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论佛(1 / 1)

距攻破祭府之日,已经过去三天。这三天里,江南与和尚都住在乌懿城。

白日里游览城内外各处景致,夜里则登上高楼楼观舞听曲。

和齐芮一起。

可谓虚度光阴。

但江南这边是为了等待王淳允从大夏来与他汇合。旭海和尚却不知为何,明明曾说要回寺复命,可迟迟不曾动身。

入夜,华清楼。

作为乌懿数一数二的风月之地,其中有美酒,佳肴,美艳娇娘,天籁之音……

只要有钱,华清楼处处是春天。

二楼,一间包厢内。

江南三人坐在桌旁,桌上摆着各色瓜果糕点,香气四溢。

在包厢的一头,搭起了一个小剧场,三名身穿纱衣的美艳舞女伴着琴声翩翩而舞。

窗外夜空星尘闪耀,白日的暑气被包厢四角的冰篮所驱散。

江南倚靠在椅上,舒服地长舒一口气。

这才是生活啊!

要是想华清楼这样的地方也能点燃青灯就好了。

他保准分分钟白日飞升。

可惜,燃不得。

在他身旁,旭海和尚双手合十,盯着婉转娇艳的舞娘,嘴里念叨着——助我修行,助我修行……

另一边,尚有些拘谨地齐芮穿一身常服,脸色微红,还显得有些拘谨。

但不像第一天来时,看到穿着火辣的舞娘们羞红了脸。

让江南颇有种诱拐无知少女的感觉。

事实上,江南与和尚都曾让她不必跟随,可这姑娘脾气相当倔。

她说既然齐九霄让她招待二人,就一定不能懈怠。

殊不知,她在这里呆着,江南与和尚不知少了多少乐趣……

“江施主。”

和尚突然开口,“实不相瞒,贫僧这是第一次踏出金光寺。”

江南听得和尚叫他,睁开眼睛,等待他的下文。

“以前贫僧在寺中,听外出的师兄所言,寺外红尘有大恐怖,酒肉如狼,美色如虎。”

“哦?”

江南饶有兴趣抬起头,“大师这也算是经历了一番,感觉如何?”

和尚微微摇头,没有回答,反而道:“师兄们虽是如此说,但每一次下山的名额他们都会全力争抢。贫僧曾问一位师兄,为何红尘如此可怖却还要争着下山。”

“师兄告诉贫僧:在红尘中磨炼心智虽然痛苦,但一切都是为了洗涤佛心,虽然痛苦,但也极乐。”

“当时贫僧还不理解,明明吃斋诵经也可修心养性,为何非要选择如此痛苦的法门。”

江南挑了挑眉毛:“现在呢?”

“阿弥陀佛。”和尚低声一叹:“现在贫僧终于明白可他们的快乐。”

“……”江南:“这便是大师久久不愿回寺复命的原因?”

和尚摇了摇头,“是,却也不尽然。贫僧还有一事未曾想明白,回去也是枉然。”

江南来了兴趣:“大师有什么疑惑?”

和尚正了正神色,也不在扯犊子,道:“自那一日见到九常寺的空悬大师与虚渊菩萨后,贫僧便在想——”

“他二人虽是九常寺之人,却也乃佛陀座下,皈依我佛。

且他们既能证得果位,证明其佛心深厚了得,至少远超贫僧。

但佛能割肉喂鹰以身饲虎,他们为何宁愿牺牲无辜之人,也要去换轮回圆满?

和尚看向江南:“难道……是贫僧错了?”

越说,他的眉头越是紧皱。

看起来,像是入了障。

江南张了张嘴,道:“大师,我对佛理一窍不通,怕是要让大师失望了。”

“无妨,所谓当局者迷,贫僧所学佛理皆无法解答这一问,正想听一听施主的看法,施主尽管说便是。”

江南眉头微皱。

他沉吟片刻,才试探着道:“大师,你见过佛吗?”

和尚摇头。

“他们又见过佛吗?”

和尚再摇头。

“这便对了,大师所信的佛是大师心中的佛;他们所信的佛,是他们心中的佛。”

江南道:“所信之佛不同,自然行事也不同,大师不必介怀,遵循自身佛理便好。”

一番车轱辘话,江南的本意是想让和尚该吃吃该睡睡,该干嘛干嘛,别整天纠结这些其他和尚做什么。

毕竟哪个群体都有心黑手辣之人,和尚要是一直纠结这个,多半自寻烦恼。

然而这句话却更让和尚皱眉了,他似乎从来没有听过这种说法。

“施主的意思是……佛无所具形?”

江南颔首:“正是如此。”

和尚脸色变换,一时皱眉,一时舒展,一时悲戚,一时欢乐。

似乎已经进入某种悟道之态。

江南赶紧招呼几名舞女和乐师停下演奏,以免打扫了和尚。

许久之后,和尚才睁开眼。

“施主,贫僧悟了。”

江南微微一笑,“大师悟了什么?”

“佛无具形,信者信的乃是心中之佛,贫僧心中之佛并非他人心中之佛,自然行事不同。”和尚喃喃道。

江南点头,心道这和尚倒是想通得快,便要招呼舞娘们再起歌舞。

和尚突然皱起眉头,自言自语道:“照此说来……那岂不是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尊佛?”

“若是如此,那为何要皈依同一尊佛,要渡化不信他之人,要追寻虚无缥缈的象征?”

一边说,他的背后升起氤氲的金色佛光。

而他还在自言自语,“为何……贫僧心中之佛不能为佛?天下众生心中之佛不能为佛?”

他越说越激动,声音越来越大,像是在问江南,又像是在问自己。

在其身后,金色佛光也愈发宏大,虚空中隐隐传来诵经之声,肃穆无比。

“佛说普度众生,若是人人皆为佛,何需普渡?”

刹那间,晴朗的夜空突然阴云密布,电闪雷鸣,仿佛诞生了什么举世妖孽。

同一时间,万千佛光自他背后照耀,一尊虚幻佛像缓缓升起。

破境!

六品!

一股庞大温厚的气息,布满了整个包厢。

几句话之间,自身修为已无比深厚的和尚,摆脱心魔,厚积薄发!

而他身旁,江南看那佛像的第一眼,便感觉口舌发干,心头狂跳!

无他,只因这尊佛像,并非上元世界的佛陀之像。

是和尚自己!

“多谢施主指点,贫僧悟了。”和尚朝着江南深深一礼。

江南:“?”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

他不可能看不出来,自己一番车轱辘话在和尚的脑补下,竟然把他带进了某条大逆不道的不归路……

不过,这也是建立在和尚自身对其所修佛理长时间的怀疑之上。

从他一直以来吃肉喝酒逛青楼,这样不遵清规戒律的小细节,便能看出一二。

江南只是一句话阴差阳错把这种怀疑放大了而已。

如今和尚如今佛心已立,境界已成,便再回不去了。

只是不知,这条路是好是坏了……

“施主,如今贫僧疑惑已解,便不再多留了,待佛理有成,再拜谢施主。”和尚双手合十,轻声道。

江南愣了一会儿:“大师,是要回去了?”

和尚点头,辞别江南与齐芮还有一众舞娘,便径直走出清华楼。

天上雷光明灭,一道又一道落下,朝着和尚的脑袋。

吓得周遭之人连连退避!

但和尚浑身金光,雷霆加身,更如佛中之魔。

出了城。

最新小说: 一世山河录 原来我是大道圣人 全民登陆:开局获得九阴真经 道长,时代变了 蛮横小仙 洪荒:我食铁兽,被后土偷听心声 锦蛇妖仙 原神之伪神契约 我没想捉妖啊 都市之剑仙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