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玄幻魔法 > 杂牌天师录 > 山海卷 第四回 巧遇

山海卷 第四回 巧遇(1 / 1)

老板娘从高脚凳上下来,到背板拿了钥匙。那是一枚古铜做的小钥匙,造型十分精致。岳馨瑶跟着她上了楼,木楼梯嘎吱嘎吱作响,昏暗潮湿的楼道里弥漫着一股防腐药水的气味。

岳馨瑶皱了皱眉,心里感慨自己这两千大洋可算是白扔了。

“客官里边请。”

好在房间不赖,并不和走廊相同。灯光温馨,散发着晒干的薰衣草的香味,助人入眠。

虽然这房间价格极贵,但是屋内设施还算不错,不仅房间宽敞,浴室里还有巨大的木桶,可以用来泡澡。

而且最重要的是,岳馨瑶住的那间房,居然就在独孤博房间的隔壁。等老板娘走后,她就迫不及待地使出洞听术,趴在墙边倾听,想要听听独孤博房间里有什么动静。但是什么都听不到。别说人走动的声音了,连轻微的鼾声都没有。

莫非,他不在房间里?

岳馨瑶蹑手蹑脚地走出了门,绕着走廊走了几圈,木地板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响声。她发现这家客栈并没有和寻常旅馆一样,装有摄像头。她来到独孤博的房门前,用了点小法术,门锁便被打开了。她推开门走了进去,果然不出她所料,房间内没有人。不仅没人,连衣物和行李都没有。被子被人叠的好好的,整洁的不像话。要不是她知道这是独孤博的房间,她都会以为住在这里的是一个作风严谨的军人。

万事不能只看表面,只要仔细找找,肯定能发现什么蛛丝马迹。于是岳馨瑶就开始翻找起来,抽屉,浴室。什么都翻了个底朝天。但是,这地方果真干净的连一只蚂蚁都没有。

“奇怪,莫非奔波儿灞给的信息有误?独孤博并不住在这里?”正当她心底疑惑的时候,走廊里传来了脚步声。岳馨瑶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莫不是独孤博回来了!

她连忙躲在一个古屏风后头,脚步声响到房门便停了。些许几秒后,房门被人打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岳馨瑶屏住神息,心脏扑通扑通,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她看到一个身材中等的男人,一身青色劲装,脚下踩着双黑色官靴。侧身对着她,站在床前。

“出来吧,我知道你躲在这里。”独孤博淡淡道。

岳馨瑶心想自己已经被发现,所以只能悻悻的从屏风里出来。

“嘿嘿,我是楼下的保洁。刚才我刚打扫完,你就回来了。”岳馨瑶尽量克制自己尴尬的神情,盼望不要露出马脚。

岳馨瑶刚说完,独孤博就闪到了她的面前。用手锁住她的喉咙,将她摁在墙上。动作异常凌厉,速度快的让她根本反应不过来。

“说,你是谁?你来这里干什么?”独孤博瞬间判若两人,脸色阴沉的可怕。

“咳咳。”岳馨瑶被他控的说不出话来,只能挣扎咳嗽。

独孤博用手点了岳馨瑶几下,封住了她的穴道,松开了她。

“靠,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岳馨瑶一下子跪倒在地上,大口的喘息。

“只要你实话实说,我不会为难你。”独孤博注意到了岳馨瑶腰间挂着的令牌,紧接着手一闪,令牌便到了他的手上。

“天师府……”独孤博用手摩挲着令牌,他翻过背面,看到“岳馨瑶”三个字。

“哈哈哈哈。”他笑了起来,立马解开了岳馨瑶的穴道,将她服了起来。

“你是岳馨瑶?”独孤博问道。

“对啊,我就是岳馨瑶,如假包换,有什么问题吗?”岳馨瑶没好气的白了独孤博一眼。

没想到独孤博抱拳,态度突然变得恭敬:“刚才我下手有点狠,对不住了。”

“靠。怎么态度反差那么大!”岳馨瑶不知道独孤博在搞什么把戏。

“你爹是岳步卓吧,我小时候可还抱过你呢!”

“什么鬼?”岳馨瑶傻眼了,她发誓自己根本不认识眼前这个人。

“哈哈哈哈。”独孤博朗声笑道,“你当然不记得了。那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你还是个襁褓婴儿。哦对了,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岳馨瑶不知道该如何说了,短短的几分钟,眼前这个男人的态度就转变的那么大,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要相信他所说的话。

“你不必担心。”独孤博看出了岳馨瑶的顾虑,“你爹岳步卓有恩于我。说起来,我算是你独孤叔叔了。”独孤博说起了以前的一些事,来换取岳馨瑶的信任。

“好吧。”岳馨瑶将来龙去脉一一讲给了独孤博听。

“原来如此……你误会我是杀南宫离的凶手了,哈哈哈哈。这也太好笑了。”独孤博大笑道。

“这里头有什么笑点吗?”岳馨瑶好生无语,这独孤博怎么那么爱笑啊。

“那你来姑苏城是做什么?”岳馨瑶问道。

“我是应老友之约,他女儿过几日出嫁,我来喝喜酒。”独孤博淡淡道。

“喝喜酒吗?”岳馨瑶兴奋的从床上跳了下来。她虽然有许多妖精朋友,但是妖精出嫁这种事情,她还是第一回。这种可遇不可求的事情,她怎能错过。

“那你能带我一起去吗,我也想去那里开开眼界。”岳馨瑶恳求道。

“当然可以。”独孤博哈哈大笑,“不过你得先叫我一声独孤叔叔来听听。如果你叫的我满意了,我就考虑下带你去。”

“好的,独孤叔叔!”

“嗯。”独孤博满意的点了点头,像是长辈关怀小辈一样,摸了摸岳馨瑶的头。他喃喃道:“十几年啊,真没想到,居然有这么久了。上次见到你,你还是一个小婴儿。现在居然长这么大了。”他捏住了岳馨瑶的手腕,摸了摸,“嗯。根骨也不错,果然是女承父志,生的一番练功的好筋骨。”

岳馨瑶看着眼前独孤博的神情,陷入了恍惚。她从小就是孤儿,身边唯一的亲人只有外公,第二亲的便是二爷许振安。眼前的独孤博虽然只是初相见,但是却给了自己一种亲切的感觉,仿佛这是自己久违的亲人一般,让人有莫名的安心感,岳馨瑶想到这里,不禁鼻头一酸。忍不住想埋头在眼前这个男人的怀里,将这些年压抑的苦楚和委屈,全部哭诉出来。

独孤博皱了皱眉:“我好像感受到了什么不一样的东西。你身上是不是被人下了一道封印。”

岳馨瑶见独孤博感知力超常,喜道:“是的。独孤叔叔,老爹送给我的一道法宝被人下了封印,你有没有办法将它解开。”

“不就是一道封印么,简单。”独孤博手一指,点在岳馨瑶的额头上。岳馨瑶感到一股寒气逼人的力量从眉心汇入身体里,紧接着整个身子都是轻飘飘的感觉。

“这就解开了?”岳馨瑶有些诧异,解开赤剑封印的方法居然这么简单。

“嗯。”独孤博点了点头,“这道封印并不复杂,只是对于你来说,可能难以解开。不过碰到我嘛,哈哈哈。这就算是叔叔送给你的见面礼吧!”

“好的!”岳馨瑶喜出望外。她没想到今日居然有这般奇妙的际遇。不仅认识了父亲的故友,还解开了赤剑的封印。

“正巧明天就是酒席,你晚上好好歇息,明儿一早我就带你去吧。”

最新小说: 神级扮演之开局100块路费 全西游都慌了之我的徒弟都成圣了 道爷下山 破球之主 巫师:我带错了系统 龙归2008 斗罗:开局先霸占蓝银皇 崛起神祇时代 苦境:牧天诛邪 神级进化动物杀手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