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武侠修真 > 开局签到天罡地煞 > 第26章 寿宴开始,江南作诗

第26章 寿宴开始,江南作诗(1 / 1)

五天的时间转眼而过。

这几日江南都待在宁安宫。

太子在上一次吃瘪后,几天都没有新的动作。

但怀苏公主断定——他的猜忌与忌惮,只有等顺利登基的那一刻,大概才会消散。

·

今日四月二十,也是皇太后六十大寿的日子。

从昨晚开始,整个皇宫便灯火通明,御膳房彻夜忙碌了起来。

负责警戒的御林军,也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虽然不至于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出什么岔子,但要是真有个万一,乌铁国就成了天下的笑话。

就在这样的气氛中,到了日出之时。

万寿宫,文武百官,周国使节,皆有序进入。

江南算是跟着怀苏公主和青儿一起走了后门,早早到来。

万寿宫,作为乌铁专用于举报宴会的宫阙。

其装饰极为奢华,温润白玉铺地,其中暗镶嵌金珠,四壁雕龙画凤。

宫殿盯上,是一枚硕大的夜光珠,即便入夜,也将整个大堂照得宛如白昼。

其间座次一一排布。

雍容的皇太后与威严的乌孙王,高居其上。

其下依次排列皇亲国戚,文武百官,周国使节。

席间以沉香木作案,百年竹青为席。

案上陈列金足樽,翡翠盘,玲琅满目各色糕点。

卯时一到,宫外钟鸣,响彻整个京城。

太后寿宴,便正式开始!

身穿皇袍的乌铁王自座位站起,朗声贺词。

他年约四十,头发乌润,脸部线条刚硬,一对沉如瀚海的双眸开阖间,不怒自威。

而一旁的太后,年至花甲,已稍显老态,两鬓斑白。

但从其饱经岁月洗礼的五官,还是能看出当年定是位倾国倾城的美人。

此刻她双眼微眯,一副祥和之态。

但没人敢轻视这位女子。

约二十年前,先帝中道崩阻,今王尚且年幼,乌铁内势一片混乱。

便是这位太后接过玉玺,摄政天下。

以铁血手段肃清朝政,杀得午门血流成河,据说当时刑场里,乌泱泱的血块都凝成了暗红的豆腐。

老一点的人,想到那一幕,无不浑身瑟瑟。

乌铁王简短的祝词过后,便是报礼。

一红袍礼官走到堂前,身旁跟着一婢女,手捧金盘,内装一摞礼折。

红袍礼官清了清嗓子,打开第一本折子,便高声道:

“大夏岳安王,赠天青玉璧一副,金莲灵根一盒,天山建木百根……恭祝太后万寿无疆!”

声音响彻在万寿宫中,众人皆是转头望去。

只见席间有一威严的中年男子,起身,向乌铁王及太后见礼。

大夏岳安王,也可看做是太后的娘家人,此行便是代表大夏,前来祝寿。

见到他,高座上的雍容的太后,嘴角轻轻勾起,好像想起了什么有趣之事。

她当初联姻乌铁时,正值韶华,而那是的岳安王,还只是一个满地乱跑的小屁孩儿。

即便多年未见,却有着一股血脉上的亲切之感。

一见如故。

紧接着,礼官继续报礼。

凡是被念到身份之人,皆起身行礼。

既是表达祝贺,也代表了背后势力的态度。

而由于乌铁和大夏的特殊关系,以及太后的另一层身份。

所以周遭大国小国,大宗小宗,皆是派了人来。

外人寿礼过罢,便是皇亲国戚,文武百官。

首先当头的,便是东宫太子。

“皇太子怀安,赠古画一卷,祝太后万寿无疆!”

礼官一言出,下方众人面色微变。

皇太子,那可是万人之上,且为太后的亲孙儿。

怎就送了一幅画?

太子从坐席间站起,深深一礼。

后边人心领神会,将一个黑木长盒,递到他手上。

“皇祖母,孙儿知您醉心诗词画艺,特为您寻来一副古卷,请您过目。”

说罢,太子打开木盒,从其中掏出一卷古朴的画卷。

那泛黄的画纸一打开,只见其上是一幅水墨画。

寥寥几笔,勾勒出一幅山水图。

当那画卷打开的时候,众人只感觉一股山水之意,扑面而来。

仿佛不在奢华的宫廷,而是寄身于青山秀水之间,只觉心旷神怡。

“意境!竟是意境!”

席间,有人忍不住震惊道!

太子听着这些窃窃私语,嘴角微微勾起笑容。

这是他耗时大半年,费劲心思才从海外之地淘得的宝贝。

他再把画卷拉开,一个鲜红的印出现在画的底部。

“徐道子”

三个字映入众人眼帘。

“这莫非是……是那位画圣徐道子的真迹?!”

席间有识货之人,一眼便认出了那个印章。

传说画圣徐道子,一生痴情于画,最终硬生生在三千大道之外再开一条画道!

以天地为纸,以灵气作丹青,挥毫间所画之物,皆可成真!

堪比大儒的言出法随!

“不错,此画正是画圣徐道子之早年手笔!”

太子挺直的腰板儿,高声道:“画中虽无通神之力,但其意境已经初现雏形。”

“此画极为难得,孙儿当初在海外派人追逐半年。”

“为的便是在寿辰之时献给皇祖母。”

“皇祖母吉祥!”

一番言语,众人不禁微微点头。

方才那些看不起画卷之人,也心中暗自懊恼。

这画卷,且不论价值几何。

光是画圣徐道子的早期真迹,对于爱诗爱画之人来说,其价值也远远超过了之前所送的天地奇珍。

“怀安,你有心了。”

皇太后看着画卷,不由满意的点头。

她一生荣华富贵,且摄政天下数年。

什么天地奇珍没见过?

对那些身外之物,她早已失去了兴趣。

太子所赠之画卷,正合她心意。

而对于这个太子,她也是非常的满意。

文韬武略,运筹帷幄,斡旋于朝政之间,帝王之相已初见雏形。

只是似乎与其兄妹之间关系不大好。

“皇祖母,这是孙儿应该做的。”

太子心中喜,面上却无波,再一行礼,便退回席间。

最后,他挑衅似地看了一眼怀苏公主这边。

报礼,仍在继续。

又过了几个皇子公主,终于轮到怀苏。

“长公主怀苏,赠诗一首,恭祝太后万寿无疆!”

礼官此话一出,席间的反应竟然比太子之前更要大。

诗?

众人不禁看向长公主,虽然这位长公主才情无双,已人尽皆知。

但写诗这种东西,可不是仅仅要天资就够了。

还得要阅历,要岁月时光的沉淀洗礼。

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长公主并未出席,而是对太后道,

“皇祖母,怀苏为您求了一首诗。”

太后轻轻点头,她很喜欢怀苏这位长公主。

因为她在她身上,看到了当年自己的影子。

——除了摄政这段。

“怀苏,你和怀安都有心了,这诗是何诗啊?”太后问道。

“皇祖母,怀苏将作诗之人一并带来了。”

说罢,江南从席间走出。

“太后,在下江南,应长公主之邀,为您献诗一首。”

太后点头示意。

众人却眉头深皱。

还以为是长公主要作诗,没想到拉出一个更加年轻的书生。

江南?

此人在学界,可从未听说过。

他能做出什么诗?

太子心中更是冷笑连连。

江南他可是见过的,一个修道习武之人。

怎么可能钻研得通繁杂晦涩的诗道。

不只是他,事实上大部分人都对这个年轻书生都不抱希望能做出什么好诗。

席间,一些钻研了诗词文赋一辈子的老学究。

更是以不屑的眼光望向江南,心中暗道,

“这毛头小儿明白诗字怎么写吗?”

“就敢在此大宴上口出狂言?”

“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最新小说: 武侠:开局被灭绝老尼追杀 重生成剑:我竟然可以收剑仆 西游:花果山的猴子太可怕了(西游:第四天灾横推三界) 一天一个强化点 仙子都想攻略我 夜天子驾到 天道藏锋 我的手机连万界 这个仙朝有点猛 在恐怖复苏吃鬼三十年(横推怪异世界九万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