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玄幻魔法 > 杂牌天师录 > 灵猫传 第十九 静雨记忆复苏

灵猫传 第十九 静雨记忆复苏(1 / 1)

茅顶山有一修建的水泥路直通山顶,静雨和白无敌就沿着山路一直往上走。途径山腰的时候,白无敌看到了几座残破的民居,老旧的电线乱七八糟的缠绕着一起,在屋檐下集聚,积满了灰尘。看来山上还是有一些老人在居住。

几条土狗冲出来,对着他们两个不速之客狂吠。白无敌瞪了他们一眼,土狗们便夹着尾巴嗷嗷惨叫的逃回了家。

“走,过去看看。”静雨道。

“去那干嘛?几间破房子有什么好看的。”白无敌不解。

“讨口水喝。”

白无敌虽然心里不愿意,但是只能依他。静雨走到房子门口,看到里面有个老太太裹着棉袄坐在椅子上发呆。

“老人家,这山路通往哪里。顶上还有东西吗?”静雨问道。

“这山顶上有座张家祠堂。要是再往边上走,就是坟区了。”老人回答。

“好的。”静雨谢过老人,又走了出来。

“奇怪,你不是说来喝水吗?怎么现在又走了?”白无敌道。

静雨看了白无敌一眼,没说话,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们两个在某些方面就像是两根平行的电线,永远都不能交汇连通。

他们继续往上走,山路边上就是溪流。静雨听着哗啦哗啦的流水声,心里很是享受。

“小心!”白无敌拉了静雨一把,不让他再往前走。

“怎么了?”

“你看。”白无敌指了指前面。

原来离两人半米远的地方,有一条红白相间的水蛇。它虽然只是过路的,但也把白无敌吓了一跳。

“蹭蹭”两下,在白无敌的利爪下,水蛇就变成了几截肉块。

“人家好端端的又没惹你,你杀了它干嘛?”静雨生气道。

“我不管。我怕它再咬到你,你又得晕过去了。”明明中蛇毒的是静雨,但白无敌却如同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一般。看到小蛇都会让她惊出一身冷汗。

静雨啼笑皆非,他也不好再说她什么。毕竟他心里知道,白无敌这是在关心自己。

此处已经是分叉路口,再往上走便是张家祠堂。

“我们往右边走吧。”静雨说道。

“咦?你不是要去张家祠堂吗?”

“不,我要去的是另一个地方。”静雨回答。

右边的路便不再那么好走了。水泥路一直到刚才的地方就算是延伸到了尽头。现在的路都是泥路,长满了杂草。泥路上有一串脚印,显然有人刚刚从这里走过。二人沿着脚印,跟了上去。直到一座座小山头出现在他们眼前,屹立在若干个山头上的,便是一座座坟墓。有的坟头上插了束白布做的旗,证明坟里躺着的人已经离开了人世。有的坟头上还有红旗在飘,意思是主人尚在人世,还未躺入其中,这是他们给自己预留的坟冢。

不远处的一个山头,一个穿着黑衬衫的男人站在一座坟前。男人个子不高,肩膀却很宽。他就那样静静的一个人站在坟前,眼睛里写满了寂寥与落寞。

霜轻未杀萋萋草,日暖初干漠漠沙。老坟旁艾草黄如嫩树,新坟上旗帜白如狂花。

静雨停住了脚步,同样一言不发,看着男人。

许久后,静雨开口道。

“你说,人活在这个世上。来经历这些生离死别,病老痛苦,是为了什么?”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辈子如果能和爱的人在一起,死都值得了。”白无敌不觉搂紧了静雨的胳膊。

白无敌涉世未深,内心单纯的就像个少女一样。但她说的也不无道理,每个人对于生活,都有不同的理解,静雨心想。但他现在却不知如何去面对一个事实。自己的同胞哥哥竟然为了王位对自己下如此毒手。王位,权利,欲望,这些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你搂我这么紧干嘛?”

“啊,不好意思。”白无敌立马松开。

“你说,过平平淡淡的日子好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像是现在这样,和岳馨瑶,石敢当他们一起生活。”

“我觉得挺好的呀。”白无敌回答,她不知道静雨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是啊,我也觉得挺好的。”

白无敌突然觉得静雨变得好奇怪,虽然他们之间之前也并不熟络。但今天的他让她感觉,就像是一个陌生人。一个陌生的老人。

“回去吧。”

素尘平躺在一个石棺里,石棺里头垫了层厚厚的沙土,素尘身体周围无数道复杂的沟渠是竹老费了一番功夫挖出来的。他已经服了药,陷入了沉睡。想要恢复记忆,就得平定神思,期间不能受到外界的一丝一毫干扰,不然就容易出岔子。

岳馨瑶在一旁,帮助竹老来实施这个解除封印的术,她原本以为,封印术和她之前施展过的三星耀月术一样,需要很复杂的工序和法宝。但是竹老这次用的,仅仅只有几根普通的蜡烛。蜡烛也只是分别摆放在石棺的四周。

竹老看出了她心中的疑虑,说道:“封印术和封印术之间大不相同,因术而异。我这个术,重点在于气的运用。但是有些术,就需要有严格的物品作为条件。”

岳馨瑶的好学心一下子就上来了,问道:“竹老你能否给我细讲下这些封印术。”

“这个术过程需要等待一段时间,我等下给你讲吧。”

“行。”

竹老布置完蜡烛,心中默念口诀,对着素尘一指。令人诧异的一幕出现了,岳馨瑶眼睁睁看着素尘的头发越来越白,越来越白。就如同一个年轻人,转眼就老去。但好在素尘的脸并没有变得苍老。很快,素尘原本漆黑的长发便如同他的脸色一般开始惨白。紧接着,便有黑色的液体状的东西从他的身体里渗出,一点一点的沿着沟渠形成了隐秘的花纹。这便是这个术所需要的阵。

液体越来越满,逐渐的就将素尘整个人淹没在里头。看这样子是要直到淹没掉这个石棺。趁这个功夫,竹老简单的将一些封印术的概念,施术手段,大致的给岳馨瑶讲了一遍,岳馨瑶也很用心在听。

等将封印术讲完了,液体已经快溢到了石棺的边缘。竹老再用手一指,液体便不动了。岳馨瑶帮他一起将石板抬上去,盖住了石棺。在石板完全盖住石棺的那一刻,周围的蜡烛一下子全灭了,冒出了缕缕青烟。

“素尘要等完全恢复记忆,需要一段时间,这些时日你就留他在我这里吧。静雨的伤已经接近痊愈了,现在已无大碍。”竹老道。

“好的。”岳馨瑶回答。

正巧在这段时间,她还有一件要紧事要做。

岳馨瑶让宁玦和石敢当带静雨先回力宗,她和白无敌还有一件事情没完成。

“白姑娘,你答应我一旦静雨的病治好就带我去灵猫族的事情,还算数吧。”

“算数。”白无敌看到静雨痊愈已是欣喜万分,此刻她已经完全将岳馨瑶当做自己人。那么带她去灵猫族浮玉山的事情既然是先前答应的,现在自然义不容辞。

最新小说: 秦臻萧泓宇 游仙观,一切从末法之末开始 斗罗:从千仞雪开始签到装逼 师姐,请自重啊 我加载了猎魔游戏系统 刚刚被贬,你告诉我这里是遮天? 人在异界不想成仙 修真从培养灵根开始 忍界短视频,从点赞开始! 武侠:从笑傲江湖开始坑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