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入宫(1 / 1)

成了。

江南心头喜。

方才他从记忆中抄出的乃是青莲居士写杨贵妃的清平调组诗中的其一。

原诗两句为“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但这个世界没有群玉山,也无瑶台。

他便改成了“若非望江楼前见,会向仙台月下逢”。

虽然抄古人的诗挺不道德的,但为了能进祖地,只能出此下策。

“江绣衣诗才无双,皇祖母寿辰之时,也要烦请您作诗一首了。”压下心中情绪之动,怀苏公主再一行礼,轻声道。

如果说,之前乃是因为对方绣衣身份而客气。

那现在,怀苏公主是真觉得江南在诗词领域造诣无双,而表示尊敬。

“公主既肯助在下进祁连山,江某亦定当全力以赴。”

怀苏公主轻轻点头,“皇祖母寿辰之后,便是祭祖大典。到那时,江绣衣作本宫贴身护卫一同进入便可。”

祭祖大典,乃是乌铁大事,其中守备森严,她挑这个时候让江南与自己同去。

自然不担心江南有什么别的目的。

“一言为定。”江南饮尽杯中酒,笑道。

“那还请江绣衣收拾一番,明日便随本宫一同入宫罢。”

待江南离去后,雅阁中只剩下怀苏公主与青儿。

小蛇妖似乎有些担心,“公主,您真的要带他前往祁连山祖地吗?”

怀苏公主点头,“本宫知道青儿你担心什么,但江绣衣了本宫大忙,且祭祖大典戒备森严,想来不会出事的。”

当晚,望江楼贴出一则告示。

言明长公主已经寻到所要之诗词,亦感谢各路才子热情捧场。

意思就是,你们没戏了,哪儿来回哪儿去吧。

不禁让提望江楼的文人墨客们捶胸顿足,又好奇究竟是何人所作之诗词,能入了长公主的法眼。

·

翌日,江南从酒楼出发,行至望江楼。

与怀苏公主,蛇妖青儿一起入宫。

两辆铁木马车,四匹高头大马,十数位铁甲侍卫,不算奢华,但也绝非一般人可比。

怀苏公主一人一车在前,江南则与青儿一车在后。

马车走得不快,非常请问,其内也极为宽敞,两人丝毫不显拥挤。

只不过大抵是因为初见印象的原因。

青儿是左看右看,都不太看得惯这个书生模样的绣衣使。

“青儿姑娘,在下想知道,为何怀苏公主放着金银奇珍不要,偏偏想赠诗当做皇太后寿礼?”

江南闲来无事,便开口搭话对面鼓着腮帮子的青儿。

后者本不想理会他。

但又想到皇太后寿礼还要依仗这可恶的绣衣。只能没好气道,“自然是皇太后珠宝奇珍都见惯了,又极爱诗词,公主才出宫求诗嘛。”

“对了,你到时候可别作诗夸她老人家漂亮,那些恭维话她也听烦了。”

江南一愣,“想不到你还看得挺透彻。”

“哼!”青儿一歪头。

自然也不会告诉他那是公主曾说过的。

时间缓缓而过,一人一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就进了宫。

闲谈之间,江南也得知了不少宫内之事。

突然间,江南感觉马车停了下来。

外面传来说话之声。

其中一个响亮的声音犹为清晰。

“皇妹,你怎么就不理解为兄的一片苦心呢?”

“出门在外,怎能就带一个侍女呢?”

“若是出了什么意外可怎么办啊!”

其关切之语,却听得江南感到有些刺耳。

而蛇妖青儿,亦露出厌恶之色。

“青儿姑娘,外边说话这位是?”

“哼!还能是谁?自然是那太子殿下。”青儿没好气道:

“这家伙疑心极重,总怀疑公主有争皇之心,三番五次借安排护卫侍女之名,行监视之事。”

“公主赶走一个,他又送来一个,不厌其烦。”

江南眨了眨眼。

方才同青儿的谈话中,他知晓了,乌铁国皇位传能不传长,传贤不传嫡。

所以想要稳坐东宫,那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历史上也有乌铁女皇一代明君的例子。

只是……这怀苏公主,怎么看也不是想当皇帝的样子吧?

江南与青儿钻出马车。

就见一身穿黑金衮冕的年轻男子,站在第一辆马车前,面对怀苏公主。

此人样貌与怀苏三分相似,棱角分明的脸上英气无双,举手投足间自由一股上位之风范。

特别是那双眼睛,宛如海渊,深不可测。

应当是精于心术算计之辈。

“让皇兄担心了。”怀苏公主也不想理他,不冷不热道。

“罢了罢了!为兄今日前来找你,还有一事。”

他让出一步,身后站着一人。

“他叫夜枭,是为兄为你寻来的新护卫。记得以后走哪儿都带着他,让他护你周全。”

说话间,那被称呼为夜枭的男人站了出来。

一身黑袍,面色冷峻,身负长剑,还未出鞘,便有一股凛冽之意。

“愣着干嘛?还不跟着公主?”

太子瞥了他一眼,那黑袍护卫便径直跟到公主身后。

丝毫没有询问怀苏的意思。

看得江南只皱眉头。

这怀苏公主与太子对话,看似兄妹平常,却暗藏凶险。

太子欲借护卫之名安插眼线,怀苏自然是不愿。

只是现在看来,太子气势上要高一些。

青儿在一旁,早已经气得咬住银牙。

“多谢皇兄一番好意,不过怀苏已经寻到合适的护卫,就不劳皇兄费心了。”

说罢,怀苏看向那黑袍护卫,“你回去罢。”

黑袍护卫不为所动,很明显,他只听太子的话。

如此嚣张。

即便怀苏这样的好性子,也不禁有些恼怒了。

而太子听到这话,却更是眉头皱起,声音也沉了下来:“皇妹你尚且年轻,可切莫轻信了宫外之人啊!”

“听话,还是让为兄给你安排得好。”

话落,他又瞥见刚钻出马车的青儿与江南。

青儿他自然是认识的,只是江南却是生面孔。

太子不禁皱起眉头,“皇妹,此为何人?怎可将无关人等带进宫内?”

怀苏看了他一眼,“这便是我寻来的护卫,皇兄不用费心了。”

“护卫?”

太子望向江南,只见他书生模样,体内修为约莫八品,服饰看起来不像是乌铁之人。

“八品?这种货色怎么配做公主的贴身护卫?”

太子讥讽出声,随后朝夜枭使了个眼色。

后者心领神会,便朝江南走去。

每一步,其剑势都拔升一分!

体内灵气运转起来。

七品!

浩浩荡荡的灵气波动自他体内磅礴而出!

众人皆是色变。

怀苏自然知晓,江南修为也就八品的样子。

即便是绣衣,也不一定能跨品阶压制那夜枭。

她的脸色寒了下来,快步走向那夜枭,“这是本宫钦点的贴身护卫,你敢?!”

凛冽剑势蓄而不发的夜枭,第一次说话:“公主,刀剑无眼,还请退开。”

他的声音沉闷又压抑,像风雨欲来前的闷雷。

怀苏秀美一蹙,“怎么?你还想对本宫出手不成?”

气氛僵持下来。

夜枭虽有太子撑腰,但让他在皇宫没对长公主出手,他也是不敢的。

“皇妹,若你听为兄的话,夜枭自然不会为难于他。”

太子看了眼江南,缓缓开口,“否则……”

言下之意,溢于言表。

怀苏愤怒地瞪了太子一眼。

太子的意思很明显,他不管江南是什么人,他只要把夜枭安插在怀苏身边。

若是从了太子的意,以后身边就会跟着个甩不掉的家伙,堂而皇之监视自己。

若是不从,那夜枭又会对江南出手,虽不至于下死手,但一番伤势定然是免不了的。

况且,还不能暴露江南绣衣的身份,否则让他扮作贴身护卫进入祁连山的主意,也落空了。

怀苏公主此刻,正是进退两难。

“公主,无妨。”

在她难以抉择时候时,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一袭白衣的身影绕过怀苏,站在夜枭面前。

“江南,他乃是七品……”

“七品亦无妨。”

江南转头一笑,“七品……也算不得什么。”

风清云淡的语气,让怀苏愣神,红唇轻启,但终究还是没说出话来。

“大言不惭!”

夜枭冷哼一声,背上青锋出鞘,一柄深蓝长剑落在手中。

仅仅是看着那剑刃,便让人刚觉浑身发高。

夜枭手中动作不停,一剑刺出,带着彻骨寒意的剑气便自剑刃激射而出。

一剑分四股,所过之处,空气结霜,直取江南四肢而来!

最新小说: 武侠:开局被灭绝老尼追杀 重生成剑:我竟然可以收剑仆 西游:花果山的猴子太可怕了(西游:第四天灾横推三界) 一天一个强化点 仙子都想攻略我 夜天子驾到 天道藏锋 我的手机连万界 这个仙朝有点猛 在恐怖复苏吃鬼三十年(横推怪异世界九万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