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玄幻魔法 > 杂牌天师录 > 山海卷 第六回 戏鸳

山海卷 第六回 戏鸳(1 / 1)

马舒舒将头埋在岳馨瑶怀里半晌,终于哭不动了。岳馨瑶拍拍她,柔声道:“好了,你将事情说出来吧,看看我有没有什么能够帮到你的。”

马舒舒将头抬了起来,黯淡道:“你帮不了我的,没有人能够帮我。”

“嘿,你这小妮子,你说了我才能帮你想办法,你不说,我怎么帮你。”岳馨瑶有些不满,这马舒舒怎么磨磨唧唧的。

马舒舒看着岳馨瑶诚恳的眼神,终于点了点头,说道:“好吧。今天是我出嫁的日子,你知道吧。”

“嗯,当然。所以呢?”

“我父亲想把我嫁给一个川蜀那里的老虎精,可是我并不喜欢他,我根本不想嫁给他。可是我父亲根本不听我的,硬是要我和他结婚,还说这是为我好,还说什么跟着周奇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慢着,周奇又是谁?”岳馨瑶问道。

“周奇是我家厨房里的一个伙夫,他在我们家干好久了。”

“哦~原来小姐你是心有所属啊。”岳馨瑶面含笑意。

马舒舒羞红着脸,点点头。

岳馨瑶懂了,怪不得这马舒舒要哭的如此伤心,原来是庞大海要拆散这对小情人。

马舒舒愤恨道:“就因为周奇是一只牛,父亲就硬生生的将我们分隔开来。还扬言我们如果还是继续选择在一起,他就要打断周奇的腿,将他的牛骨来做汤。”

“这天下居然还有这种事。”岳馨瑶骨子里的正义感又冒了出来,“都说是前世造定事,莫错过姻缘。天下有情人本都应该终成眷属,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人棒打鸳鸯。今天这回事,如若没让我碰上,但现在叫我碰上了,老娘就替你作主了。”

“真的!”马舒舒听到岳馨瑶这番话,惊喜的瞪大了眼睛。

“当然,我去和你爸谈。难道现在还是封建社会吗,遵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现在可是倡导自由恋爱。”

“没用的。”马舒舒又低垂下了头,“父亲他是个老顽固,他不会听你劝的。除了母亲,没有人可以说的动他。”

“那就让你母亲来说啊,女儿出嫁给不喜欢的人这么痛苦,当娘的肯定也于心不忍。”岳馨瑶道。

“母亲她,去世了。”马舒舒低垂眼帘,泪水又在眼眶中打转。

“啊,节哀。话说回来,为什么你姓马,你爹姓庞啊。”岳馨瑶不解,“难不成你不是他亲生的?”

“你说的这叫什么话。”马舒舒嗔怒道,“我娘姓马,我跟的是我娘的姓。”

“哦,原来如此。看来你爹的确是有爱你娘的。”岳馨瑶恍然大悟的点点头,“话说你在这哭的昏天黑地,你的那个小情郎周奇呢?他去哪了。”

“他被我父亲用铁链锁起来了,就在东厢尽头的那间屋子里。以防他捣乱,不到婚宴结束不会放他出来。”马舒舒说着说着面带悲伤,眼泪又要留下来。

“诶,你别哭。我有办法了。”岳馨瑶灵机一动。

“什么办法?”马舒舒问道。

“既然你爹是个老顽固,不能被情理打动,那我们索性就换个法子,你们直接私奔吧。”

“私奔?”马舒舒面色犯难,“那可行吗?”

“怎么,你离了你爹你就无依靠了?怕外面奔波流离的生活过不惯,千金大小姐。”岳馨瑶吐槽道。

“不会。只要能跟周奇在一起,再苦的生活我都不怕。”马舒舒神情坚毅。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岳馨瑶拉起马舒舒的手,直往东厢那而去。

东厢的尽头,黑黢黢的没什么人。照着马舒舒的指引,二人来到一间屋子前。岳馨瑶推开门前,先把窗户纸捅破了一个小窟窿往里头观看。只见里面摇晃的烛火旁,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年脚上带着脚链,被锁在墙角,望着天窗外的月亮暗自神伤。

岳馨瑶转过头看看马舒舒,心里笑道:这郎才女貌的,的确登对。

她推开门,坐在地上的周奇看到她们进来,愣了一下,紧接着连忙站起来。“舒舒,你怎么来了!被你爹发现,他会打你的。”周奇紧张道。

马舒舒一把扑进了周奇的怀里,指着岳馨瑶说道:“是她说让我来找你,说有办法让我俩私奔。”

“傻瓜,私什么奔。”周奇宠溺地摸着马舒舒的脸,“你只要平安活着,我就知足了。虽然我们没能在一起,只要你幸福快乐,我也就没有遗憾了。”

“可是离了你,我不可能幸福啊。”马舒舒动容道。

“得了得了。”岳馨瑶看不下去了,插嘴道:“那些肉麻的情话等你们从这里逃出去再说个够吧。当下最重要的是先护送你们出去。”

“没有用的。庞老爷用来锁我的锁链是用寒铁特制的精钢锁链,寻常凡物是不可能将它打开的。除了他,没有人有钥匙。你们快些离开这吧,要是让人发现就不好了。这样,你就带舒舒走,只要舒舒能够走了,我也就安心了。”周奇叹气道。

“不行,要走我们一起走。”马舒舒紧紧抱住了周奇。

岳馨瑶好是无语,她坦言自己是有些被这二人给恶心到了。她运气功力,将神思凝聚在右手。

“马小姐闪开,切莫让剑气伤到你。”

“诶?”

二人见岳馨瑶身上冒出红光,丝丝晃动,凭空在右手中凝聚成一把赤剑,赤剑熠熠生辉,将整个屋子都照亮了。

“让开。斩!”

赤剑刚触及铁链,铁链就轻而易举的被其给斩开了。

周奇不免惊叹道:“阁下真是神人也!这种铁链你居然一下子就能打开。”

岳馨瑶将赤剑放至嘴边,吹了口气,哼了一声不屑道:“别说这铁链,就连东海龙宫的陨铁我都能斩开,这算个屁。”

“娘子,我们跪谢这位恩人。”周奇拉过马舒舒,在地上给岳馨瑶磕了两个响头。

“你们大可不必如此,现在束缚没有了。趁他们还没发现,你们赶紧溜吧。”岳馨瑶连忙扶起他们。

“可是,我们从哪走呢,从正门走的话,很容易就被他们给发现了。”周奇犯了难。

“活人还能被一泡尿给憋死?”岳馨瑶无语了,这两对小情人果真是天造一对,连智商都是差不多的。她手起剑落,悄无声息的在墙壁上画出了足以让二人通过的洞。紧接着右手一掌,砖块便被打破,直通外面。

“还愣着干嘛,还不快走,我护送你们。”

“哦哦!”二人连忙动身,翻过墙洞来到了外面。

周奇因为坐了太久的缘故,腿脚有些酸麻,行动不便,所以二人互相搀扶着,一路往前走。岳馨瑶仗剑走在后头护送,一路回望确保没有人追上来。她心里很是高兴,今天又算是做成了一件好事。

他们穿过双石寨的聚落,来到一条山路处。只要穿过眼前的那条大河,他们就能离开灵域,彻底逃离这里。

正当岳馨瑶决计用什么方法送两位过河时,背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你们两个要跑到哪里去!”

最新小说: 秦臻萧泓宇 游仙观,一切从末法之末开始 斗罗:从千仞雪开始签到装逼 师姐,请自重啊 我加载了猎魔游戏系统 刚刚被贬,你告诉我这里是遮天? 人在异界不想成仙 修真从培养灵根开始 忍界短视频,从点赞开始! 武侠:从笑傲江湖开始坑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