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武侠修真 > 开局签到天罡地煞 > 第99章 各方反应

第99章 各方反应(1 / 1)

王淳允并没有细问。

他只要知道,自己的直觉并没有出错。

就够了。

毕竟,每个人都有想要隐藏的秘密。

王淳允并非那种刨根问底的愣头青。

在他离开后,江南盘膝坐在床上,长舒一口气。

方才的事,看似他胜了,胜得摧枯拉朽,赢得盆满钵满。

但其中凶险,只有他自己知道。

一个不慎,便是万丈深渊。

如今,他脸色些许苍白。

——这是道行消耗过度的结果。

事实上,从天渊回来过后,他便一直持续地消耗着自己的道行。

用于维持分身之术,以及神通“胎化易形”。

从舍利世界击杀一灯佛子的时候,他就明白。

这件事后患无穷。

彼时,他还并不知晓,一灯佛子身怀佛命。

但从那个时候,他便开始谋算回归之后,要如何洗清嫌疑。

关于一灯佛子死时他神秘失踪的这件事,他编了无数个版本。

有把握让人信服。

但即便如此,有一种情况却是难以回避——这个世界,乃是存在着各种各样鉴别谎言的招术。

大众一点的,有望气问心;高端一点的,就如同无常镜这般。

甚至直接搜魂也无不可。

万幸江南的身份摆在那里,西域不可能大庭广众之下使用如此粗暴的手段。

但即使刨去搜魂,辨别谎言的招术也太多了。

就算他编的故事再完美,再合理,若没有什么办法避过那些招术,也无济于事。

一开始,江南的打算便是以分身应对。

然后本尊一开始就远遁八方。

即便暴露,大不了损失一体分身,本尊躲起来苟住发育。

此乃下策,但也别无他法。

直到青灯圆满,他习得“胎化易形”。

当了解到这一天罡神通的威能后,他当时直呼瞌睡来了碰枕头。

天作之合。

“胎化易形”并非是简单的易容之术,否则也没资格登上天罡神通之列。

倒不如说,它乃是从小源头改变施法者一切。

比如相貌,如此体格,比如性别……

乃至——记忆。

如同从娘胎开始,就完完全全重新塑造这个人,如此彻底。

所以,江南习得此法之后,便诞生了一个更加合适的应对方案。

先以分身之术,创造一尊分身。

再于分身之上,施展胎化易形。

改变记忆,改变认知。

形成独立个体。

让分身的江南自己都以为,一灯佛子的死与他无关。

想要骗过别人,首先要骗过自己。

所以,真实的情况是,直到王淳允进入帐篷,分身江南崩溃之前。

这分身都是坚信“一灯佛子的死与我无关”这件事的。

加上由于胎化易形的作用,分身早已经独立成一个单独的个体,与本尊无关。

所以,这才能完美地通过了无常镜辨别。

至于他向金翅大鹏提出的那两个条件……其实也是临场发挥。

原因自不必说,对于九常寺,从一开始江南心头就憋着一股闷气。

直到如今,江南也不觉得杀死一灯佛子有什么值得后悔的。

——他先下死手的。

这就算搁上辈子那个律法相对公平和人性化的时代,也他娘妥妥的构成正当防卫。

更不用说,上元世界所信奉——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这样简单而原始的法则。

从渭水流域空悬和尚强取轮回之门开始,到大日部落被设计暗算,再到舍利世界一灯佛子狠下杀手……

一直以来挑起争端的,都是家大业大的九常寺。

所以当金翅大鹏拿出无常镜时,江南心头窝火。

他当时自知能通过无常镜,甚至可以二话不多说,站在无常镜前自证“清白”。

但这样太便宜九常寺了。

因此,便有了那两个条件。

最后,江南通过了无常镜,西域也吃了一个大暗亏。

而那两个条件的内容,江南也是有所考虑。

第一,西域疆域后退三千里,一方面是向大夏证明他的价值。

他要告诉大夏,他即便不依靠那虚冥之中的轮回之门和剑首身份,也值得大夏力保。

另一方面,却是私心。

因为当初青灯所指之地,大夏与西域交界之处,便有一可以点燃青灯的奇异之地。

但两境疆域交界处,向来森严而凶险,危机四伏。

如今西域倒退三千里,那一片区域便成了大夏的领地,大大削减了前往的难度。

第二,三年之内,佛修见他退避三舍。

这一条则是江南实在被九常寺骚扰得烦了。

就如钵盂道器暗算之事,他一个不慎怕是就中招了。

这样的身段,九常寺层出不穷。

所以,他要三年之内,西域佛修不能靠近于他。

至于三年之后……到时是谁躲着谁,还说不一定呢。

三年时间,凭借青灯,江南有和九常寺碰一碰的把握。

毕竟如今距他穿越到这个世界,也不过堪堪一年有余而已。

他已经从一个被人陷害的书生,变得凭借各种手段,甚至能威胁到三品的存在。

三年以后,即便不能威胁到九常寺,他也有把握在其手中自保。

.

这边,江南还在脑海中复盘各种操作所导致的结果。

帐篷内一片平静。

但帐篷外,却宛如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

今日所发生的消息,被众人以各种隐晦的手段,传递向自己的宗门。

过不了多久,整个上元或许都会为之震动。

他们会知晓,西域数百年都未曾动过的边境线,一朝倒退三千里。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只是一个大夏的外指绣衣,六品的小小修者。

最快得到消息的,自然是三圣地了。

太一圣地深处,一片高耸入云的山脉中。

巍峨的高大宫殿矗立在云端,经过无数岁月的洗礼,更显得古朴沧桑。

最高处的宫殿之中,七张悬浮在空中的古朴石座环绕。

每一座皆坐着一名看不清面容的道袍身影。

任何一个太一圣地的弟子都知晓,座上乃是尊崇的七司主。

太一七司主,一共七人。

在圣主大部分时间都沉眠,不理世事的时代,决定整个太一圣地未来走向的便是这七人。

在登上司主一位的时候,他们便舍弃了原本的姓名。

以壹至柒为号。

如今,七座之下,李源埋着头,等待着司主的问话。

李源有与江南一同进入仙墓的经历,对他的了解自然要胜过简单的纸面消息。

所以,他一回到太一圣地,便被传唤至司主殿。

方才,他已经将一路上关于江南的所见所闻全盘托出。

随之而来的,便是七司主良久的沉默。

李源知晓,他们七人之间,应当是在进行交流和沟通。

只是自己听不见罢了。

良久之后,那序列为“壹”的石座上,才传来苍老的男声。

“你下去吧。”

李源领命,恭敬告退。

末了,那声音再道:

“李源,切记不要耽误了这段关系。圣地与大夏之间,也该更进一步了。”

“是!”李源恭声应道,退出司主殿。

直到踏出那扇门后,他强行平静的神色,才表露出难以置信的惊愕。

他乃是太一圣子,也算是能接触到太一圣地这个庞大大物的权力核心了。

所以他才更加明白,第一司主最后那一句话的分量。

太一圣地,乃至整个三圣地,对大夏的态度,一直都是若即若离。

不结盟,也不敌对。

时不时试探一番,相互恶心一下。

但今日,就因为江南一个外指绣衣,七司主竟然做出了亲近大夏的选择。

难不成……七司主认为江南的出现,能改变如今五境的格局?

李源大口呼吸着,难以平静。

.

西域,金光寺。

上座之间。

一名老得牙都掉光的僧人盘坐蒲团之上,朝着前方的香炉说话。

“上座,一灯佛子死了。”

无声应答。

他又道:“九常寺虚渊菩萨托金翅大鹏尊上前持无常镜前往东境,寻找真相。”

一片寂静。

老僧沉默片刻,:“金翅大鹏尊上赌输了,承诺西域与中州边境后退三千里,三年内千万佛修见大夏剑首退避三舍。”

这时,香炉之后,才有声音传出,“九常寺所为,却牵动诸多佛寺,造孽至极。”

老僧沉默,这话那位敢说,他却是万万不敢妄加评判的。

见老僧仍然端坐,无离开之意,

良久,香炉后再出声,“还有何事?”

老僧低下头,“旭海,叛逃了。”

话音落,又是沉默,一片死寂。

但这沉默又与方才不同,宛如被什么恐怖的重物所压,无比压抑。

许久,香炉之后才传来一声苍老的叹息。

“时也,命也,强求不得……”

.

大夏,绣衣府,府青阁。

这是一座二层小楼,位于绣衣府深处。

和周遭鼎立的宫殿比起来,府青阁显得是如此不值一提。

但绣衣府所有人看到此楼时,眼中皆是露出由衷的敬畏。

与他,只因此乃大绣衣季柯神念化身所在。

身为一品的无上存在,大绣衣的本座并不在京,没人知晓他在何处。

但由于要处理绣衣事务,所以大绣衣的一缕化身长驻绣衣府。

只是寻常事务的话,茶水间一般也处理完毕了。只有一些突发和重大的情况,才会移交府青阁。

今日,一条黑影如同鬼魅一般窜进了府青阁。

很多人都看到了,但无人在意。

如此情况在京城这等重地简直前所未见。

京城内下至官吏府邸,上至大内禁宫,哪儿不是三步一岗十步一哨?

唯有绣衣府,没有护卫,也没有岗哨。

原因很简单,你要是在京城大街上喊皇宫进了杀手,那定然是朝野震怒。

但你要是说绣衣府进了杀手,别人只会当你脑子有病。

因为绣衣府,就是大夏疆域内最大的杀伐集团。

集杀手,间谍,特务,酷吏于一体的铁血衙门。

而大绣衣,则是那个最大的杀伐头子。

没有杀手刺客会闯进绣衣府。

因为他们的目的是诛杀目标,而并非送死。

所以,那黑影一路闯进了府青阁,只能说明,是自己人。

此刻,大绣衣虚幻的身影正坐在案前,桌面上摆了一叠厚厚的卷宗。

那黑影在案前一丈之处停下,浑身裹在漆黑的烟雾之中,看不出模样,向着大绣衣恭敬行礼。

大绣衣抬起眼皮,“怎么独自回来了?”

黑雾中的身影迟疑片刻,才道:“事关紧急,不得不归。”

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极为悦耳动听,但却宛如机械一般没有任何感情。

“哦?”大绣衣抬起头,露出饶有兴趣之色。

眼前的黑影,便是他派出暗中接应江南和王淳允的。

以大绣衣的对江南和王淳允的重视,自然不可能只安排许添和简浔两个三品前去。

但却没想到,她提前回来了。

“九常寺一灯,死了。”黑影继续开口。

大绣衣愣了一会儿,点点头,“佛陀一指断了而已,还有呢?”

“西域怀疑是江南所为。”黑雾中传出声音,依旧平静无波。

大绣衣皱起眉头,窗外的天仿佛都黯了下来,“继续。”

“金翅大鹏带来无常镜,要辩明真相。”黑影言简意赅。

大绣衣眉头轻皱,窗外的风急切了些。

黑影加快了语速。

“江剑首与金翅大鹏作赌,若他清白,金翅大鹏要答应他两个条件。”

“最后,无常镜前,江剑首证得清白。”

大绣衣的眉头,这才舒展开来,那让人窒息的压力,也一扫而空。

“哦?什么条件?”

大绣衣轻轻一笑,自言自语,“那小家伙从来吃不得亏,估计九常寺要出血了。”

黑影沉默片刻,道,“其一,三年之内,西域佛修见他,退避三舍。”

大绣衣一愣,挑了挑眉。

很明显,他没想到会是这个,按他所想,江南应该会要求一些天材地宝丹药法器之类的。

“不错,不错。此举乃大扬我大夏之威!”

大绣衣满意地点头,“其二呢?”

黑影深吸一口气,“其二,西域于中州接壤处,西域疆界线,倒退三千里。”

她话音落下那一瞬间,大绣衣身前的案几,明显颤动了一下。

一股恐怖的气势铺天盖地而来!

但仅仅只有一瞬间,便烟消云散。

那一刻,大绣衣竟控制不住情绪,以至气息外泄!

“西域疆界……倒退三千里?”

“好!很好!”

“我果然没看错他!”

说罢,他陡然站起身,

“备车!”

“本官要进宫面圣!”

最新小说: 武侠:开局被灭绝老尼追杀 重生成剑:我竟然可以收剑仆 西游:花果山的猴子太可怕了(西游:第四天灾横推三界) 一天一个强化点 仙子都想攻略我 夜天子驾到 天道藏锋 我的手机连万界 这个仙朝有点猛 在恐怖复苏吃鬼三十年(横推怪异世界九万里)