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逆转(1 / 1)

天地之间,只剩下雷霆的咆哮声。

一众目光望着江南。

悬空和尚神色冷漠。

江南绣衣剑首的身份,确实让他心生忌惮,顾及之下不敢出手。

但他也不相信,以江南堪堪六品的修为能阻止轮回之门的圆满!

简直痴人说梦!

莫说是他,即便和尚与日齐九霄等人,都觉得江南此举太过于荒唐。

此等行为,无异于蚍蜉撼树,螳臂当车。

说好听点叫一腔孤勇,说难听点就是不自量力。

但江南心中却明白,并非完全没有机会。

因为作为六道之一的畜牲道,其神性与构成对应万类飞禽走兽。

而聚兽与调禽两种神通,本身便是针对天下万兽。

江南如今是孤注一掷,对整个畜牲道的神性施展聚兽与调禽!

倘若轮回之门的神性是大江大河,想要阻止其奔腾之势,以江南的道行来说必不可能。

但退而求其次。

既然轮回之门的圆满已如大浪滚滚而来,不可阻挡。

那便引导其流进兔姑娘的体内,如此,既顺应了轮回圆满的大势,也能护住她的身魂。

这个决定,有些冒险,但并非完全不可为!

江南浑身冒出滚烫的热气,无形力量自他双手中迸发,涌进轮回之门内,引导其中神性的轨迹发生变化。

无视,原本屹立高天巍然不动宛如镇压天穹的轮回之门,忽然发出簌簌响声!

那像是沉重的石头门相互摩擦发出的声音,浩浩荡荡,沉闷而恢宏。

就在兔姑娘身上的神性即将被拉扯而出时,那吸引之力戛然而止。

紧接着,庞大的轮回之门开始寸寸瓦解,仿佛天穹破碎!

星尘般的碎片夹杂着浩瀚的神性,朝向因痛苦而昏迷的兔姑娘,倒灌而来!

那一刻,风云变色,天地无光。

崩碎的轮回之门宛如世界坍塌,此情此景众人发自内心感到恐惧!

众人难以置信地望向江南——他真的做到了!

空悬罗汉也终于明白了江南的意图。

这人根本就没有想阻止畜牲道的圆满,而是要让畜牲道与那女子……合二为一!

但他怎能忍受?

他铤而走险,截下泥柯佛子传向西域的灵气纸鹤,就是打定主意要为九常寺独占轮回。

挣扎间,空悬和尚心头一发狠!

出手!

管他是大夏绣衣也好,剑庐剑首也好,绝对不能让畜牲道落在其他人手中!

于是,恢宏的佛光自空悬和尚身后普照开来,天上的乌云被染成了金色,整个夜空若如白昼!

云层缓缓散开,一尊占据半边天穹的罗汉虚影显露而出!

一瞬间,天地间金光大放,诵经声自四面八方传来,浩大恢宏。

所见之人皆心神剧颤,浑身发抖!

法天象地!

罗汉金身!

二品罗汉才能施展的无上佛法!

那罗汉金身抬手一只手,朝着轮回之门与江南,缓缓镇压而来!

其掌遮天蔽日,掌中纹路宛如山海沟壑,就像一座世界倾轧而来!

众人心中皆是升起绝望之感。

江南亦是如此。

他挺身而出,赌的就是空悬和尚忌惮大夏与剑庐,不敢出手。

可是,赌输了。

眼看着巨大的金色手掌就要落下,异变突生!

远方的夜空中,一点寒芒隐隐突然一闪!

紧接着,一道贯通九天十地的恐怖剑光奔涌而来!

裹携着大海般沉闷的怒火与磅礴的杀意,一剑撞在罗汉金身的巨掌之上!

剑光纵横,倒映在众人瞳孔中,轰碎了罗汉金身的右臂!

天地间下起金色的雨。

一道苍老的声音从天地交界之处传来,

“空悬,你好大的胆子!”

其声音中,蕴着大海般沉闷的怒火。与此同时,一条身影从远方踏空而来。

在场之人无不心神剧颤,循声望去!

只见来人是一个老者,面容寻常,身材寻常,穿一身墨灰布袍,手里拎着柄灰蒙蒙的铁剑。

见到这人,江南心头终于是松了口气。

剑庐六长老,剑一真!

当初,还是他带领江南等人进入剑冢的。

剑一真一步跨越百丈,横挡在空悬罗汉与江南中间,浑浊的双目中是毫不掩饰的深沉杀意!

悬空罗汉自然认出了来人,脸色骤变,刚欲说话。

剑一真却是毫无交谈之意,提剑斩来!磅礴的剑光再现,横亘天穹,便朝空悬罗汉落下!

后者双手合十,佛光普照,云层中的罗汉金身一步发出,挡在身前!

剑光威势无匹,对着金身当头落下!一时间摧枯拉朽,将其金身斩成两片!

顿时,空悬罗汉脸色苍白,嘴角有鲜血溢出!

金身破碎,对他本身也是大损伤!

下一刻,剑一真又是一剑斩来!

煌煌剑气无情落下,空悬和尚用尽浑身解数闪避,却仍然被其边缘擦中,右手砰一声爆成血雾。

但索性是保住了一命。

众人甚至没有回过神来,局势逆转地太快太突然了。

方才还是空悬罗汉天上地下唯吾独尊,下一刻便被人斩碎了臂膀,还险些丧命!

如今,空悬罗汉远遁千丈,遥遥传音,“剑一真,你这般下杀手难道是想再启战端吗?

其言语中,满是浓浓的威胁与忌惮之意。

剑庐的六长老,剑一真也是二品。

但空悬罗汉打不过他。

因为当初摘得阿罗汉果位时,他强行渡化两国百姓,乃是取了巧。

其业位自然比不上正常罗汉,也就在境界比他低的人面前耍耍威风还行。

真要对上同境界修者,确是无比吃力,更别说以杀伐闻名的剑修。

剑一真冷哼一声:“空悬,你对我剑庐剑首出手,老朽废你一臂以作惩戒。若再敢聒噪,渭水便是你葬身之地。”

言辞之间,露骨的杀意毫不掩饰!

听得众人暗暗咂舌。

没人会觉得剑一真是在开玩笑。

剑庐一向言出必行,说要杀人,就一定会杀人。

空悬罗汉脸色青白一片,沉吟良久,他狠狠瞪了一眼剑一真与江南,才道:“老衲本就不是冲着你剑庐剑首而来,只想要取回六道之一。老衲可以走,但那畜牲道老衲也必须带走!”

剑一真抬起眼皮,缓缓道:“看来,你是真想要埋骨在渭水了?”

空悬和尚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声音沉得快要滴出水来:“剑一真,六道轮回乃我佛门之物,物归原主本就理所应当!你剑庐却意图霸占,难不成是真要与整个西域诸佛为敌?”

这时,旭海和尚上前一步,行了一礼:“一真长老,贫僧金光寺泥柯佛子,法号旭海。”

空悬罗汉一时间以为旭海和尚要帮他说话,心中一喜。

却见和尚继续道:“贫僧所在的金光寺及所属佛国,皆无意被空悬大师所代表,还请一真长老知悉。”

话音落,齐九霄看着一本正经的和尚,倒吸一口凉气。

这和尚心是真黑啊!

剑一真听到这话,也是愣了一会儿,才把目光投空悬罗汉。

“空悬……你还有何话说?”

最新小说: 一世山河录 原来我是大道圣人 全民登陆:开局获得九阴真经 道长,时代变了 蛮横小仙 洪荒:我食铁兽,被后土偷听心声 锦蛇妖仙 原神之伪神契约 我没想捉妖啊 都市之剑仙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