿来道:“怎么样,小五子。事儿就是这么个事儿,那敖杉,我们是救还是不救啊。”

柳卿来道:“救,当然救。岳小姐所托,岂能不救。”

岳馨瑶闻言,感激之情难以言表,举杯向柳卿来道:“这恩情,我岳馨瑶没齿难忘。将来,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石子盟小声道:“报答,不如以身相许好了。”

“石子盟!”岳馨瑶怒道,“你要是再往这个方面多嘴,别怪我我倒时候把你的舌头给扯下来当中药!”

“不敢,不敢。”石子盟连忙噤声不再说话了。

众人兴致高昂,桌上觥筹交错的声音不绝如缕。门外路过的人都奇怪,这个包厢怎么如此热闹非凡。

“哈!”孙伯亢干了一杯酒,“其实这回就算岳小姐没有来,哥几个早就想说说这东海了。”

石子盟接话道:“就是。这东海离杭州可不远,就是贴隔壁的距离。这少龙王敖羽,登基后不来拜访我们也就罢了,就连张邀约的请帖都没有,简直就是不把我们江南五豪放在眼里。”

岳馨瑶心里暗暗发笑:这哥几个,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仇折林夹起一颗花生放进嘴里,道:“依我看,咱们回去再张罗张罗几个弟兄,劫法场这件事,光凭我们五个肯定是不够的。咱们就趁这回,好好的大闹东海一回,兄弟们你们说怎么样?”

“好!”

“好!”

众人举杯附和。

“诶,老四,你的意见如何,我看你一直都不说话。”

“我?我当然没意见,”

仇折林道:“岳小姐您见谅哈,老四他一直就这样,半天都不会响的。如果说沉默是金的话,我看全天下的金库有一半都是他的。”

“哈哈哈哈。”岳馨瑶被逗得,笑出眼泪来。

石子盟道:“大家伙还记得么,我们哥几个和岳小姐相遇那天。我滴妈,我那天才算见识了,修道人里居然还有岳小姐这样的人物。”

岳馨瑶笑道:“您夸奖,您夸奖了。我哪能和你们江南五豪比。”

孙伯亢道:“你可别这么说,那天的情形我可是历历在目,我记的……”

众人开始回忆起他们那日和岳馨瑶相遇的情形。

最新小说: 秦臻萧泓宇 游仙观,一切从末法之末开始 斗罗:从千仞雪开始签到装逼 师姐,请自重啊 我加载了猎魔游戏系统 刚刚被贬,你告诉我这里是遮天? 人在异界不想成仙 修真从培养灵根开始 忍界短视频,从点赞开始! 武侠:从笑傲江湖开始坑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