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玄幻魔法 > 杂牌天师录 > 木龙篇 第十九回 略施巧技奇斗酒 肝胆显露真英雄

木龙篇 第十九回 略施巧技奇斗酒 肝胆显露真英雄(1 / 1)

杭州六月,炎日的季节。江南特有的梅雨季,潮湿闷热的气候让来往的行人,心里都泛起些许烦躁。

酒楼的青石地板,泥泞潮湿。才刚刚拖干净的地,被来回的顾客这么一踩,便又变得脏起来。

孙伯亢此时正坐在大厅里,和四兄弟喝酒。他性来怕热,这几日阴雨连绵的天气,更让让他的心情觉得烦闷,总感觉有一股无名之火涌上心头,无处发泄。

正当孙伯亢低头郁闷的一杯一杯喝酒的时候,石子盟低声道:“你们注意瞧那边,那个服务员也是一个妖精。”

五兄弟朝门帘外望去,只见一个面容年轻姣好的女服务生站在一个小桌前,服务着一个年轻人。但是她脸色阴郁,似乎在和年轻人小声争论着什么。

孙伯亢转头侧耳,用心听他们在说些什么。

只听那年轻人道:“你这个月交的钱完全不够数啊,你这个样子让我很难办。”

女服务生神色纠结,小声道:“道爷,我一个人在这里打工不容易。除去我日常生活所要的开支,这些钱已经是我省吃俭用下来的了。”

年轻人冷哼一声,显然对女服务生说的话感到不屑。他站起身,凑上脸来狠狠威胁道:“如果你不想办法再把钱搞多点,那就别怪我暴露你的身份了。我会和你老板去说,他手下的人不是人!是一只兔子精!你觉得你老板到时候会怎么想,到那时就连我都帮不了你了,会有收服你的道士不断赶来这里。”

原来,每个月兔子精都得将工资的一部分贡献出来,当做他保守秘密的“封口费”。这里美其名曰是封口费,实际是年轻道士以这个秘密为要挟。一旦兔子精的身份曝光,那么她就无法在这个地方再待下去。

九州大陆有很多动物修炼成精,但并不是所有妖精都是法力高强的。也有很多妖怪战力低下,只求在人类城市里觅得一个身份和位置,赖以生存。这个兔子精便是典型的例子。这个道士就是利用了这点,干起这欺软怕硬的勾当。

“岂有此理!光天化日下竟然有人做起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欺负这种低级妖精算什么本事,我要去教训教训他。”孙伯亢用力放下酒杯,砸了下桌子。

正当孙伯亢要起身找那道士的麻烦时,仇折林连忙一把摁住了他,仇折林明显感受到,又有一个道士进来了。

只听大门响起服务生的“欢迎光临!”门口走进来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女孩子一头深栗色卷发,容貌清甜可人。

“那是那道士的帮手吗?欺负这一个兔子精居然还需要两个人这么大费周章?”孙伯亢恨恨道,脸变得通红。

那女孩子径直走过道士和兔子精,在一旁坐了下来,高声吆喝那个兔子精:“服务员,点菜!”

“看样子他们好像并不是一路的。”仇折林低声道。

兔子精走到岳馨瑶身旁点菜的时候,岳馨瑶便察觉到了她身上异样的气息。但她只是淡淡的抬头看了她一眼,便继续低头点菜。

“喂,你搞定了没,我这边的事情还没谈完呢!”那年轻道士在一旁叫嚣。

岳馨瑶瞥了他一眼,故意放慢速度点菜。兔子精在一旁拿着菜单,脸上都开始有些汗。等岳馨瑶慢吞吞的点完菜,兔子精又回到了道士桌前。

道士继续低声威胁道:“这件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如果你再不乖乖的照着我的话做,那恐怕……”道士之所以突然变得狮子大开口,是因为前几日赌博欠下了很多钱,现在他急需用这个来填补自己的空缺。

兔子精低着头眼眶泛红,使劲咬着嘴唇不让眼泪掉下来。眼泪汪汪的样子让任何男人看到都会心生怜惜,但是道士却丝毫不为其所打动。

道士不耐烦了,又要说什么。却见一人拉开兔子精,在他面前坐了下来。这人正是岳馨瑶。

道士见这女孩看着自己,不禁问道:“你……有事吗?”

岳馨瑶笑道:“倒也没什么事,我刚才在旁边不巧偷听到了两位的谈话。所以我就想插进来,阁下看来也不是一般人,敢问出自何门何派?”

道士知道岳馨瑶也是一个道士后,并没有惊喜,反倒是担心起来,担心她也想分一杯羹。兔子精本来就不是一块肥肉,再匀一点出去自己那就剩不下什么了。

想到这里,于是他俯过身在岳馨瑶耳边低语道:“这块肉我已经盯上了,既然是同门中人,你就行个方便。在下三符派吕方一。”

他自报身份,三符派在杭州也算得上一个有名的门派,以三道符著称。他的目的也是想岳馨瑶知难而退。

不料,岳馨瑶怒道:“呸!谁和你是同门中人,我当是什么名门正派里的败类,原来是不入流的闲散道人,在此招摇撞骗。”

她将天师府的令牌摔在桌上:“我是天师府的岳馨瑶,我还当你是败类呢,没想到你连当败类的资格都没有。这兔子精我罩了,要是今后你胆敢再来找她的麻烦,我绝不饶你!”

道士看清令牌天师府三个字后,神色巨变。天师府可是有名的宗门,三符派这种地方门派和它起来,那真是蜉蝣见大树。更何况自己现在干的是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要是岳馨瑶去门里兴师问罪,他恐怕得吃不了兜着走。

他深知眼前的这个年轻姑娘不好惹,连声道歉后就离开了。岳馨瑶带着鄙夷的眼神目视着道士离去后,起身安慰兔子精:“放心,都没事了。这人渣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这是我的联系方式,如果以后再有这种麻烦事,你就联系我。在下天师府,岳馨瑶。”兔子精终于忍不住了,抱住岳馨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头埋在她肩膀上抽噎。

正当岳馨瑶不知该怎么安慰她的时候,一旁一个服务员走了过来,尴尬道:“小姐,你点的那条鱼,我们卖完了,没有了。”

“没有了?”岳馨瑶很生气,“我来你们店里吃饭,就为了这个菜啊,你现在和我说没有了?”

服务员不好意思道:“真抱歉,这是我们的疏忽。最后一条鱼,被那桌客人点走了。”他用手指指孙伯亢他们。

岳馨瑶顺着看过去,看到孙伯亢五人也在看着自己。孙伯亢冲她叫道:“那鱼现在还没上,如果你不嫌弃,就和我们一起吃吧,我请客!”

“这叫什么话!”岳馨瑶转头往门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又踌躇了。最后又转身走到孙伯亢他们那里坐了下来。

“我事先可说好,我可不需要你请客。我到时候会把我的那份钱付给你。”

孙伯亢笑道:“岳小姐这叫什么话。你刚才的所作所为,我们都看在眼里。能够结识你这样的女中豪杰,是我们的荣幸。”说完,五人同时释放了自己的气息。

岳馨瑶笑道:“原来,你们五位也是……”

孙伯亢道:“在下孙伯亢,这些是我的四个兄弟,我排名老大。”

“在下仇折林。”

“在下石子盟。”

“小生柳卿来……”

众人一一自报家门,和岳馨瑶敬酒。

岳馨瑶干完五杯酒,吐了吐舌头:“好辣。”

石子盟称赞道:“岳小姐好酒量啊,这酒度数可不低。”

正在众人交谈之际,兔子精端着那条鱼走了过来。她脸红道:“这条鱼你们不用付了,我帮你们买单了。”

“那怎么行。”岳馨瑶放下筷子,“那我岂不是和那人渣道士一样了?”

孙伯亢道:“即是兔小姐一番心意,你就收下吧。”兔子精连忙点头。岳馨瑶见此,不为难她,也就收下了。

众人觥筹交错间,孙伯亢酒劲上头,又开始吹嘘起来。说自己酒量天下第一。“我看岳小姐酒量也不错,敢不敢比试一下。”

“比就比,谁怕谁?”岳馨瑶吃软不吃硬,平生最见不得别人激自己。

“爽快,服务员,上酒!”

其实岳馨瑶的酒量并不好,论喝酒,她哪可能是孙伯亢的对手。几杯烈酒下肚,她就热气上脑,头晕目眩起来。孙伯亢那边也并不容易,他那张大脸和猴屁股一样泛的通红。

但是孙伯亢不知道,岳馨瑶修炼的火系法术里刚好有一门解酒的功法,能够化解酒气。岳馨瑶暗地里使劲,酒意就化作无形的气体从头顶上散出去。这功法一施展,岳馨瑶就舒畅了许多。

两人一杯接着一杯,孙伯亢的脸也越来越通红。反看岳馨瑶那边,倒是什么事都没有。四兄弟也心里惊奇,这小妮子难道真就千杯不倒吗?

最终,孙伯亢“咚”的一声,头倒在桌上,不省人事。

众人从回忆里出来,孙伯亢对岳馨瑶道:“这次回去以后,我的酒量也远超从前,岳小姐,今天我们再来个不醉不归怎样。”

岳馨瑶忙摆手道:“这次就算了,我还有要事要做。下次,下次一定尽兴而归。”

“行。”

岳馨瑶和五兄弟在酒楼告别后,并没有回到自己的酒店,而是打车直奔西湖而去。

最新小说: 御兽:开局契约龙兽 神级扮演之开局100块路费 全西游都慌了之我的徒弟都成圣了 道爷下山 破球之主 巫师:我带错了系统 龙归2008 斗罗:开局先霸占蓝银皇 崛起神祇时代 苦境:牧天诛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