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武侠修真 > 开局签到天罡地煞 > 第18章 剑之前路,应允

第18章 剑之前路,应允(1 / 1)

江南脑子有点没转过来。

这剑主说话有点离谱啊!

上一刻还在跟他讲剑首的脑袋瓜子被镇压在剑冢下。

下一刻就让自个儿当剑首。

就像有个人绘声绘色地跟你讲,战争多么残酷,尸横遍野多么血腥。

然后下一秒就扔给你一把小木剑,说走我们去打仗吧。

这不……扯犊子吗?

况且江他一个外人,目前道行换算成修为也就八品的样子。

当剑首?

当个锤子!

“莫剑主,江南万万不敢!”江南连忙摆手!

莫青山却一脸认真道,“不,江绣衣,你当之无愧!”

“你为绣衣,说明心性透彻通明。”

“剑试中,你一剑引动天象,说明剑道精深。”

“剑试后,你助依臻突破,说明资质过人。”

“剑冢中,你力挽狂澜,习得天遁剑法,救了我剑庐上下,对剑庐有再造之恩!”

“你说,如此的江绣衣,若是没有资格,天下谁还能当这个剑首?”

江南:“……”

听莫青山这么一说,还想还真是那么回事儿。

但他还是无法答应。

毕竟,虽然剑首这个名头听着威风。

可青灯的存在,便决定了江南若想道行精进,日后必将会跑便大江南北。

若当了剑首,偏居一偶,那得不偿失。

“感谢剑主抬爱!”

江南坚决道,“江某虽热衷剑道,但更热衷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想要趁着年轻多去见见山河大地,恕不能从命!”

哪儿知,莫青山却道:“江绣衣,此二者并不冲突。”

“本座让你当剑首,又不是当剑主,你大可以继续你的游历——挂着我剑庐剑首的名号便是。”

江南愣住了:“当真?”

“自然当真!”

莫青山又道:“当初剑首他老人家弥留之际,留下遗言——谁在剑冢习得天遁剑,方有资格号称天下剑首。”

“本座天资愚钝,终不得其中奥妙,江绣衣却片刻便悟透了,这便是资格的证明!”

江南心中明了,原来地煞七十二神通中的【剑术】,被剑庐众人称之为天遁剑。

“请问莫剑主,江某若是成了剑首,需要做些什么?”江南拱手问道。

“行走天下,扬剑之威便够了。当然,剑庐若是遇险,剑首亦有出手相助之责!”

莫青山继续道:“当然,若是江绣衣应允下来,只要不行那等伤天害理之事,本座及剑庐将是江绣衣永远的后盾。”

最后,他看向江南:“江绣衣,你看如何?”

江南倒吸一口冷气。

莫青山的话,他听懂了。

自个儿若是做了这剑主,以后啥都不用管,就背着个名头就行了。

还有,剑庐遇到为难之时,需出手相助——不得不说,莫青山太看得起自个儿。

而换来的利益,则是剑庐和莫青山的作为后盾——老实来说,这虎皮太厚了。

他似乎拒绝的理由。

沉吟半晌,江南拱手道:“那江南便却之不恭了!”

莫青山露出满意之色。

又闲谈了几句,敲定了剑首授剑的日子,江南便告辞了。

莫青山坐回意义上,幽幽抿了一口气。

一道身影无声无息出现在大殿之上。

正式剑庐,六长老剑一真。

“剑主……”他开口欲言。

莫青山摆了摆手:“本座知晓你要说什么。”

六长老低下头,还是道:“剑主,授予江绣衣剑首之位,是否太过草率?”

他疑惑地抬起头:“另……剑首之名不是早已废除了?”

莫青山微微一笑:“本座刚重启了。”

六长老:“……”

他欲言,但又觉冒犯。

“六长老啊,眼光要看得长远些……”莫青山微微摇头,“确实,为避讳初代剑首,剑首之名早已经废除,但不影响本座重启。”

他看着垂首的六长老,又问:“当初剑试之时,你可看出那江绣衣根本不通剑道?”

六长老心头一惊,满脸惊骇。

莫青山看他这幅表情,又道:“他那呼风之术,是神通,是禁忌之法,是……神道!”

六长老更加惊骇欲绝!

要知道,初代剑首,便是因为以神道香火渡己,失败后催生魔念,最终落得身首分离。

而剑主现在竟然说,那江绣衣修的便是神道!

还要授予他剑首之名!

“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啊剑主!”六长老再顾不得上下尊卑,急忙劝道。

“所以说,让你看得远一些。”

莫青山徐徐道来:“你再仔细想想,剑试之前,那江绣衣还对剑道一窍不通。”

“仅仅进入剑冢片刻,便能悟得天遁剑法,败了手持【归墟】残段的剑首血脉天骄!”

他死死盯着六长老,一字一句问道:“你可明白这是何等妖孽的资质?”

骤然间,这位六长老浑身冷汗。

“这种妖孽之资,你有吗?”

“依臻有吗?”

“本座有吗?”

“剑庐千万剑徒,剑生,剑长老,他们又有吗?!”

“可……可他修神道……您这是在赌……”六长老支支吾吾道。

“哼!神道又如何?”

莫青山冷哼一声:“剑首当初都没悟明白的神道的天遁剑法,他悟透了,这便说明即便在神道,他也有相当资质!”

“本座不管他修的是什么——本座只要他今后为剑道开出一条路来!”

莫青山沉声道:“三十年前,本座独闯西域,看似全身而退,实则被那群秃驴坏了剑心。这辈子都再无望成道。”

“依臻天赋过人,却只痴心于剑,终究差了火候,剑庐后辈也是青黄不接……”

他直直盯着六长老,“六长老,如此情况下——你来告诉本座,本座若是不赌,那剑道的前路在哪里?”

六长老张了张嘴,苍老的脸上满是无奈,最终,默然无语。

于是,敲定下来。

.

江南回到房间,心绪涌动。

青萝凭空出现,一脸兴奋:“上人!上人!您是剑首了呀!”

在她的眼里,剑庐是了不得的存在,剑首更是其中翘楚。

在这个天庭遁隐神道凋零的时代,她们这样野生的精怪,其实不太好过。

虽然寿命悠长,但碍于无香火供奉,实力比起当初,十不存一。

所以,青萝的小脑瓜子里,觉得江南现在找了个大靠山,是大喜事。

但江南脸上却看不出几分喜色。

“青萝啊,天上不会掉馅儿饼。”

“啊?”青萝茫然。

“莫剑主太反常了——对待我一个仅相当于八品的修士,都不能说客气了,而是求着我当那剑首。”

江南幽幽叹了口气,

“他,必有所图,且所图不小。”

江南两世为人,自然看得通透些。

无论自个儿做了什么,始终还没有到让莫青山如此低姿态的实力。

这就相当于上辈子一个身家上亿的大老板突然跑面前来,备上烟茶,请你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去当合伙人。

太离谱了。

“那您为何还要答应呢?”青萝不解。

“熙熙攘攘,利来利往。”江南叹了口气:“虽他有所图,但应是长久之谋。而我们现在走南闯北,正好需要一个镇得住各方豪雄的名号,绣衣使固然威名赫赫,但出了大夏威慑力便小了许多。”

“剑首,应当是一张不小的虎皮,至于剑主所图,那便是后话了。”

青萝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然后钻进江南的衣兜里,对付起干果杂粮来。

江南盘膝坐回床上,轻点起剑庐一行的收获来。

首先,甲子道行,他如今已经身怀九十年道行,若是换成品阶,应当有八品之上。

其次,习得神通【剑术】,他所获得的第一种杀伐之术。

最后,成了剑庐剑首,继绣衣使后的第二张虎皮。

可谓收获颇丰。

江南取出当初王淳允给的地名,思索一番后,在其中一个名字上划了个圈儿。

最新小说: 一世山河录 原来我是大道圣人 全民登陆:开局获得九阴真经 道长,时代变了 蛮横小仙 洪荒:我食铁兽,被后土偷听心声 锦蛇妖仙 原神之伪神契约 我没想捉妖啊 都市之剑仙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