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武侠修真 > 开局签到天罡地煞 > 第9章 接着奏乐,接着舞

第9章 接着奏乐,接着舞(1 / 1)

掌柜白胖的脸上顿然色变。

方才还谈得好好的。

他不知为何江南突然就改了主意。

“客官,您是读书人,也应当通达明理,这邱大少爷乃是邱县尉长子,您怎就不明白民不与官斗之理啊?”

江南指着正被人扶起来送去医馆的小二,

“掌柜的,正因在下是读书人,才明白凡事都大不过一个理字儿。”

“方才答应你,只因不愿招惹是非,与人方便而已。”

“可你口中那邱公子,如此蛮横霸道动辄伤人,这是何道理?”

他语气坚决:“今日,这房间在下便不退了,看他奈何?”

事实上,那被打的小二他也不认识。

不过一面之缘。

但人家为了一口生计,兢兢业业,恭顺有礼。

老老实实打工人。

就因为把一间本就空置的房间给了自个儿。

就要被什么邱公子毒打。

凭什么?

江南心头就不乐意。

恰好,如今的他,也有些不乐意的资本。

“您糊涂啊!客官!”掌柜的叹息一声。

他看江南像是读书人,不禁叹息。

大夏有两种人不受待见,小人与读书人。

小人阴损难测,恶招百出;读书人则心比天高,认死理儿,不懂屈伸。

“您说您何苦跟官家弟子较劲儿呢?”

掌柜的再劝,“咱们平头老百姓,别死活都认个理啊!”

江南却摆手以拒,往桌旁一坐,招呼道:

“掌柜的,江某饿了,还请上些酒肉。”

掌柜的见劝不住此人,暗自摇头,也不再多说。

这是个没挨过毒打的主。

便赶紧退下,招呼后厨上菜。

不久,一盘盘佳肴上桌,江南大快朵颐。

比起旬阳县清香馥郁的淡口,秀水的菜却是热辣辛香,那味道扑进鼻尖儿,让人忍不住唇齿生津。

江南在这儿吃得香,却也引得周遭食客频频回首,暗自嘀咕。

其大意不过是暗暗嘲讽这破书生不懂变通,偏要往刀口上撞。

其中一些不羁的江湖客,也对这牛一样犟的书生多看了几眼。

酒楼内大堂高台上,琴瑟和鸣,丝竹悠扬,舞姬婉转而动,歌舞升平。

看似热闹非凡。

不过众人都知晓,待那二楼用食的邱大少爷下来,必有一番斗争。

半个时辰过去。

楼上传来争吵声。

许是掌柜告知江南不肯让出房间儿,出了岔子。

不时,便看到一锦衣公子噔噔噔走下楼,掌柜的欲要规劝,却被一脚踢开。

锦衣公子身材瘦弱,戴高冠,腰间别玲珑玉佩,可谓是一副皮囊卓尔不凡。

但脸上却布满怒意,欲择人而噬。

周遭食客赶紧避之,唯恐惹火上身。

只见锦衣公子直奔江南而来,身后跟着四个魁梧仆从。

“不知死活的东西!”

“见本少爷的房间儿都敢住?”

“你有几条命够使?”

说罢,他已然来到江南身前。

直接抡圆了巴掌,朝其脸上扇来。

周遭食客心中不禁叹息。

看来这小书生俊秀的小脸儿,今儿怕是保不住了。

哪知,江南伸手一挡,便将邱少爷的手钳住,再向旁一带。

那邱公子便狼狈地摔在一旁。

邱公子从地上爬起来,脸色阴沉,声冷如冰:

“狗东西,你还敢躲?”

却见江南甩甩手,徐徐而道:“你便是那邱公子?你可知按大夏律法,寻衅滋事蓄意伤人,当杖责五十?”

“律法?”

邱公子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嘲讽出声:“那你可知我爹便是县尉,执掌整个秀水安治捕盗,你跟本少爷谈律法?”

“本少爷今日告诉你,在这秀水,本少爷便是律法!”

“狠狠地打!让这小崽种后悔生到世上!”

最后一句是对身后的仆从说的。

于是,四个魁梧的仆从,仗着邱公子之意,狞笑着朝江南走去。

如四座大山般,充满沉重压迫力。

——对于普通人而言,是如此。

但江南恰好不是普通人。

身负三十年道行,江南的躯壳也被潜移默化,其血气如江海,筋骨似铁胚。

虽然未修体术,比不得品阶武者。

但这几个凡人仆从,在他眼里,却只是土鸡瓦狗。

只见恶仆中两人抡拳,两人出腿,带起劲风朝袭来!

砰砰砰砰!

四声肢体碰撞的沉闷之音,砸在江南身上。

后者却面不改色。

四仆从心惊,欲退!

却见江南抡起拳头,一拳一个,毫无拖泥带水。

虽毫无章法和技巧,却耐不住蛮象般的力道和风驰电掣的极速。

几个仆从一击未成,还未反应过来,便倒在地上呻吟。

邱公子眼见几个仆从顷刻间倒成一片,有些震惊,但更多是愤怒。

“你……敢打本少爷的人?”

“你找死!”

江南揉了揉拳头,不由心中感叹。

比起驱使黄巾力士,还是自个儿一拳一个小朋友,要畅快些。

他朝邱公子走去,又发问,“你既然打得酒楼小二,江某为何打不得你的仆从?”

“你意欲何为?本少爷可是县尉之子……本少爷……”

见江南便这边走来,几个仆从又无再战之力。

身娇体弱的邱公子心头终于是发怵了。

“意欲何为?在下今日不仅要打恶仆,还要打你!”

说罢,江南拎起邱公子的衣领,一顿噼里啪啦左右开弓!

啪啪啪啪啪啪……

一巴掌接着一巴掌!

掌掌到肉!

一个时辰前,邱公子打那小二时也是这般。

哪儿料到,一个时辰后,被打得便成了他自个儿!

几个回合下来。

五官俊郎的邱公子,脸上皮开肉绽,青紫相交。

已然站立不稳,只顾趴在地上喘气儿。

食客们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他们算是看出来了,这书生哪儿是什么正经书生!

这是位血气方刚的江湖客!

痛快!

只是邱公子乃是县尉之子。

县尉,且先不论本身实力。

其官职便是有品阶在身,而江湖中人与庙堂的关系本就微妙。

侠以武犯禁,大夏对这种事一直深恶痛绝。

这血气方刚的书生,若是得罪了朝廷,怕是吃不了兜着走!

“好,你很好!”

众人感叹期间,邱大少爷强撑着爬起来。

涕泪横流,晃晃悠悠朝着门口走去。

行到门口时,转过身恶狠狠朝着江南道:“有种!你等着别走!”

江南却不理会他,坐下来继续吃菜,饮酒。

邱公子离去后,大堂的声音方才多了起来,絮絮叨叨。

多是讨论方才之事。

只是,离江南最近那几桌,却无一人敢坐。

怕殃及池鱼。

这时候,胖脸煞白的掌柜,气喘吁吁跑向江南。

“客官!客官!您快别吃了!快走吧!”

他一副无奈之色,连连叹息:“邱公子这是去叫人去了!他爹可是秀水县尉,九品武者!您再呆下去怕是有性命之危啊!”

江南深深看了他一眼。

这胖掌柜心还不错。

他道谢一声,又道:“掌柜的,江某是读书人。读书人行遍天下,讲的便是一个理字儿,求得便是心安理得。”

“今日谁是谁非,诸位心头自有定数,那县尉来了又如何?”

“我便在此地,等他来!”

“唉!”

掌柜的叹息一声,该说的该做的他尽力了。

这书生不听劝,他也没法。

就准备转身离去。

“掌柜的。”

这时,江南却叫住了他。

指着高台,那儿原本有乐师弹奏,歌姬起舞。

却因为刚才那档子事,都停了下来。

只听见江南接着说道,

“烦请掌柜的,让姑娘们接着奏乐,接着舞。”

“莫要坏了大伙儿兴致。”

最新小说: 一世山河录 原来我是大道圣人 全民登陆:开局获得九阴真经 道长,时代变了 蛮横小仙 洪荒:我食铁兽,被后土偷听心声 锦蛇妖仙 原神之伪神契约 我没想捉妖啊 都市之剑仙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