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武侠修真 > 开局签到天罡地煞 > 第8章 剑试在即,酒楼之遇

第8章 剑试在即,酒楼之遇(1 / 1)

秀水县,位于幽州中部,再往北便是大名鼎鼎的剑庐。

剑试将至,原本冷清悠然的秀水县。

不断涌进了陌生的面孔。

修道人,武者,佛门,儒生……

剑试开始前的三天,江南来到秀水。

随身带着名为青萝的挂件。

按理来说,有天庭之封的一地精怪,一般情形是不能离开属地的。

比如旬阳老土地。

他已经在旬阳地界内呆了数千载,未曾离开。

但有守规矩的,自然也有不守规矩的。

何况还是在天庭遁隐的年代。

大家都各有各的想法。

小树神便是其中之一。

在得知江南要前往剑庐时,她便跟了上来。

据她自己所说,她虽然实力不行,但遁术娴熟。

若是遇到危险会自己跑,完全不会拖累江南。

很是自豪的模样。

看这小家伙看起来也对幽州相当了解的样子,江南便带上了她。

由于背靠剑庐的特殊原因,秀水县整体的军备要比旬阳强得多。

其中黑甲守军前身乃是边疆之戊。

毕竟,剑试的日子。

总有些不羁的江湖客争勇斗狠,殃及城池。

秀水也曾因此被戏称为“一甲子一大修之城”。

城门口,一队守卫分列两旁,面色冷肃。

进城之人络绎不绝,出示鱼牌,缴纳银钱,入城。

无人闹事。

轮到江南时,他掏出绣衣腰牌,在一众守卫尊敬的目光下,悠然进城。

这便是外指绣衣的特权之一——免除京城以外所有的城门税。

秀水城内,青石砖铺就成街道宽阔的街道。

车马穿行而过,百姓摩肩接踵,熙攘声中传来街道两旁小贩的卖力吆喝。

“冰糖葫芦哟~不甜不要钱!”

“烧饼~烧饼~武家烧饼又大又香!”

“发糕!发糕松软不粘牙,走过路过瞧一瞧哟!”

亦是多了这些,秀水城内充满红尘气味儿。

“上人!咱要这个!”

“上人!咱要那个!”

“上人!咱全都要!”

一路上,青萝探着个脑袋,左顾右盼,满眼新奇。

半个时辰后,江南拎着一大堆吃食儿,来到酒楼。

大堂已是高朋满座。

瘦精瘦精的年轻小二眼尖,立刻迎了上来,“客官,您是打尖儿还是住店?”

说罢,主动接过江南手中的行李和吃食儿。

“住店,你家酒楼可还有房间?”

小二眼珠子咕噜一转,说道:“客官,本店倒是还有一间,不过……”

“不过价钱有些昂贵。”

江南思忖一番,估计秀水大半酒楼可能都是这种情况,便道:“无妨,在下要了。”

当初伏诛蛇妖后,江南一时间成了旬阳的英雄。

春风楼余老板不仅让江南免费落脚,还商量着请画师画了江南之像,挂在春风楼大堂。

与之相对的,他也付给江南一大笔银钱。

所以江南如今,倒是不怎么差钱儿。

“好嘞!您楼上请!”

小二喜出望外,一路点头哈腰,将江南领上了楼。

罢了,江南给了他点散碎银子,权当小费。

后者便眉开眼笑,更加恭顺。

沏了杯茶,江南在房间里坐下来。

如今看来,秀水城内这些江湖客,数量多到了离谱的程度。

但剑试偏偏只选至多十位剑道天才,可进剑冢。

“青萝,除了剑试,可还有方法进去剑冢?”

他看着整跟一串糖葫芦较劲的小树神,开口问道。

青萝愣了愣,吮吸着手指,细声细气道:“据咱所知,剑冢是剑庐禁地,除了剑试,外人绝无可能进入。”

江南眉头皱起。

难办了。

他自己什么剑道水平他是知道的。

也不能说是不精通,简直完全不会。

无论上辈子还是这辈子,他都没有接触过剑道。

如此一来,通过剑试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你说……能不能硬闯?”江南心头一横,就想靠个莽字儿行天下。

小树神愣了,良久才道:“也不是不行,但上人您若是决定硬闯,咱觉得中午去会好一些。”

江南大奇,“为何?”

青萝嘻嘻一笑:“因为早晚会死!”

江南不忿,他轻哼一声,又问:“这剑庐中人何等修为?”

“唔……最高似乎是二品,还是一品?”

青萝眨巴着眼:“上人可还要强闯?”

“二品?不过如此!”

江南清咳一声,又话峰一转:“不过江某乃读书之人,自是做不出强闯那等粗鄙之行!”

小树神翻了个白眼,不理会他,专心对付起桌上的吃食儿。

江南心中一叹。

果然还是只有参加剑试吗?

可自己对剑道一窍不通,该如何被选中?

正当他思忖之时。

房门被打开了。

进来的是和有些发福的中年人,白白净净,穿一身喜庆裘服,看起来和善又精明。

正是酒楼掌柜。

他先是告罪一声。

然后带着几分为难之色:“这位客官,我是这儿掌柜的。这其中出了些误会,这间房其实早有人订下。”

掌柜躬身赔罪,小心翼翼问道:“当然,我们会返还您双倍的房钱,并为您另行安排住处。”

江南眉头皱起,“掌柜的,在下已经付过房钱了,难不成还有搬走的道理?”

“客官,您有所不知!”

“我给您说实话吧,这房是邱公子一直用的房间儿,方才刚来的小二不机灵,把这房间儿给了您。”

“现在邱公子来了,客官您可怜可怜我吧,那邱公子一闹起来,这整个酒楼都要遭殃啊……”

掌柜的一脸哀求,神情委屈。

江南看他这样,心头略有不忍。

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念头,便应了下来。

毕竟,他虽不怕那什么邱公子,但自己一闹,闹完走人。

遭殃的还是酒楼掌柜。

“客官您真是菩萨心肠!菩萨心肠啊!”掌柜的闻言大喜,连连夸赞。

看他那样子,那邱公子可能真不好惹的样子。

说罢,掌柜的躬身便领着江南出了门。

一下楼,便看见众人围在一起。

江南好奇,拨开人群。

就见大堂中间,一个鼻青脸肿的人影在地上蠕动,不时发出痛苦的呻吟。

只见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眼睛高高肿起。

口中溢血,极为痛苦的神色。

那模样一看,不正是方才给江南带路的精瘦小二?

见状,掌柜的在一旁解释道:“这便是那邱公子做的——这小伙计疏忽大意,把房间给了您,便遭了他如此毒打。”

掌柜的脸上一副不忍之色,无奈叹息一声:“造孽啊!”

“我快些送您离开吧,否则让邱公子见到占他房间儿的您,定然又要惹出祸端。”

说罢,他便欲带江南离开。

哪知,江南一直盯着地上的小二。

许久才抬起眼皮,

“掌柜的,这房间,江某不退了。”

最新小说: 武侠:开局被灭绝老尼追杀 重生成剑:我竟然可以收剑仆 西游:花果山的猴子太可怕了(西游:第四天灾横推三界) 一天一个强化点 仙子都想攻略我 夜天子驾到 天道藏锋 我的手机连万界 这个仙朝有点猛 在恐怖复苏吃鬼三十年(横推怪异世界九万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