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玄幻魔法 > 杂牌天师录 > 灵猫传 第七回 冥界

灵猫传 第七回 冥界(1 / 1)

这几日忙着采购清单,岳馨瑶四处奔波甚是劳累。

一夜,她从床上被雨声惊醒,却看到房间的窗户兀自打开,上面居然坐了一个人。

“你是谁?”她立即从床上坐了起来,警惕的看向他。

那人笑道:“你用不着这么激动,我并不会伤害你。我只是想来……看看你。”

“看我?我有什么好看的,我们俩认识吗?”岳馨瑶爬起身,打开了房间里的灯。

坐在窗台上的是一个银发如瀑的男子,一身素色锦衣华袍但却又不显得柔媚。他肤色如玉一般冒着淡淡地华光,一只脚盘坐,另一只脚耷拉在窗台。尖利的脚指甲从每个脚趾延伸而出,他居然没有穿鞋。

岳馨瑶注意到尽管窗外暴雨倾盆,这个人身上竟然没有一丝被雨点打湿的痕迹。换做是常人,冒着这么大的雨前来,早就应该很狼狈了。但他却淡定从容,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你是谁?”

“我是魅。”

“你来这里干什么?”

魅不理她,只是自顾自地道:“你和他长得很像,也不对,半分像他,半分又像你的母亲。特别是眼睛,长得简直是一模一样!”

“你,你说的不会是……”岳馨瑶颤声问。

那人点点头道:“没错,我说的就是你的父亲,岳步卓。”

“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啊?”岳馨瑶问道,话刚问完,她心里顿觉疑惑。明明刚才还是对这个不速之客充满敌意,但似乎他身上仿佛有种说不出的魅力似的,一下子让自己卸下了心防,相信了他的话。

“他啊。”魅仰起头,两个弯弯的月牙眼里像是写满了回忆。

“就像是驾驭着鬼神一般,是个很了不起的人呢。”

“怎么样,你现在可以相信我了吗?”魅笑道。

岳馨瑶心里想说我不知道,但话说到嘴边,却竟是怎么也说不出口。

“那我们就即刻启程吧,轿子已经在外面等候了。”

岳馨瑶还想要问他,这么急是要去哪里。可手却被魅一拉,身体软乎乎的便不由自主地和他往窗台走去。

只见窗外,凭空漂浮着一顶轿子,轿子由白色的云锦制成。漆黑的夜空下,淡淡地发着柔和的光。抬轿子的,竟然是四只穿着衣服的黄鼠狼。这四只黄鼠狼原本面无表情,但看到岳馨瑶后也都向她点头微笑示意。

岳馨瑶疑虑自己哪来这么大的牌面,但还没来得及细想,就被魅轻轻推入了轿子中。

“坐稳了,岳小姐。月黑风高,小心着凉。”魅凑进头来,嘱咐完便将帘子放下。

岳馨瑶只觉轿子外风声大作,雨点噼里啪啦的打在顶上,身体传来一阵失重感。过了一会,这种紧张的感觉没有了,雨声也暂息,显然轿子又平稳起来。

她将帘子掀开一看,发现他们现在居然是在云海之上。此刻他们早已穿过乌黑的积云,皎洁的月光照耀在云层里,轿子就像是一艘白色的小帆,在云海里缓缓的移动。她环顾四周,只看到黄鼠狼轿夫在云海里有节奏的摆着双腿,却全然不见魅的踪迹。

她往头上一看,才发现魅原来是坐在了轿子的顶上。

只见他仍是盘腿坐在上头,眼睛出神地注视着前方。

魅看到岳馨瑶正仰头注视着自己,便微笑着朝她伸出了手,作出了邀约。岳馨瑶将手递给魅,一把便被拉了过去。

魅用手指着底下的情景,说道:“你瞧,这便是你们人类的都城。”

此时轿子已经穿过了云海,天上月明星稀,底下则是黑黢黢的连绵严峻的山脉,山脉包围着的就是扬州城,原本一座座宏伟的高楼大厦,此刻已变成星星闪闪的灯火,许是太高的缘故,岳馨瑶看不清涌动的车流。

“好美啊。”岳馨瑶赞叹道,她之前也让敖杉带遨游天际,但从来没有见到过这般景象。

“很美吧,你觉得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这更美的东西吗。”魅轻声问。

“烟花。”岳馨瑶答道,“我最喜欢小时候家里过年放的烟花了。可惜……这里不可能能看得到烟花”

魅伸出右手,清脆地打了个响指。

“啪!”

不远处的高空,无数个冰晶在空中爆开,化作细微的粉尘。在月光的照耀下,璀璨无比,像是一朵朵冷艳的烟花在夜空中盛开。此番景象,能让所有人都心旷神怡。连岳馨瑶都忍不住欢呼起来。

“回去吧,我们快要到地方了。”

岳馨瑶刚坐回轿子,便感觉到轿子明显提速了。又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她听到魅的声音在外头响起。

“出来吧岳小姐,我们到了。”

岳馨瑶走出轿子,发现他们此刻到达的地方是一片荒无人烟的郊野。四下寂静无人,只有虫鸣和鸟“咕咕”的叫声。

魅手一挥,四只黄鼠狼轿夫变回了原形,追逐着跑向野地里不见了。

“轿子停的不是地方啊。”魅皱了皱眉,“我们还得往前走一段路。”他拉着岳馨瑶,沿着土路直往前走。

没走多远,一座破败的小庙便出现在了岳馨瑶的眼里。

它就这样耸立在宽阔的平地上,显得既突兀又孤寂,虽然隔着老远,但是也挡不住它的破败感。加上附近环境的渲染,很容易让人以为里头有鬼魂在踽踽独行。

那是一座石头盖起来的小庙,等走到尽头,岳馨瑶借着依稀的月光,看到这间破庙上写着三个字“东岳庙”。

“东岳庙!”岳馨瑶心里惊呼。关于东岳庙的传说,她早有耳闻。相传这庙里往下的十层台阶,供奉着十殿阎罗。那是死去的人最后都会去的地方,底下长明的灯光,指引着最后的归途,那是无论怎样都不会迷失的亡者之路。

“你究竟要带我去哪里。”岳馨瑶停住不动了,她的心情在此刻变得有些动摇。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勾魂使者吗,难道自己阳寿已尽,他是来索命的。

“别害怕,我会害你吗?”

“不会。”魅的声音就像是一针定心剂,岳馨瑶就这样又迷糊的,跟着魅走了进去。

里头并不像她所想的那样,供奉着许多神像。相反,里头什么都没有,除了角落里有一口孤零零的古井。

“这庙的年代这么久远,这口井想必早就干了吧。”岳馨瑶说。

魅竖起手指放在嘴边,示意岳馨瑶噤声。

“你听。”

突然,岳馨瑶像是听到了什么水声。紧接着,这水声越来越大,居然嘈杂的震耳欲聋起来。就像是底下有一条奔腾的河流。

“这就是忘川的声音。”魅说道。

“来吧,咱们往下跳。”

“往下跳?你没开玩笑吧。”

“放心,不会死的。”

这回,魅没有拉着岳馨瑶,而是径自跳了下去。岳馨瑶在井变等待许久,都没见他上来。魅一离开,岳馨瑶顿时恢复了原本的大小姐脾气。她心想:“莫非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着阴曹地府?既然都到这了,就算底下是奈落黄泉,我也要去闯上一闯。”索性一咬牙一闭眼,也跳了下去。

没想到的是,她居然然稳稳的落在一艘“船”上,她睁眼一看,那并不是什么船,而是一朵粉红色的巨大莲花。

“我相信你会下来的。”魅在一旁,仍是笑眯眯的样子。

莲花四周是奔腾的流水,但它却能稳稳的停在水中不动。顺着流水,岳馨瑶看到许多由纸叠成的小船,还有小花随着忘川移动。甚至还有许多蜡烛。

等岳馨瑶坐稳后,莲花便如脱了缰的野马,往前漂去。忘川水声虽大,但河面却并不宽。相反让人觉得甚至都有些窄。两岸是白茫茫的土,耸立着黑色嶙峋的山石,没有丝毫人类文明的痕迹。

再往前漂流一阵,两岸出现了一大片一大片的花海。妖艳欲滴的红色让岳馨瑶看得出了神。

“那是彼岸花,你不要一直盯着它们看。寻常人会被它们迷了心魄。”魅伸手捂住了岳馨瑶的眼睛。

没过多久,二人眼前出现了一座简陋的石桥,待莲花船从桥下穿过,就像是有人按下了开关,原本白昼的天,一下子变成了黑夜。

“欢迎来到冥界。”魅说。

霎时间,两岸边碧瓦朱甍的城市,如画卷般在岳馨瑶眼里展开。这和她原本心里描绘出的万人哭嚎,血海滔天的炼狱景象完全不同。

漆黑的夜空,挂满红灯的亭台楼阁,青石砖旁蜿蜒着水道和河流。

“袨服华妆着处逢,六街灯火闹儿童。长衫我亦何为者,也在游人笑语中。”

这是昔日的长安城啊!

魅看着岳馨瑶瞪大眼睛合不拢嘴的滑稽表情,笑道:“这可是秦广王的手笔,他把长安城原模原样的搬了过来。为此他沉睡了三天三夜。”

二人靠了岸,岳馨瑶指着街道上来往的众人,问道:“那这些百姓呢?他们也都是当时的居民?”

“他们和我一样,都是妖灵。”

“哦,也对。”岳馨瑶定神一看,的确能看到虽然有些人是凡人模样,但其中也夹杂着一些异类。

“你叫魅……魅……”岳馨瑶惊呼道,“你叫魅!你不会就是魑魅魍魉四个小鬼吧。”

魅道:“你们人类传说中的魑魅魍魉,里面的确是有我的形象。但是你搞错了,魑,魅,魍魉。其实是三个妖灵,并不是四个。”

“哦哦。”岳馨瑶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那其余两位呢?我怎么没见到他们。”

“他们?魑我不清楚,好久没见了。魍魉指不定现在窝在哪个水道里。走吧,我的任务还没结束呢,我们还得去见阎罗王。”

二人继续往前走,走进城中后岳馨瑶越是目不暇接,称赞不绝。城中水道辉映着十里红光,池沼馆阁犹如画景风光,晚风吹到精美的歌楼舞榭,到处都是笙箫管乐齐鸣。琉璃灯彩光四射,满城都是笑语欢声。

十里风景旧长安,原来这就是长安城当年的繁荣升平。

忽然,二人头顶刮来一阵疾风,十几道身影在空中飞速的穿梭。黑压压地朝他们而来。

岳馨瑶明显能感觉到,这浓浓的敌意。

最新小说: 秦臻萧泓宇 游仙观,一切从末法之末开始 斗罗:从千仞雪开始签到装逼 师姐,请自重啊 我加载了猎魔游戏系统 刚刚被贬,你告诉我这里是遮天? 人在异界不想成仙 修真从培养灵根开始 忍界短视频,从点赞开始! 武侠:从笑傲江湖开始坑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