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玄幻魔法 > 杂牌天师录 > 灵猫传 第八回 阎罗王

灵猫传 第八回 阎罗王(1 / 1)

这十几道黑色的身影落在地上,将二人围了起来。岳馨瑶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怪异的东西。人不像人,鸟不像鸟。就像是长着喙的黑色人偶,而且身形接近透明,几乎都要和环境融在一起。

“他们是谁……”岳馨瑶看到这十几双怪异的眼睛齐刷刷的盯着自己,不禁毛骨悚然。这十几张面无表情的鸟脸。

“别害怕,他们不会伤害你的。”

魅话音才刚落,那十几道身影又朝他们逼近了几步。完全并不像魅所说的那样友好。

“魅,你居然带人类来这里。”

“人类,这不是你该窥探的世界,留下吧。回不去了。”

“留下吧。”

“留下。”

“回不去了。”

十几个声音络绎不绝的响彻在岳馨瑶的脑海里,越听越让人感到心悸。

“啊!”她忍不住大叫起来。

魅站在她身前,护住了她:“别这么紧张嘛,你们被她看见没关系的。”

这些黑影仍是面无表情:“放手,你不要包庇人类。”

“她可是人类世界新的言能者哦。”

黑影们愣住了。

“不可能,不可能。”

“我们随风向南,飞跃森林河谷,群山海洋。再古老的地方……没有了,没有了……证据呢?”

魅指了指岳馨瑶的眼睛,说道:“她是那个人的后代。”

黑影们凑上来看了看。

“原来是这样,是那个人的后代,那个人……”

“太好了,太好了。”

“已经很多年没有桥梁了,启程吧,启程……”

黑影们随风而起,在夜空中消失不见了。

“他们是谁……样子看起来好可怕。”

“他们是随候鸟一起迁徙的节历神。”

“他们也认识我爸爸吗?”

“当然。”魅点了点头。

“你刚才说的言能者,那是什么?”

魅道:“正如你所看到的一样,用你们的话来说,这里就是一片巨大的灵域。我们从来不问及你们人类的世界,我也不会带人类来这里。除非一些特别的事情。至于言能者嘛,就像是在这两个世界里建立起的桥梁。”

岳馨瑶还想问点什么,突觉腿边被什么撞了一下。她低头一看,发现竟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孩童,孩童扎着两个小辫,手里拿着串糖葫芦。

岳馨瑶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小女孩脆生生的说了句“对不起”,就跑开了。

“我们走快点,阎罗王还在前面等着我们呢。”魅说道。

“阎罗王?是传说中里的那个阎罗王吗?”

“当然。”

一想到阎罗王,岳馨瑶的脑海里就浮现出阴森诡异的阎罗殿里,牛头马面站在两旁,黑白无常耷拉着惨白的脸,露出鲜红的舌头的景象。她忍不住打了个冷噤。

魅见状笑道:“不用这么担心啦。十王中,不乏中立派。不仅仅是刚才我与你讲的秦广王,爱寄情于山水。阎罗殿下也是一位酷爱人类文化的神王。”

“哦?是这样吗?那牛头马面,他们也真实存在吗?”

魅不作回答,只是道:“到了那里你就知道了。”

二人又走了一段时间,直至到了一座毫不起眼的黑色木质阁楼前。

“这就是阎罗王住的地方?不会吧……要知道越是领导级别的人物,所对应的的地方应该最为高级才对。”

魅耸了耸肩道:“你别拿你们那一套和我们想比,我们可不像你们人类那样爱慕虚荣。”

这阁楼外表虽看着不起眼,但里头却是错综复杂。他带岳馨瑶穿过一个幽暗的长长的木质长廊,七绕八拐的,最终拉开了一间老式居所的门。

这间房子的装饰颇有90年代的意味,四周堆着高如小山的杂物,只有一台老式的黑色彩电在朝外透着幽蓝的光。

“这是……阎罗王?”岳馨瑶嘴角有些抽搐。

这根本就是个小孩子啊!

只见那台黑色老式的电视机前,盘腿席地而坐着一个小男孩。看上去丝毫没有威严的气势,更别说青面獠牙和冷峻黑脸了。他手里还拿着老式的小霸王手柄。

“阎罗殿下,人我给你带到了,我就先行退下了。”虽然眼前这人的样子只是个小男孩,但岳馨瑶看到弯腰鞠躬的魅的脸上,写着说不出的恭敬。

“好的,你去吧。”小男孩点点头。

房门一拉,一下子房间里就剩下岳馨瑶和阎罗王两个人。两个人大眼对小眼,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玩的这款游戏叫做魂斗罗吧。”岳馨瑶率先打破了宁静。

“你怎么知道,这游戏好难玩的。我打了好几次都没有通过关。”

“陛下,这游戏其实是需要两个人玩的,这样子才更好通关。”

阎罗王立马给岳馨瑶挪了位子,岳馨瑶也毫不客气,插上手柄就在他身旁坐了下来。

伴随着最终BOSS噼里啪啦的爆炸声和胜利的音乐,阎罗王在岳馨瑶的带领下,顺利通了关。

“哇!你好厉害,居然一次就通关了。”阎罗王称赞道。

“还好啦。”岳馨瑶嘴上谦虚,但是心里却想:“这游戏老娘小时候不知道打了多少遍,想当年可是可以无伤通关的。”她突然发现,眼前的这个阎罗王,也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吓人,其实还是蛮亲切的。

“你真是阎罗王吗?”

“当然。”

“那你为什么长这个样子。”

“样子是可以变得。”

“这些东西是什么?”岳馨瑶指了指堆在四周的杂物。

“那些可是我叫人搜集来的,全世界最好玩的游戏。”

岳馨瑶从中抽出了一盒,看到上面写着三个字,“泡泡龙”。

“……”岳馨瑶陷入无言。

“你们这么大费周章地把我弄到这里来,不是单纯的就是让我陪你打游戏的吧。”岳馨瑶开门见山。

阎罗王伸手关掉了电视机,转过头道:“其实我这次叫你来,是想拜托你一件事情。”

“拜托我?你的能力这么强,有什么事是需要我这种无名小卒帮手的。”

“魅和你说过啦,我不插手人间的事情的嘛。所以这件事情还是需要麻烦你啦。”

“什么事?”

阎罗王打了个清脆的响指,岳馨瑶眼前就浮现出一幅画面来。画面上是一个皮肤白皙的男子,不过引人注目的是,是他脸上布着几道触目惊心的伤疤。

“此人名叫杜屿,此前一直被关押在修罗血狱。不过前几日,发生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

“什么事?”

“古往今来,从来都没有人能够逃离修罗血狱。可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竟然从修罗血狱里逃了出来。”阎罗王挠了挠头,“而且逃出的时间好像已经很久了。只不过我们这段时间才发现,看来我得叫人维护下这个系统了,居然出了BUG。”

“所以你特意叫我来是为了……”

“没错,岳小姐。”阎罗王正色道,“我要拜托你的事情就是将杜屿捉拿回来。此人天生重瞳,本是圣人之体。但却走了歪门邪道,修炼了一门名叫五婴食灵功的法术。为了炼成这门法术,在你们人间,已经有几十个阴年阴月阴日阴时的孩子死在他的手上了。”

岳馨瑶望着这副画沉思,她已经将这人的相貌记在心里,更何况是一个这么“特别”的人。

阎罗王又打了个响指,魅应声走了进来。

“好了,送岳小姐出去吧。”

“好的。”

待魅和岳馨瑶走出阁楼,岳馨瑶忍不住问道:“我心里还是不解。你们一个个口口声声说不管人间的事务,但是所做的又和所说的起冲突。这个杜屿不就是你们抓来的吗?哈哈,你们一定是也看不下去这种人在人间为非作歹吧。”

魅笑了下,说道:“抓杜屿回来的,不是我们,正是你的父亲岳步卓。”

“啊?”岳馨瑶惊讶道,“为什么他会抓杜屿来这里?”

“正因为我们不插手人间的事情,所以在某一方面,我们就需要有人在人间帮下我们的忙。而岳步卓,就是人间的‘守护者’。”

“守护者,听起来好酷啊,诶,既然你今天来找我帮你们做事,是不是也代表着我也可以当守护者了?”岳馨瑶问道。

“你不配。”

“我靠,你什么意思?”岳馨瑶有些生气了。

“行了,是时候该回去了。”魅将手搭在了岳馨瑶的肩上。

“诶。”岳馨瑶被他的手这么一搭,身子顿时软绵绵,轻飘飘起来。意识也逐渐变得模糊。最后,她只感到魅将自己伸手一推,自己便从床上醒了过来。

“嗒嗒。”伴随着两声扣门声,素尘捧着早餐走了进来。

“小姐,你怎么啦,我看你脸色好像不太好。”

“我没事。”岳馨瑶用手扶住了自己的额头,“我只是感觉,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很奇怪的梦。”

昨天的那一切从未有过的,超出其常识的体验,真的只是一场梦吗?

岳馨瑶转过头,突然发现自己的床柜多了个东西,只见自己的床柜上。

静静地躺着一株彼岸花。

最新小说: 秦臻萧泓宇 游仙观,一切从末法之末开始 斗罗:从千仞雪开始签到装逼 师姐,请自重啊 我加载了猎魔游戏系统 刚刚被贬,你告诉我这里是遮天? 人在异界不想成仙 修真从培养灵根开始 忍界短视频,从点赞开始! 武侠:从笑傲江湖开始坑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