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玄幻魔法 > 杂牌天师录 > 山海卷 第十九回 童年

山海卷 第十九回 童年(1 / 1)

昏暗的山体溶洞里,水珠“嘀嗒嘀嗒”回响在这片广阔的空间中。杜屿闭上眼,放空思绪,沉浸在此刻的“嘀嗒”声中。他要好好享受自己作为凡人的最后一刻。他脖子上的晶石项链也一闪,一闪,似乎要和他共同分享成仙的喜悦。

“杜屿!停下!”

杜屿一回头,看到手持赤剑的岳馨瑶,不禁眉头紧皱:“这个女人,怎么那么烦,简直阴魂不散!不过都无所谓了,法阵已经启动,谁都没有能力阻止我。”

“你和王巢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要如此帮他?”岳馨瑶喊道。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杜屿淡淡道。岳馨瑶竭力大喊的声音传到他耳朵里却是十分微弱。

“我是说……”岳馨瑶手执赤剑往前一步,却发现自己竟然被一道透明的空气屏障阻隔。四相转生大法为了保护施术人,竟然产生了一道防御性屏障。

“你们两个帮忙,我们三人合力把它轰开。”岳馨瑶挥斩赤剑,敖杉和素尘也尽施全力,努力轰击着这个屏障。可惜这个屏障坚硬无比,在这么强大的攻击下竟然也纹丝未动。

“杜屿,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哈哈哈哈。”杜屿狂笑道,紧接着恶狠狠的盯着岳馨瑶,“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对于普通人而言,我们这些修炼法术的,相比于他们,已经是‘仙人’的存在。可是对于同样的修炼者,还不够。我只有真正成仙,真正拥有无上的力量,才可以成为这个世界上的主宰。”

杜屿摘下自己的面具,露出了自己的脸。触目惊心的伤疤宛如一条条粉红色的蛆虫在他脸上蜿蜒。原本就不太英俊的脸,现在更是让人作呕,难以观看。

有人可以用童年来治愈一生。

但也有人,用一生以求治愈童年。

二十多年前的童心孤儿院,是锦泽县最偏远的孤儿院。墙上的白灰层已经或多或少的脱落,露出水泥砖头的墙,还有歪歪扭扭的粉笔涂鸦。墙角已经长出了野草,带一层晨露轻轻在风中摇曳。破旧的铁门上的黑漆皮已经翘起和脱落,铁门的轮子在水泥地上的门轨上磨来磨去,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足球门也已经掉了不少漆皮,露出爬满铁锈的铁杆。大院泛着一种破败和荒凉的空寂,大门也是朴素的灰白色。纵观整个孤儿院,都透着一股朴素和老旧的感觉。可以看出这个孤儿院已经有些年头了,经济状况也很不良好。

但是这样一个破旧并地处偏远的孤儿院,收留的孤儿数量,是全县所有孤儿院中最多的。

杜屿此时正八岁,父亲病死,母亲改嫁,继父嫌弃他这个拖油瓶。于是母亲带着他来到孤儿院,把他带到院长办公室,在桌子上放下一笔钱就匆匆走了。

杜屿从未来过孤儿院,他对这个破旧、空旷的建筑充满了新奇。他母亲拉着他的小手带他进来的时候,草场上还有许多娃娃们盯着他们看。

“妈妈别走!”杜屿跟着母亲跑出办公室,一路追着到达大院。院长及时的拉住了他,寒风中,杜屿看到他的母亲头也不回的往前走,随风摆动的衣衫尽显瘦削和单薄。他不懂母亲为什么要把他扔在这里。

他一直目送到妈妈走到铁门那里,消失在铁门背后。终于,他开始哭了起来。院长抓住他的手臂,试图控制住他,成人的握力捏的杜屿的手臂生疼。院长一路拎着他,带他到足球场那边。

“去,去和他们踢球。踢完球就不哭了。”院长说完,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球场上,一帮孩子驻足,开始观察起杜屿。

“喂,小子,你叫什么名字。”一个男孩率先走了上来,他个子高挑,显然岁数要比杜屿大上许多。

这里头的孩子岁数参差各异,小的六七岁,大的有十四五岁。本该是单纯、天真的年纪,不过在这片没有规则的院落里,人类恶劣的本性也逐渐显现开来。

“我叫杜屿,今年八岁了。”杜屿怯生生的回答。

“你爸妈离婚了吗,所以你妈把你丢到这里。”旁边一小女孩问道,“你妈不要你了。”

“我妈没有离婚。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了。等过不久,我妈就会来接我的。”杜屿回答。

“不。你妈不要你了。凡是来这里的小孩,都是没有父母的小孩。”小女孩嗤嗤嗤的笑了起来。

“我妈没有不要我,你们才没有父母呢!我妈会回来接我的!”杜屿争辩道。

“不,你妈不要你了。”

“没人会来接你的。”

“这里的人都是孤儿。”

孩子们你一言我一句,这些话像针尖一样,不停的刺进杜屿的耳朵里。“你们不要说了!”杜屿冲上去,拉住了小女孩的衣服。

“喂,你干嘛!”之前那个男孩看到杜屿拉住小女孩,上前一推,将杜屿推到地上。杜屿此时虽然八岁,但却毫不示弱的站起来,和男孩扭在一起。

孩子之间的打架从来都是看发育,男孩比杜屿强壮太多,他很容易的便将杜屿压在地上。

“我要你和她道歉。”男孩说。

“我没有错。”杜屿不停的挣扎。

男孩突然看清杜屿的眼睛,居然有两个眼珠。他松开了杜屿,嘴里说道:“你们快看,这家伙的眼睛有问题。他是一个怪胎!怪不得他老妈不要他!兄弟们,给我上,教训这个怪胎。”

周围的孩子们一拥而上,对着倒在地上的杜屿一阵撕打。

杜屿的脸被人踩在泥泞上,浑浊的水坑倒映出众人幸灾乐祸的脸。

“我要在你的脸上加点东西。”男孩说,他捡起周围的一个小石头,朝杜屿的脸上划了下去。石头很锋利,男孩轻而易举的便划破了杜屿的脸。哭叫在草场中爆发开,这让这帮孩子们更兴奋了。欺负一个怪胎,让他们很有群体认同感。似乎这是一件十分正义的事,他们在代表正义,对抗邪恶。

哭叫声吸引来了孤儿院唯一的护工,她已经很年迈了。不过孩子们还是很怕她。

“喂,你们在干嘛!”

男孩连忙松开了杜屿,众人一哄而散。

老护工扶起满身泥泞,哭泣的杜屿,带他来到了院长办公室。

“院长,这孩子的脸被人划破了,我们该怎么办。”护工问。

“我们不能送医院,你带他到医务室去消下毒吧。”院长回答。这个孤儿院靠的就是每个孤儿人头的补贴金才足以撑下来,要是这件事情传出去,这会让周围的记者大肆报道。这样他克扣补贴金的事情也会败露。

老护工带着杜屿,沿着昏黄灯光的走廊,来到了简陋的医护室。不说它是医护室,人们都以为这地方是厕所间。两张病床的床单早就染得灰黄,角落里堆积着不知是什么药液的玻璃瓶。

老护工从玻璃柜里拿出一瓶酒精,用棉签蘸着直接就涂在了杜屿的伤口上。杜屿被剧烈的疼痛刺激,开始挣扎。老护工不得不用几根皮带将他绑在了病床上。简单的消毒完伤口,老护工随意的用绷带在他脸上缠了几圈,就算完成。

夜晚,简陋的铁制双人床上,杜屿瑟缩在被单里。灰白的枕头早已被他的泪水打湿。咸滋滋的泪水渗进绷带里,刺激伤口火辣辣的生疼。

霸凌还在继续,童心孤儿院的多个傍晚,十二岁的杜屿坐在房顶上看着很远处繁华的都市,和天上的夕阳。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摆脱掉这种生活。”杜屿问自己。

“变强吧,只有不断变强,我们才能从牢笼里挣脱出来,改变这个世界。”杜屿回答。

“好的,我会变强,一直到我足够强大。”

“直到我站在这世界顶端。”

最新小说: 秦臻萧泓宇 游仙观,一切从末法之末开始 斗罗:从千仞雪开始签到装逼 师姐,请自重啊 我加载了猎魔游戏系统 刚刚被贬,你告诉我这里是遮天? 人在异界不想成仙 修真从培养灵根开始 忍界短视频,从点赞开始! 武侠:从笑傲江湖开始坑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